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解放伊拉克人民的战争不可避免

Share on Google+

数月以来,全世界众多的生民,怀着焦急的心情,带着不同的见解,关注着美英掀起的武装倒萨的活动。

反美派本身的心理定势决定了他们认为美英倒萨是侵略行为,是非义的,因而总是以战争会给伊拉克人民的带来重大的流血牺牲为理由,否定之,谴责之,甚至是叫骂之。因此他们往往忽略倒萨战争的道德性质。

亲美派自身的心理定势,决定了他们认为美英的倒萨是民主文明扫荡极权暴政的义举,不但可以解放萨达姆暴政下痛苦异常的伊拉克人民,也是旨在保卫伊拉克的邻国和世界人民的的幸福和安宁,因而是正义的。这种意见由于更多的注重倒萨战争的道德性质而认为伊拉克人民的流血牺牲不可避免。

的确如此,不是美英要流血牺牲,也非倒萨活动的支持者要流血牺牲,而是萨达姆极其残忍,暴虐,刻毒的暴君个性和他的政权的性质决定了伊拉克人民注定要流血牺牲——一种是战争还没有爆发的时期,伊拉克人民因为一点点自由,权利的向往的表达而遭到的逮捕,监禁,拷打和屠杀等等的流血牺牲;另外一种是当萨达姆为了巩固或扩张其极权暴政时,伊拉克人民被驱赶到前线充当炮灰或在后方被迫作无谓死亡的流血牺牲。

无论哪一种牺牲,都是善良的人,都是美英民主国家所不愿意发生的,可是萨达姆那样残忍暴虐刻毒的独裁魔王会自动放弃权利以及与其权利互为表里休戚相关的极权暴政吗?不会。因此,武装倒萨以正义之师(中国古代称为王者之师)解放伊拉克人民,以免其流血牺牲毫无尽期,以免伊拉克人民样式的流血牺牲被萨达姆扩张到整个中东地区和世界其它地区,就成了民主文明占绝对优势的今日世界的历史必然了。

倒萨是历史必然,不可逆转。但是以哪一种方式完成其使命呢?

对此,举世持两种预期——一种认为美英挟雷霆万钧之力,具泰山压顶之势,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迫使萨达姆自动解除武装,让出权力,还政于民;一种认为“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可能性极其微小,战争不可避免。

历史上有过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先例。也有过战争半途之中,抵抗一方由于力量的薄弱,更由于领导者的天性仁慈,不愿意人民蒙受更多更大的流血牺牲,而主动放弃抵抗,放弃权力。东汉末期,西川军阀刘璋抵抗刘备的战争的结局就是一例。当时刘备大军压境,围攻刘璋的政治中心成都,是战是降?刘璋最后依然作出妥协退让,接受对方的投降条件。作出这样的决定的真正的原因,不是双方的力量的悬殊,而是领袖人物的个性。刘璋心地仁慈宽厚,天性上是个和平主义者,或者说他不是个固执己见的残忍刻毒的人。所以他的个性能够导致他考虑到不再让生民涂炭,遭到更加惨重的流血牺牲的祸害,因此不应再作无效的抵抗。如果刘璋是个残忍暴虐刻毒的领导者,他就可能不惜人民的灾难和痛苦,继续驱使人民充当他的炮灰,抵抗到最后,将更加惨重的死伤,将糜烂透顶的社会,将沦为废墟的家园,强加到人民的头上。

萨达姆的个性和刘璋的个性恰恰相反。他极端自私的,极端任性的,极端冷酷的,酷爱强权的狂热的个性,由于他的奋斗夺权历程中的种种浸染着血雨腥风的残酷无情的遭遇,受到了强化,渐渐发展到了残忍暴虐刻毒的程度。在这类强人的心目中,强权就是公理,我掌握了强权,因此我就是社会,国家,政务的尺度和主宰,任何唱反调者,要自由权利者,追求公理和正义者,你们统统死路一条。

事实上,萨达姆代表着伊拉克社会的群氓,就象袁世凯曾是中国社会的群氓的化身一样,毫无二致。群氓就是心灵粗鄙麻木,达到了一种僵死般麻木的人。这样的人抛弃或失去人类生而固有的仁爱之心和美的追求。群氓或他们的代表一旦掌权的地方,真善美将遭到践踏蹂躏甚至是遭到扫荡剪除,假丑恶就会主宰人间或流行于人间,或者说一旦群氓掌权的地方,就必然是极其粗俗残暴的极权主义敲剥社会生民的地方。

