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乐观中需要谨慎

Share on Google+

中共的四中全会闭幕了。很多人为之雀跃,认为江泽民被迫辞职,是胡温派别的胜利,也为中国的政改扫清一些障碍。

江泽民辞职,的确是被迫的。以他的贪婪好权,如果没有压力,他不会放弃军委主席职位。但是,我们应该明白,他的被迫辞职,不仅仅是胡温力量压倒他的派系的结果,更多的是时代进步力量不断增长的结果。

海内外政治的和宗教的异议力量对江的穷追猛打,中共内部党员干部普遍地不认可终生制,都是迫使江不得不放弃权力的因素。这个时代,已经不能够容忍终生制了。江的愚妄,恰恰在于他原来没有认清世界大势,而又无逆流而动的权威,结果是不得不灰溜溜地拱手让出权力。

尽管江泽民的下台,值得中国国民的庆幸,对中国历史的进步而言,是件有益的事情。但是,如果认为江的下台,会导致胡温尽快推行政改,就过于盲目乐观了。

可以说,胡温比江泽民开明,也比他遵守中共自身的规则,不象江那样自以为是,在时代潮流面前,不自量力,但是如果把他们两种势力之间的抗衡,主要看成是改革和反改革的抗衡,那么就是过高地估计胡温了。我们承认,胡温有改革的意向。但是他们真的能够推进政治体制的改革吗?

最起码目前两三年内,还看不到这样的希望。理由有:他们也是依赖这种极权专制制度而获得权力的人物,因此他们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多半带有旧制度下的意识形态的色彩,目前还看不出他们拥有立志扭转乾坤的意向;这次江泽民不得不让出权力,但是短期内胡温还不会拥有足够的力量,压倒整个党内的保守力性和惰性;来自民间的自由民主力量,还缺少真正的能够形成压力的实力。

凡此种种因素,都会导致胡温仍然以维持既有的制度为工作重心。因此认为他们在短期内会有所作为的观点,是盲目乐观的。

中国社会的进步,依靠的已经不是某一种力量了。我们追求自由民主的人们,应该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花费在建立民运的实力之上,而不能空等一种自上而下的改革。即使哪天,中国社会由于各种原因,走上了自上而下的改革道路,那么来自民间的压力,也是非常必要的。何况,目前我们还不看到明显的自上而下的改革倾向。

因为胡温一时的获胜,中共严酷打压自由民主运动的势头,有可能一段时间之后,有所减弱,所以我们可以乐观点;但是必须保持谨慎,因为当自由民主的力量,还很弱小的时候,为了既得利益,胡温仍然会以向保守力量的妥协作为他们执政的主旋。

杨天水于昆明

2004年9月中旬

《杨天水文集》

阅读次数:431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