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中山主义的遗产——纪念辛亥革命

Share on Google+

中山主义,就是孙文主义,也既是人们经常提到的三民主义。中山主义的主旨是要在中国实现三民主义,即实现内外各个民族一律平等、和睦相处的民族主义;人民享有自由、选举、罢免、创制、复决诸种权利的民权主义;以及平均地权、节制资本、发展物质生产以便国民安居乐业的民生主义。

当年,孙中山面对的是极端专制的满清政府,那个政府和古今任何专制政府如出一辙,依靠暴力,把持政权,垄断民生,残忍冷酷,自私狭隘,阴险狡诈,视权如命,践踏人权,腐败无度,以特权群体的利益为至高无上的中心,漠视苍生贫苦和国家落后,压迫任何追求自由民主的个人和运动。

因此孙中山那一代,无法享有和平理性的环境,只有诉诸武力革命的方式。对于专制腐败的力量,在革命的武力能够与之抗衡的条件下,武装的自由民主运动,是非常有效的。

经过十七年的艰苦奋斗,流血牺牲,一九一一年十月十日,全国性的武力革命开始了,而后不久,孙中山领导的革命获得了成功。今天便是这个伟大的辛亥革命的纪念日。

那么中山主义为我们中华民族留下了什么样的遗产呢?首先,这个主义的奋斗历史,告诉后人,人民有权革命的思想,是真理性的思想,统治者拒绝变革,或者只从事小改小革,继续充当特权群体的保卫者,继续压制民权民生的时候,人民不但天然享有革命的权利,而且肩负着从事革命的道义责任,当但是革命需要主义、胆魄、谋略以及民主变通主义的方法,革命应该针对所面对的社会实际状况,选择最有效的方法,盲目抄袭式的革命,缺少对社会变化的深入观察和研究的革命,不在此基础上反复衡量双方力量对比的革命,必将是失败的革命。

同时,中山主义,作为一种完整的自由民主主义的学说,就是一笔千秋万代可以享用的思想遗产。中山主义,博采东西两种文化的优点,同时也避免了它们的缺陷,从民族、民权、民生、心理等多个层面,进行了社会性的、制度性的、生产性的和精神性的等领域的合理的设计。

如果按照中山主义的民族主义,中国的内部,各个民族就可以平等互爱、和睦相处,少数民族就会享有平等的民权,他们当中更多的精英就会脱颖而出,当选为议员和公仆;就不会发生后来中共专制派当道下的对少数民族的种种迫害,这些迫害包括剥夺他们的信仰自由,强迫他们汉化,灭杀他们之中敢于坚持真理的人员,直到动用军警实行大规模的种族性屠杀。就世界而言,中国由于自由民主的制度,一定真正的兴旺发达,繁荣昌盛,因而能够赢得世界上先进国家的尊重,目前中华民主的实际管辖区台湾的国际地位,就是这方面的一个证明。

如果按照中山主义的民权主义,则我们中华各族国民,均享有平等的自由的现代政治权力,选举或罢免议员或人大代表,国民会将真正的德才兼备的愿意为国民服务的人选举出来,一旦这样的人,蜕变为公害或者其它形式的腐败分子,就立刻动用罢免程序,依照民主制度之上产生的法律罢免他,因此而可以避免中共统治下的一党专政的,官僚当道的,中共及其官僚群体私相授受,拉帮结伙,腐败无度,将国家化为私产的弊病;国民还享有创制和复决的权力,这类权力,是决策民主化的体现,因此而能够产生更加公正的法律,避免中共一党专政下的法律党意化,以及由此而必然产生的恶法丛生、恶法治国的弊病;民权主义基础上,我们的国民必然享有广泛的政治参与的权利,新闻、言论、结社、信仰、集会、请愿、罢工、游行等等现代社会的自由,必然获得保护,而非象目前中共之下,这类自由受到众多的打压或迫害。