请允许我再次引用我的思想导师辜鸿铭的分析——“在所有的国家,群氓并非不道德。在中国,群氓甚至极为道德,比目前中国的的知识阶层文人学士要有道德得的多。这一点,从他们一心一意踏踏实实努力工作所表现出的真正诚实中,可见一斑。然而即使是中国群氓,尽管有道德,却并不高贵。群氓之所以不高贵,是因为他们无法克服和压制自身的欲望。一个人想高贵,必须首先战胜和抑制其自身的动物性——他的欲望。民众的确有实力,但这种实力来源于强烈的欲望,因而不是一种高贵的力量。此外受其生活和工作环境的影响,群氓是粗俗不堪的,无优雅之处可言的。这种粗俗与强烈的欲望两相结合,便使得民众在掌权之后,总是蛮横残暴。”

翻开世界各国的布尔什维克夺权时期的行为以及掌权时期的前半叶(相对于改革以后而言,因为改革后这种蛮横残暴有所减缓),统统如此——统治者的心灵深处及其行政过程之中,充满了蛮横残暴。仁慈,宽容,友爱,礼让,等人类生而固有的自由民主的倾向在他们的心灵中遭到基本上是彻底的抛弃。或者说,就是他们的精神世界基本上完全抛弃了仁义礼智信。由于他们的心灵麻木,因此他们不能理解甚至是厌恶仇恨人道主义。萨达姆不过是伊拉克的未经过改革的布尔什维克而已。他的蛮横残暴,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样的群氓的化身掌握了国家的统治大权,他必然是强暴的,因此他会用尽一切不人道的恐怖手段,迫使政治异己和人民大众害怕,借以巩固自己的特权利益和特权群体的利益;他必然是刻毒的,不相信任何公理和正义的理念,他将人类任何个人,任何集团,任何政权,看得和他一样狡诈刻毒,不相信人类任何善良的愿望以及不相信民主世界的任何妥协宽容和解的处理问题的方法,因此他的内心深处对任何企图通过宽容和解的妥协性的安排统统予以猜疑和蔑视。更何况他的奋斗过程中欠下了内部政治对手,外部政见异己以及人民大众的如山的带血的债务!另外南欧前几年一些极权主义暴政的统治者遭到国际法庭审判的先例,也会影响他的判断和选择。这样的统治者怎么会轻易接受民主世界的善意的安排,接受兵不血刃,放弃特权的命运呢?

由此可知,所谓“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结局的可能性是非常渺茫的。既然萨达姆不会自动放弃权力和旧的体制,决心已久的而且事关中东地区和民主世界人民的幸福和安宁的军事倒萨的战争,当然就不可避免了。

即将爆发的战争,已经不仅仅是要强迫萨达姆销毁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是要永久地铲除萨达姆坚持之下的伊拉克极权主义暴政,解放伊拉克人民,并帮助他们建设一个充满自由,民主,宽容,仁爱,富足,安康的新的伊拉克。二战时期,美国曾经合世界正义之力,铲除德国的法西斯极权主义政权和日本军国主义政权,并帮助两国人民建设了美好的自由民主的新国家新社会。这一次倒萨战争,不过美国会同正义之力,解放饱受法西斯荼毒的德国人民和解放饱受日本军国主义危害的日本人民的正义战争在新时代新地点的重演。它将是民主文明势不可挡的又一个标志。

战争马上就要打响了。让我们为民主文明的必然获胜而欢呼吧!让我们为所有的因极权主义残害本国人民并危害它国人民而引起的战争中将要受到无辜死伤的受害者祈祷吧!愿他们的在天之灵也勿忘记极权主义是战争的根源,是人民苦难和流血牺牲的根源!

杨天水于南京

附记:这是去年解放伊拉克人民的战争爆发前半个月左右写成的文章,当时曾经被其他刊物刊出。现在谨以此文献给审判萨达姆的法庭,以及所有为战胜专制暴政的伊拉克的,建立自由民主的伊拉克的正义力量。

《杨天水文集》

阅读次数:503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