老酒葫芦:红楼杂感之二:西厢虚渡

Share on Google+

接上篇我想本酒葫芦梦中的千古美人断不是那款待月西厢迎风盛开的千古丽人魂。早在尚无年代也没时辰更不残漏不尽晓梦不归之时,那既无出处也没去处的一僧一道开篇便直接误导间接催发了大荒山上无稽崖旁青埂峰下苦命的石兄,及至后来照葫芦画瓢的空空道人象个毫无创意的接生婆竟把这一淌浑水拱手雪芹。

于是这可叹可息的风月宝鉴图,忘不了这头和那头的闺阁红楼梦,一曲飞鸟各投林,即便那一片白茫茫的大地其实也染尘,只是抖落的风尘依旧,却隐了离人泪。

红楼梦所谓宝黛神游西厢怀,那厢的倾国倾城貌这厢的多愁多病生,有道是长亭远古道疏,西风吃紧碧云当空。且说小姐的闲愁枉铺展,还没登程先问归期。恰便风卷裙帘叶落云鬓,却难道“未饮心先醉”,这勾丝难起皱的千里之外路这波澜不惊心的咫尺眼前人,这四目相顾的风情燃烧前,这嗒嗒远去的秋波马啼后。

“春恨秋悲皆自惹,花容月貌为谁妍?”

于是道士归山隐隐现虚虚就若若怀,披阅红尘雪芹时,水惊处夜欲滴,但见人曳曳意微微,魂儿消散魄儿飞溅。走的是千山难计数,道的是万水不明难洗白,但却,皱了旧河山。

正所谓“嫩寒锁梦因春冷”,恰道是“芳气袭人是酒香”,那曾经的一晩雾笼弯袭人梦淋湿卿卿,有道是红尘虚位诗酒为后,色当先:

惊了咫尺若虚,
漏了一夜偷渡。
折了红颜几许,
断了芳魂无数。

2017-07-15
盛夏美兰湖

阅读次数:1,59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