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一个充满讽刺意味的“纪念日”

Share on Google+

000

001

不说59年、69年、89年,就说去年2008年,在拉萨、在安多、在康、在卫藏的其他地方,揭竿而起的藏人是什么人?是被中共说成罪恶滔天的“三大领主”,还是被中共声称解放了的“翻身农奴”?

去年三月以后,在拉萨流传着一句讽喻现实的顺口溜:“翻身农奴”起义了,“三大领主”在指责,国家干部在旁观……过去的“三大领主”和如今的国家干部都是既得利益者,他们或者在大会小会上做声讨、批判状,或者默不做声,为的是保住自己的饭碗。

而图片上的这些被逮捕的藏人、被枪杀的藏人,正是普普通通的僧人、农民和牧民,有的年仅十几岁……他们用生命给所谓的“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这个充满讽刺意味的”纪念日“——做了最真实的见证。

一个充满讽刺意味的“纪念日”

文/唯色

再过数日,就到了属于汉文化系统的农历春节。鉴于在部分藏地如安多和康,属于藏文化系统的藏历新年被农历春节取代,近年来,有越来越多的藏人呼吁扭转这一年节错位的现象,强调过藏历新年而不是农历春节,彰显的是一种民族的身份,坚守的是拒不同化的传统。不过,藏历与汉历有时候是会撞车的,比如去年和前年,春节和洛萨即为同一天,而2009年则相差一个月,正好可以放弃农历春节。

只是2009年的洛萨不同于往年洛萨了。在经历了惊世骇俗的2008年之后,广大的图博已不是过去的图博了,所有的博巴也不是过去的博巴了,一切都已发生了真正的转折之变。如果假装无动于衷,以为鲜血可以被冲洗,真相可以被遮蔽;以为罪恶不会被谴责,苦难不会被反思;如果做出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以为生活依然照旧,太阳照常升起,那只是自欺欺人。事实上,藏地民间已经在盛传2009年为遇难藏人哀悼之年的说法,不但口耳相传,连手机短信也在传递“今年即全球藏胞无节无新年”。

与此同时,一桩十分荒谬的事情发生了。最近,在拉萨召开的西藏自治区政协和人大“两会”上,充当“政治花瓶”的委员和代表似乎要很难得地行使一下权利了,据说他们非常坚决地要求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为的是颂扬“昔日的农奴成为社会主义新西藏的主人”,“具有十分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的确很有意义。回溯当年,以驱逐帝国主义势力为借口闯进西藏的中共,创造了一个崭新的神话,即以1959年为界,西藏被划成“旧西藏”和“新西藏”,西藏人不是“三大领主”就是“翻身农奴”。且不说这神话里潜藏着多么霸权的图谋和用心,事隔五十年后,以解放者自居的中共突然如梦初醒,要设立什么农奴解放纪念日,实在是太不合时宜了。假如在毛泽东时代还说得过去,因为那是认为“民族问题的实质就是阶级斗争”的时代,而如今的中共似乎羞于再提阶级斗争,但一涉及民族问题,便立即本性暴露。

当然谁都明白,之所以要特别设立什么农奴解放纪念日,针对的是去年燃遍藏地至今尚未熄灭的血与火。的确很有意义,不说整整五十年,就说2008年,在多卫康的乡村、牧场和城镇,到底抓捕了多少藏人、枪杀了多少藏人,这虽是严控藏地的官员才清楚的数字,但我们知道的是,这所有的藏人绝大多数都是普普通通的僧人、农民和牧民,以及城镇贫民;他们才是中共总喜欢挂在嘴边的“农奴”,而不是当年“旧西藏”的“三大领主”及其后人,后者反而是如今的既得利益者,以至于去年3月之后,在拉萨流传着一句讽喻现实的顺口溜:“翻身农奴”起义了,“三大领主”在指责,国家干部在旁观……

正如著名学者茨仁夏加所说:“如果中国政府的主张有任何确实根据的地方,你只需要问一个简单的问题,在五十年后,为什么‘被解放的农奴’要起来反抗他们的解放者?此次的抗议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藏人拒绝解放者的统治,而且显示了长达五十年后,中国政府仍然未能赢得西藏的民心,藏人还是完全反对中国的统治。”既然这个事实已如此昭然若揭,却道貌岸然地设立什么农奴解放纪念日,难道不是对自称解放者的中共以莫大讽刺吗?

2009-1-15,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002

003

004

文章来源:看不见的西藏~唯色
2009年1月17日星期六

阅读次数:450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