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在美闻鸡鸣

Share on Google+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前几天去了阿拉巴马州的利文斯顿市,在那里听到鸡鸣声。说实话旅美20年了,我还是第一次听到鸡鸣声。在中国的文化中,鸡是一只“活时钟”,有鸡鸣早看天之说。如唐代温庭筠著名的《商山早行》中就有:“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的名句。但我听到鸡鸣声的时间已是正午,同时响起的还有教堂的钟声。

而且,钟声停歇后,鸡鸣仍不止。我百思不得其解,只能用“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来比喻天色晦暗,前途艰险了。后来,我联想到川普先生在推特上的不断鸣叫,又哑然一笑。这个世界确实不一样,谁能指令美国的公鸡不能打鸣呢?恐怕只有“喝令三山五岳开道”的中国大跃进时期了。一笑。

再想到狱中的唐荆陵、郭飞雄、胡石根、刘晓波、陈树庆先生的坚守,与聪明过头的郭沫若、莫言的谄媚,我就更清醒了。还是陈树庆先生说的好:“打杀啼鸣的公鸡,也无法阻挡破晓的晨曦;剥夺自由的呼喊,却无法剥夺我思想的权利。”

2016年12月5日

《蔡楚作品选编》

阅读次数:65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