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对龙:平庸的恶可以毁掉整个世界

Share on Google+

奥运前夕的西藏事件颇戏剧性地引发了中国年轻人仇视西方的狂潮,这一点恐怕连大打民族与国家旗帜的中共也始料未及。局面越来越火爆,“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和谐”口号岌岌可危,那块飘忽忽地悬在半空的爱国顽石,随时都可能扑通一声掉下来砸到自己的脚上。奥运时老外们不捧场,或者被煽动起来的“爱国”愤青们到时搅乱大局,这都是中共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有关部门已开始对愤青们的“爱国”活动进行压制,许多高校游行示威的组织者都被警察带走。发生激烈打砸家乐福超市事件的合肥市,市内各高校都被封锁,直接参与打砸的学生被以开除处理。

爱国“爱”到这地步,并不神奇却显得很神经。不知那些突然受到警察叔叔“关照”的愤青们,在百思不得其解之余,是否会领悟到一种做棋子的感受?在合肥的朋友说:“场面太可怕了,那些爱国者聚到一起就天不怕地不怕了。”一个凑热闹的同学,在现场胡闹般地喊了句支持家乐福的话,随即招致一顿群殴。“爱国”大旗之下一切“爱国”行为都是合理的,终于局势失控,家乐福超市被“合理”地打砸了。即使一些反对抵制家乐福超市的人,所给出的理由也只是家乐福超市里大部分员工都是中国人,所售商品也主要是中国生产的——难道如果超市里都是外国员工或卖外国商品,我们就应当去抵制、影响其正常营业甚至是打砸吗?

我想起了汉娜·阿伦特的一句话:平庸的恶可以毁掉整个世界。

“平庸的恶”是阿伦特在《耶路撒冷的艾希曼——一份关于平庸的恶魔的报告》中所提出的概念。艾希曼是在逃的前纳粹分子,1960年5月11日被以色列特工抓捕,带回耶路撒冷受审,最终被判处绞刑。阿伦特以记者的身份目睹了审判的全过程,并写下这份审判报告。在阿伦特眼中,艾希曼并非恶魔,而是即使在今天看来也是“正常的人”。在第三帝国中,他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一个好党员,当然没有理由将自己看成是有罪的。他并非种族灭绝的组织者,他负责协调并管理将犹太人押往集中营,只是执行“自上而下的命令”,忠诚履行职责而已。

阿伦特写道,艾希曼不是伊阿古,也不是麦克白,在他内心深处也从来不曾像理查三世那样,一心想做个恶人。除了特别勤奋地工作以便获得个人的提升外,他根本没有任何动机。说白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正因为缺少想象力,他才会连续几个月坐在那里,对一个审讯他的德国犹太人滔滔不绝、大说心里话。他对所发生的一切非常明白,他并不愚蠢,而只不过是没有思想罢了——但这绝不等于愚蠢——惟其如此,他才变成了那个时期最大的罪犯之一。这种无思想性,远比人类与生俱来的所有罪恶本能加在一起,更能引发灾难和浩劫。

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贤治评论,阿伦特强调平庸的恶可以毁掉整个世界,实质上是强调思考在政治行动中的意义。这正是她对于极权主义运动的基础——群众问题深入思考的结果。在极权主义运动中,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跟着希特勒这样一个独裁者跑了?为什么一个像纳粹主义这样的专制政体能够靠像艾希曼这样粗鄙、肤浅的人来支撑?在阿伦特看来,根本原因就在于整个社会缺乏批判性思考。

阿伦特提出“平庸的恶”的概念,并非是要代替在《极权主义的起源》中提出的“极端的恶”的概念,恰恰相反,前者未尝不是对后者的一种补充。无思想的平庸者之所以会为恶,“平庸的恶”之所以能引发灾难和浩劫,正是因为有像希特勒这样的“极端的恶”者在背后进行操控,而后者的如日中天也正是有赖于前者的跟从与拥护。“平庸的恶”制造灾难与浩劫,但并非灾难与浩劫的始作俑者。

回到中国的“爱国”闹剧上,作为“极端的恶”者的中共,煽动毫无独立思想与个人意识的年轻人与全世界为敌。首先,需要扯下中共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的遮羞布,暴露出他们利用民族情绪行专制独裁的真面目。其次,同样作为年轻人、作为80后一代的一分子,在此我想着重表达的是,希望这代人能够学会独立思考——一种批判性的思考,具备独立的思想与个人意识。

