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我们任重道远

Share on Google+

——纪念六四

八九年春夏交际,成千上万的国民高举着反对腐败,争取民权的旗帜,高呼着和平理性要求对话的吼声,在天安门广场,在北京的大街小巷,继而在中华各地,汇成了一道气势勇猛的民运浪潮。

这场民运浪潮,振奋了无数中华儿女的心灵,在中共一党专政高压了中华大陆四十年之后,首次全国性地点燃了中华民族的希望之灯。

这次民运浪潮,震撼了世界各地,猛烈地冲击了以前苏联为首的极权政制国度下的国民的心灵。于是西方世界首次看到了中国国民,如此广泛地如此理性地如此勇敢地,为自己的命运而抗争,惊讶敬佩之同时,给予道义上与物质上的极大的支持和帮助;苏东极权政制下的国民在不久之后,便多以和平理性的手段,与极权政制展开了激烈的搏斗,最终在短暂的时期内,以惊人的速度,结束了极权政制在苏东的长达数十年的暴虐无道的统治。

这场民运浪潮,震惊了中共高层的保守派,他们开始对汹涌而来的国民抗争惊慌失措,继而在国民强烈的反对腐败渴望民权的呼声面前穷于应付,最后他们顽固而冷静地认为反腐败争民权是以他们为首的中共权贵(中国社会的特权阶层)的敌人时,他们便使出了极权政制的统治者惯用的看家本领——大开杀戒。

于是,勇士的赤血染红了广场街头,于是无辜的群众的生命遭到受蒙蔽的士兵的无情枪弹的毁灭,于是很多民运战士被冷酷地投入了大牢,于是和平理性在血腥的屠杀面前遭到了致命的重创。于是历史再次证明:极权政制之下,和平理性的力量,只要不彻底改变自己的初衷,坚持反对腐败争取民权的运动,就必然遭到野蛮残酷的打击,就必然付出惨重的代价,只要民运的抗争达到了全国性的或在某时某地群体性地不愿意屈服统治者的“安抚”,遵循和平理性的中国民运总是无法回避统治者的枪弹。

人类永远也不会忘记六四死难者的牺牲精神。他们是“舍己为人”,“杀身仁”,“悲上十字架”等诸种诫命的执行者,他们以和平理性的手段,面对坦克和枪弹。他们的宽容,忍让的精神是何等地令人敬仰!

但是六四勇士的赤血没有白流。没有倒下去的人继续奋战,在海内海外赢得了越来越多的呼应;八九民运点燃的中华希望之灯没有熄灭,它仍然光照众多国民的灵魂,越来越多的国民看清了腐败的制度性根因,明白了除了民主制度外没有第二种办法能够振兴中华;越来越多的中共的党员和干部在自身也缺少机会均等和公平竞争的,缺少对上级和中央的民主制约权的冷酷的现实面前,在民主思想的强烈影响下,意识到一党专政的制度是几乎所有社会弊病的制造者,是无法治理好国家的,是过时的应该废止的;六四的牺牲以及民运的不屈不挠的继续奋战,使得西方民主世界抛弃了对中共保守派的很多幻想,通过国际性组织,国际性舆论以及外交的多重手段,对它实行了尖刻的谴责,外交上的孤立,并施加了很多经济贸易方面的压力,迫使它在浩荡的世界民主潮流面前节节败退,迫使它不敢轻易大规模地屠杀自己的国民。总之,中共保守派坚持的极权政制,无论在国内国外,日益沦为孤家寡人,就是它的内部,暂时性的表面性的一致,也掩盖不了由于制度造成的权力之争而带来的貌合神离与四分五裂。

总之,伟大的六四勇士的鲜血促成了极权政制自它大规模开枪的那一天起,就踏上了众叛亲离的穷途。

今天我们义愤悲伤之同时,必须冷静地向世人宣告:我们民运仍然坚持和平理性的道路,那种以暴易暴的道路遭到了我们民运的主流派的拒绝。尽管我们的战友作出了巨大的牺牲,而且我们随时准备踏着他们的足迹,但是我们民运付出牺牲决非为了换取个人的或集团的特权,而是为了赢得中华社会的制度上的根本转型——由国民通过公正的选举来产生政府和政府的首脑,由宪政来维持人间的平等和社会的公正,由和平理性来主宰我们的社会。

可是蛮横的大陆执政集团会轻易接受我们善良的愿望么?目前根本没有这样的迹象。因此我们要做长期奋斗的准备,因此我们任重道远;我们还要反复地向他们以及国民讲明:我们不是要推翻中共,只是要它和国民一道实施民主改革。

为此,我,一个卑微的基督徒,警告以江泽明为首的中共最高当局,你们有责任将贵党改造成社会民主党,放弃对民运的敌视和打压,联合中华民国的各党各派,联合大陆的各个民运团体以及各党各派,联合所有信奉民主制度的中国人,联合西方民主世界,联合国际性的人权民权的监督力量,制订一个三年到五年的由训政到宪政的民主改革计划并真正地实行之。这是贵党唯一的光明出路。

沿着这条道路,中国才能够避免分崩离析;企业的倒闭狂潮,工人阶级的失业狂潮,才能得到有效的遏止,因此民生才能具备真正的保障;宪法中规定的各项人权和民权,才能得到真正的实现。无穷而深重的腐败造成的对社会各阶层的重压,才能走向减缓并走向终止;整个中国社会的各种危机才不会因政府的无能而一起爆发,而造成巨大的最终以国民的普遍而又深重的苦难甚至是流血为结果的社会震荡,贵党也因勇敢地实施民主改革而赢得很多国民真心诚意的拥护。由此一种历史性的荣耀将归于贵党。

反之,如果你们拒绝这样的历史荣耀,那么,你们给予国民的,只能是更加普遍而深重的制度性腐败,更多的企业倒闭和工人阶级的普遍失业,广大国民的普遍的生存危机,以及大陆继续的普遍的经济上的落后和精神上的愚昧;留给你们后任和未来社会的,只能是更大的更可怕的社会震荡,暴力冲突,和流血牺牲。真的,如果你们继续拒绝将将贵党改造成为社会民主党,继续拒绝与各种进步力量一道在大陆完成中国民主之父孙中山的由训政到宪政的伟大的理想和稳健的设计,或者说你们拒绝这样的历史荣耀,那么一、二十年之内,等待你们的必然是历史最严正的审判!

杨天水于中国大陆

(博讯2004年5月15日)

《杨天水文集》

阅读次数:1,20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