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奎德:刘晓波祭

Share on Google+

从2017年6月26日到7月13日, 在我的祖邦中国,出现了一幅惊心动魄的画面:一位殉道者赴死的全球直播呈现。

有赖于当局蛮横而精心的严密掌控,我们的朋友、国家的囚徒——刘晓波,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步复一步,一日复一日,脱骨剔肉,形销骨立,在心力交悴的爱妻搀扶下,活生生地走向了牺牲的祭坛。全世界的目睹者,亲历这一人间悲剧在光天化日下出演,无助无奈,无力回天;揪心揪肺,肝胆欲裂。

晓波就这样去了!

冥冥之中,我仿佛听到了晓波的歎息,听到了他的呼唤,他的呐喊。在悠悠绵长的恍思中,不由叩问苍天,晓波,如今你身处何方?

我知道了,你已翩然升天,与天安门上空未曾瞑目的亡灵,相聚相会了。

人们曾说,中国二十八年前的六四大屠杀悲剧,尚未产生象征性的殉道者;如今,刘晓波的巨大悲剧降临了。他以他天安门血腥之夜谈判撤离的生命拯救者的身份,他以他被暴政谋害而死的巨大悲剧性分量,他以他从容迈向祭坛牺牲的沈甸甸的道义形象,无可争辩地被铸成了这一天安门殉道者的象征符号。

我过去曾写过:“真正的桂冠,都是由荆棘编织而成。刘晓波头顶的诺贝尔和平奖,正是一顶‘自由荆冠’。”如今,这一预言竟然兑现,那无边无际的荆棘毒藤,最后竟编织成了死亡的荆冠。晓波在全世界聚焦之下十八天的受难历程,是一首无与伦比的乐章,是他一生中最为辉煌的临终受难曲。它已经垒成了一座不朽的十字架。如此,刘晓波为自由跋涉的荆棘路径波澜壮阔的一生,终于功德圆满,走到了它的终点。

实质上,二十八年前中国人的苦难,六十八年来中国人的苦难,戏剧性地浓缩在刘晓波这十八天的临终磨难中,晓波最后时日的挣扎,是中国人苦难的缩影。这一幕悲怆的历史舞台剧,凝聚了当代中国人的多少歌哭生死!

刘晓波去了。他知行合一、因反抗暴政、天安门血腥之夜谈判撤离广场、组建独立中文笔会而立功;他犀利批判极权体制并参与起草《零八宪章》而立言;他舍生取义,从容入狱,慷慨赴死而立德。如此,他已经臻于立功立言立德的三不朽境界。

作为自由中国的当代象征,作为公民社会的代言人,作为宪政中国的殉难者,作为民主中国的第一位公民,刘晓波,已经进入了中国的乃至世界的《贤人堂》。

刘晓波去了。但是“那坐在黑暗里的百姓看见了大光;坐在死荫之地的人有光发现照着他们。”

2017年7月13日,不仅是刘晓波的忌日,也是当代中国人的受难日。刘晓波代中国而受难。

而受难日之后,复活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是为祭。

(本文系提交《刘晓波追思暨研讨会》发言稿)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次数:95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