我们这代人是喝着“狼奶”长大的,这是无法选择、无可回避的命运。从幼儿园起老师就告诉我们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向我们灌输权力崇拜与领袖膜拜。我们知道枪杆子里才能出政权,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我泱泱中华历史悠久、地大物博。我们被要求立志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为全人类的解放事业而奋斗。所以不应过多责怪愤青们的无知与狂躁,中国的教育体制才是酿成这一恶果的元凶。尤其是中国当代的大学教育,已沦落为制造赚钱机器、培养专政工具、扼杀独立精神自由思想的“摇篮”。用毛喻原的话说,这种教育其实是反教育反知识的。

在与一些同龄人的争论中,我感受最深的就是他们独立思考能力的缺失、思想与意识的匮乏。他们对那些铺天盖地的官方宣传深信不疑,听不进任何不同的声音——在他们那里任何不同的声音都成了所谓的反华、汉奸、卖国、帝国主义的阴谋。虽然大多数人没必要去专门习得多么高深的思想,但至少应该具备最起码的怀疑批判、判断是非、坚守正义、崇尚自由的个人意识,可惜很多人连这种最基本的意识都不充分具备。

应撕下那些大而无当的标签,去学习最基本的现代普世文明的理念,去理解妥协、和解、共赢、尊重、宽容、救赎等等概念的内涵与价值。学会卑谦,虚心接纳各方观点,学会独立的思考,善于怀疑与批判,而不要一有相左的声音就给其扣反华、汉奸、卖国的帽子。否则,你就只能是一个被“极端者”所利用的“平庸者”,用我朋友的话说,就是“爱国土鳖”。

严格来说,所谓的民族主义与爱国主义只是一种群体情绪的宣泄与表达,并非系统化、理论化、具体化的价值信仰。今天年轻人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的狂热并非是对某种价值和信仰的追求。时代的剧变让这代人对马列毛邓已毫无兴趣,而畸形的教育体制又使这代人难以具备现代普世文明的基本理论素养,来作为其人生观与价值观的根基,加之传统的家国观念、小民意识、汉民族的优越感,虽然朦胧却也深入其心。所以当中共大打“民族”与“国家”的大旗,煽动藏汉仇恨、中西方仇恨时,年轻人才会在感性与随意中一哄而上。

就我的切身体会,对这些尚未真正步入社会的年轻人而言,既得利益说在他们多数人身上并不成立,他们所宣泄的是一种纯粹的群体情绪。正因为其纯粹所以才更显得单薄与虚妄,很容易随风飘荡,被“极端的恶”者所利用,酿成“平庸的恶”——尽管这肯定不是他们大多数人的初衷。但从另一面而言,也正因为其纯粹才更有可能在现代普世价值观的引导下回归理性,实现激情的理性化。请记住霍布斯说过的一句话:没有控制的激情多半仅仅是癫狂。

年轻一代如果真关心这个共同体的命运,就请不要只会到处喊“西藏是中国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类只有《新闻联播》上那几个傻大婶傻大叔才会天天念叨的口号。这类口号虽然好听、诱人、省事,却毫不实用,显得很土鳖。如果真的关心这个共同体的命运,就请多思考一下,西藏凭什么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国怎样才可以留住西藏(尤其是藏人的心)?如果真的关心这个共同体的命运,就请放下做作的架子,虚心学习现代普世文明的价值理念——这类东西我们先秦时期的一些哲学先贤都提出过,只是后世因被统治集团扼杀而无人承继——它们并非属于哪一方,而是属于全世界,为全人类谋福祉。

我也并不赞同有些人所希望的,任由年轻人身上无思想性的情绪发展下去,看着中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种想法是非常狭隘与不负责任的。显得鼠目寸光,对年轻人不负责,对中国的未来不负责。应该让年轻人知道,你们可以做的更好,中国的未来可以更好,我们有更好的理念与方式。这一点不仅仅是说给汉族的年轻人听的,也包括藏族的年轻人,这块古老的土地上所有的新生代们。“东土多罪苦,收拾待后生!”生逢其时,绝不能做平庸者!

2008年4月22日

《吾诗已成》

阅读次数:60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