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达功:货币的诱惑和共产党腐败的特性

Share on Google+

前两天看香港卫视中文台,说是有一项调查显示,香港近五成的人认为“金钱是万能的”,而认为“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的只占7%。爱情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已经没有多少了。在问到有多少钱就可以满足时,回答是一千万港币。在中国大陆虽没有做这项调查,但相信“金钱万能”的人恐怕更多。为什么共产党内腐败现象那么普遍,相信是“金钱万能”思想深入人心所致。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说法,“货币拜物教”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产物,而共产主义社会是鄙视“货币拜物教”的,但恰恰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中国共产党的干部是最崇拜金钱的,都成了金钱的奴隶。这是一个绝大的讽刺。 “货币拜物教”现象是货币自身的矛盾性造成的必然现象。货币从质上讲,只要有货币,任何商品都可以购买;从量上讲,一定量的货币只能购买一定量的商品。这种货币的质和量的矛盾,造成人们追逐货币的欲望是无止境的。从理论上看,在商品社会内由于追逐货币的欲望所驱使,社会犯罪总是围绕着获取更多的金钱形成。但是另一方面,社会是法治的社会,要求人们获取金钱合理性和合法性,这又与货币自身矛盾所形成的规律矛盾,社会的法律和社会公德与这种规律相矛盾,自然形成有对抗法律的犯罪行为。

要说明的是,“金钱万能”是指在一般社会情况下,特殊社会制度下,“金钱万能”可能受到最大限度的制约,如在北朝鲜,根本就没有什么商品可购买,实现货币的购买功能和资本主义社会比差的很多。又比如在毛泽东时代,不仅商品少,就是你有钱,如果没有粮票、布票、肉票、蛋票、豆腐票、糖票、油票、自行车票、缝纫机票等等,你就是不能买这些商品,就是搞特权的领导干部在特供商店购买的商品,在量上也是受到严格限制的。在这种特殊情况下,官僚的腐败广度和深度也受到了限制。

上面所讲的,理论归理论,特殊情况归特殊情况,我们回到现实中。现在的中国在经济上已经全面资本主义化,货币恢复了它本来的狰狞面目,货币作为资本这一点我们不讨论,货币的购买功能使腐败现象开始充分展现。用来购买商品的货币由于商品的极大丰富和服务项目种类的繁多可以大展身手,越多的钱越能购买更多量和更贵重的商品,越能享受更好更多的服务。这些也能引发犯罪和腐败,但根本问题还不完全在这里。现在的货币购买功能在购买对象上的扩大化,这就是:货币可以购买地位(如买官)、名誉(如买文凭或职称)、爱情(真假不说)、“二奶(甚至三奶、四奶)”、情妇、妇女儿童(指拐卖)、贞操等,货币还可以买到“性服务”。看看揭露出来的共产党腐败高官,哪个没有情妇、“二奶”?再看看那些党政官员的文凭,有多少不是买来的或混来的?再看看那些官职,有多少是靠贿赂甚至直接用钱买来的?不可想象,这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下形成的社会现象。

是不是因为货币带来了腐败我们把罪责推给货币了之,进而取消货币不就同时消灭了腐败吗?当年毛泽东批判资产阶级法权看起来是有这个想法,真正取消货币的是毛泽东的忠实学生波尔布特在柬埔寨尝试过。那是太蠢了,是因噎废食,自取灭亡。

一党专制下的执政党必然会产生腐败,中国共产党的腐败泛滥只是在近二十年形成,腐败已经成为共产党的党性之一。为什么?我分析,造成腐败现象泛滥的原因是共产党腐败的三个特性所决定的,一是传染性,二是继承性和连续性,三是公共性。

一、腐败的传染性。当共产党干部失去了共产主义理想和信念后,对金钱的诱惑失去了抵抗力,开始是少数共产党干部被“糖衣裹着的炮弹”击中,其他廉洁的共产党干部由于“与恶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闻不知其臭”,渐渐习惯于腐败现象,久而久之,会把腐败行为看成正常现象,既然是正常现象,自己也不知不觉中陷了进去。“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腐败是被腐败气氛感染的,象流行性感冒一样,通过空气散播病菌。所以腐败具有传染特性。

二、腐败的继承性和连续性。腐败的官员掌握有提拔下属的权力,他一定提拔自己的亲信,或者得到好处的下属。当官就要贿赂上司,才能得到提拔,而提拔的又是贿赂过自己的人。成克杰、胡长青之流,之所以能当官,就是靠贿赂上司;他们所提拔的“人才”,也大都是对自己有好处的下属。要想巩固自己的权位,主要是靠巴结上司,行贿是主要手段。当他得到了提拔,继承他的位置的官员必须同时继承他的腐败,这个官员保住起权位依然需要上行下效用同样的方法,向上司行贿。钱的来源只能是贪污受贿而来,贪污受贿来的钱财,除一部分自己享受挥霍外,另一部分一定用于行贿。所以腐败具有继承性和连续性。

三、腐败的公共性。腐败的公共性是由上述两个腐败特性引申派生而来。一个普通的工商管理员、税务员、银行信贷员或一个普通民警、海关人员、缉私人员等不可能算是高官,根本就不是官,只能算个小吏,但他们的腐败非常严重。他们钱财的来源经常不是贪污,而是受贿和敲诈勒索,对象是小商小贩、个体户、犯罪嫌疑犯(包括其家属)、黑社会甚至是平民百姓。小吏的上司也往往对下属的腐败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他的下属也会向他行贿甚至早已被抓住了辫子,“上梁不正下梁歪”,谁管谁呀!共产党的腐败带动了整个政府和官僚机构的全面腐败。所以腐败具有公共性。

本文写得草率,考虑并不成熟,想到哪儿写到哪儿,分析的既不全面又不深入,就是图了个“先写为快”。但愿能起到抛砖引玉作用。

(2000年6月7日)

《赵达功文集》

阅读次数:626
Pin It

关于 “赵达功:货币的诱惑和共产党腐败的特性”的一条评论:

  1. 唯物論的極致就是拜金論,所以黃金石油期貨在共匪匪酋与中東阿拉伯酋長,獲得ISIS恐怖組織哈里發批准所以成立。
    哦,貨幣是經濟體中流動性最強的無風險資產,貨幣,法定貨幣是以國家主權信用背書,只有主權在民,民眾授權的合法主權國家,才能具備國家主權,以及主權信用,才有法定貨幣。沒有民眾授權的非法偽政權沒有主權,沒有主權信用,故而所謂人冥幣只是与偽滿洲國元一樣的有價印刷品,不是貨幣。失去槍口刺刀脅迫佔領區民眾,立刻喪失流通性,還原爲廢紙。這也就是ISIS恐怖組織的所謂伊斯蘭“國”所謂銀行發行金幣的原因——沒有主權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