如果按照中山主义的民生主义,中华民族的农民,就会在“平均地权”的原则下,拥有自己的土地所有权和一定的土地份额,他们对这些土地还应该拥有一定的处置权,因此而可以摆脱中共之下的农民,对土地毫无所有权和处置权的糟糕境况,这种境况中,中共的各个官僚机构,随时会侵占农民的土地,侵吞他们赖以活命的资源,毁坏他们的房屋,很多地方修路、修水库等,以及开发名义下进行的新圈地运动,即官僚阶级对农民土地的抢劫运动,对农民几乎没有一点合理的补偿,即使有些补偿,也多数落进贪官污吏的口袋,严重地侵犯了本身就应该属于农民的土地所有权,破坏了农民的安居乐业:“节制资本”,并非是要节制资本的发展,而是要节制资本对国民生计的垄断,按照中山主义,大力发展改良的资本主义,即大力发展受到政府一定政策干预的资本主义,是发展民生的基本手段,认真扶持中小型民有民营的资本,应该是民生主义的一个重心,而于此同时必须防止资本垄断大型的经济事业,如铁路、航空、邮政等等,要是按照这样的思路,我们的国民都会拥有公平的竞争环境,获得很好的财政的金融的支持,但是中共之下的中国,官僚资本已经垄断了国民的生计,他们操控了土地所有权、房地产业、证券行业,并利用操控股市,搜刮了无数国民的血汗,由于缺少健全的产权制度,因此而导致特权群体偷抢并行,摧垮了原本属于人民的国有企业体系,挥霍消耗了我们民族的资源,使之日益枯竭,同时好几个亿的国民就业没有着落,经商又缺少本钱和公平的竞争环境,因之而日益贫困艰难。

如果按照中山主义的心理建设构想,实行普遍的国民教育,当然这个不是普遍的马列主义的国民教育,而是普遍的自由民主主义的国民教育,其中包括宏扬古典中国文化中优秀成分的教育,更包括信仰自由之下的普遍的国民教育。这种教育目的是要化育国民的心灵,使之皈依仁义、礼智、诚信,或者皈依于某种国民自己信仰的永恒的正义。如此则可以避免中共之下的唯物利主义深入人心的,权力和私利成了人们顶礼膜拜的至上原则的,因此而导致整个社会道德沦丧的败坏局面。

中山主义还为我们中华民族,留下了一笔伟大的遗产,那便是中华民国。象宇宙中任何事物一样,中华民国也经历了萌芽、成长,到成熟的过程。辛亥革命后的北洋政府时期,还处于非常粗糙的状态,很多复辟的闹剧,告诉人们,在中国建立民主宪政,是要付出努力和耐心的,蒋介石之下的国民政府时期,民国处于成长阶段,尽管由于各种因素,这个成长阶段非常缓慢,但是它毕竟朝着完全的民主宪政的方向行走,而蒋经国以后,直到今天,中华民国的民主宪政完全成熟了。只要看看民国实际的管辖区台湾的居民,享有自由、平等、民主的权利,所有权和财产权受到法律制度的有力保护,过着安康富足的日月,看看只有三分之一江苏省大小的台湾,它的生产力和外汇储备,均名列世界的前茅,它的居民的文化素养以及由此而赢得了举世的尊敬,就可以知道中山主义威力,它的确是一个完整的能够复兴中华民族的思想体系。

中山主义,具有资本主义的性质,但是避免了自由竞争时代资本主义的缺点;也具有社会主义的性质,但是拒绝了社会主义思潮中的真正的空想派的马列主义的一党专政和公有制的危害无穷的思路。可以说,中山主义,是一种民主社会主义,它的革命性和可行性,不但是我们民族的文化遗产,也是整个人类的文化遗产。

按照这个伟大的民主社会主义的思想体系,我们中华民族的统一和复兴,就必然能够完成。

杨天水于云南昆明

2004年十月九日

《杨天水文集》

阅读次数:54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