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科隆市中国节 紧急呼吁救援刘霞

Share on Google+

廖天琪、廖亦武致函科隆市长

(2017年7月27日)

尊敬的市长雷克夫人,

我们从媒体报导获悉,您给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发出了弔唁函。然而科隆市依然要在八月底举办(庆祝北京科隆友好城市缔约30年)中国节的盛会,我们感到十分愤怒。刘晓波、刘霞夫妇是科隆友好城市北京的居民。

中国政府多年来残酷地拘禁关押这位诗人、思想家、文学评论家兼异见人士,直到他生命最后时刻也不允许他出国接受医药治疗,这种作法越逾了任何人道和法律的底线。

7月初,刘晓波病重之时,中国总统习近平到柏林动物园来表演了一场全无人性而伪善的“熊猫秀”,这种自我宣传式的节庆,对于当时在门外抗议的中国人和持续受到镇压的西藏人来说,更是显得既虚伪又尴尬。如今,这位在囚禁中去世的诺贝尔奖得主逐渐被人们淡忘的时刻,科隆市竟然要欢天喜地举办“中国节”,真令人们莫名其妙。亨里希。波尔(科隆人,197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地下有知,会怎么想呢?

由于他的批评性文章和参与“零八宪章”的起草,刘晓波于2008年被捕,并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11年。在以往将近9年的监禁时间里,他被国安人员包围着,不但得不到纸和笔,更别说使用电脑了。他收不到信,不能见客,连律师也见不着。只有他的妻子每月一次去探监,却总有一层厚厚的玻璃隔在他们中间,只能靠墙上的对讲机来通话。在他生命中最后两个半星期,他们夫妻才能有机会相互拥抱,他才有可能在她耳边说几句悄悄话,虽然无时无刻的监控如影随形地在他们身旁。

2017年6月26日刘晓波因肝癌晚期被从监狱转移到医院,7月13日他即病故。带着妻子和她弟弟刘晖出国就医,是他最后的遗愿,却终于无法实现。我们即便不说这是中国政府的蓄意谋杀,但无辜的他长期被投入监狱,如此早逝,政府是必须负责的。刘晓波的遗体两日后就被当局火化,骨灰撒入大海,他尸骨无存、灰飞烟灭,这是当局故意不让他在故国有一个人们可以凭弔的场所。夫人刘霞从2010年先生获得诺贝尔奖的消息传来之后,就被软禁。刘晓波一死,她也随即失踪,大约是被国安藏在云南的某地。对外的所有联系皆中断。

尊敬的市长雷克夫人,您在给刘霞的弔唁辞中写道:“他不仅将个人的,也将他的艺术生命奉献给追求自由、民主和人权的普世价值。他留给后世的昭示是份遗产,在未来也将继续启示着我们。”鉴于这位科隆友好城市北京市民的悲剧性命运,我们想提出以下的建议:

1.科隆市取消中国节的活动以示抗议。

2.请市长给刘霞女士致函,提名她为科隆市的荣誉市民,并邀请她来科隆造访。

3.追赠刘晓波为科隆市的荣誉市民。

4.为刘晓波在科隆市竖立一座纪念碑。

致以友好的问候

廖天琪(科隆世界艺术学院成员,独立中文笔会会长)

廖亦武(科隆世界艺术学院成员,2012年德国和平书业奖得主)

阅读次数:7,46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