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乔:阳光下的罪恶——最强烈抗议对师涛、张林的中世纪野蛮审判!

Share on Google+

当师涛上诉案最终“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在这个不祥的六月底传来(六月以来接连发生了沙兰镇等地洪灾、定州血案、池州骚乱、安徽泗县甲肝疫苗事件以及九江学院学生暴动等),我已几乎没有了愤怒和悲哀!我感到麻木,其次是荒唐可笑!尤其令人费解、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2005)湘高法刑一终字第177号》落款日期为“二00五年六月二日”,而师涛上诉案辩护人莫少平、丁锡奎两位律师提交的二审辩护词落款日期为“二00五年六月九日”——湖南高院根本连律师辩护词都懒得看,就蛮横地给出了“终审裁定”。

在二审辩护词中,两位律师以齐全扎实的证据,清晰透彻的法理分析和冷静理性的辩护,无可辩驳地证明了师涛无罪,“恳请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充分考虑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撤销原判决,依法判处被告人师涛无罪。”而早在师涛于二00五年五月九日之前向湖南省高院提交的上诉状和辩护辞及其后《本人获“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一案几个焦点问题的自我辩护》的补充意见中均一再重申:“我无罪!”提出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改判上诉人无罪。”而湖南省高院居然对这一切视若无睹置若罔闻,在“终审裁定”中胡说什么“上诉人师涛上诉及其辩护提出:‘师涛的犯罪情节不是特别严重,未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认罪态度好,量刑过重。’”——上诉状和辩护词完全被置之不理,所有的陈情和呼吁皆成枉然!在这个正歌舞升平欣欣向荣着的“和谐盛世”里,再一次,“以太阳的名义,黑暗在公开地掠夺!”再一次,世界目睹了强权者以“法律”的名义对人类理性和良知的公然强暴!而权贵们正恬不知耻忙于“保先”,忙于庆贺他们的84大寿!

几乎同期,在安徽蚌埠也同样发生着一幕荒唐的“审判”: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骸坝邢?公开“审理了张林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所谓”有限公开“,是法院工作人员对无理拒绝包括张林年迈的老父在内的十几位亲友和各届人士旁听权利的辩解,庭内旁听席多达四十余席被当地公安和安全部门人员占据,另有十余旁听席空置;而在莫少平律师当庭做了事实清晰、逻辑缜密、推理严谨的辩护,从法理、证据上已完全驳倒公诉人对张林先生提出的指控后,代表公诉人一方的女检察官置莫律师的辩护于不顾,反覆念叨着一句话:”根据我们掌握的证据,根据《刑法》第一百零五条第二款,可以认定张林犯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依照以往国内审理类似案件的先例,笔者基本可以断定此案结局亦不容乐观,对待这类”政治性案件“,法庭从来都是”你辩你的,我判我的“,不断按照既定方针制造层出不穷的政治构陷!

对师涛、张林的审判令我联想起欧洲中世纪罗马教庭对布鲁诺的审判,联想起“宗教改革家”加尔文对“异端”塞尔维特的审判。中共当局一面用“和谐”、“保先”之类外表光鲜亮丽的虚伪令人瞠目结舌,一面用类似中世纪的野蛮审判试图用恐惧使人胆战心惊。然而,400年前的罗马鲜花广场上,面对宗教裁判所的判词,布鲁诺无所畏惧地宣告:“你们对我宣读判词,比我听到判词还要恐惧!”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高呼:“火,不能征服我,未来的世界会了解我,知道我的价值。”塞尔维特宁可忍受火刑柱的炙烤,也绝不放弃对真理的信念!以“苍蝇撼大象”的精神奋起为塞尔维特辩护的卡斯特利奥认为:“追求真理,并说出其信仰的真理,永远不应视之为罪行。绝不能强迫任何一个人接受一个信念,信念是自由的……”

中共当局一再地将批评当权者的声音视为“颠覆”,并一再地以其邪恶的“国家秘密”构陷良知者——无论是维权人士或律师(郑恩宠、赵岩),或是行使新闻报道天职的记者(师涛、程翔),或是正常搜集资料的研究者(宋永毅),皆一概装入彀中,这既显示出当权者十足的蛮横与愚蠢,亦显示其歇斯底里的脆弱和疯狂!孰不知,真正具有“颠覆性”的力量不是那些可以用言论和平表达与释放的,而是深埋于人们内心无法用言语表述的。近年来频频爆发的类似近期安徽池州因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而引发万人暴动的群体性事件,已初步显示“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可能的恶果,显示民众“敢怒而不敢言”的潜在力量是多么强大。倘若独裁者们一意孤行,继续连正常的批评建言都不能容忍一味打压,“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的乱局恐难免惊现于当代。

而我所能做的,也仅仅是拿起笔,为师涛、张林这样的无辜受难者辞不达意地呼喊两声,也希望那些被压迫在底层的民众不因陷入绝境铤而走险付出更为惨重的代价,同时希望正沉浸在专制狂欢中的权贵们能够多少考虑一下暴虐的后果。最后,让我借作家茨威格70年前在《异端的权利》中的宣言向师涛、张林们表达敬意:“我们要永不停歇地提醒这个世界:它眼里只有战胜者的丰碑,而我们人类真正的英雄,不是那些通过屠刀下的尸体才达到昙花一现统治的人们,而是那些没有抵抗力量、被优胜者暴力压倒的人们——正如卡斯特利奥在他为精神上的自由、为最后在地球上建立人道主义王国的斗争中,被加尔文所压倒一样。”

2005年7月1日

作者为自由撰稿人,现居中国大陆

《观察》July 05,2005

阅读次数:1,607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