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狱中文选】历史的真相

Share on Google+

历史是时空演化的过程。宇宙万物经历了难以计数的由简单到复杂由低级到高级的生生不已的演化过程,但是只是到了动物出现以后,历史才摆脱了物质的浑沌状态的无知无觉的羁绊,而只是到了人类出现以后,历史才从物质的浑沌状态与低级动物的极简单粗糙的感知状态演化成高度自觉主动的状态,进入了自觉的阶段。可以说人类的历史是人类高度自觉主动地求生存发展的历史。具体地看,这个过程丰富多彩。人类不同的地区、民族、人群,创造了各种不同的文化。但总的方面看,人类总是奉行工具主义为原则,利用自然,制造新的生产工具,力行经济活动,创造道德标准,开展科学研究,发展教育事业等等,以便更好地满足自身的需要,或者说人类将一切资源、器物、思想、技术、教育、生产、道德原则等等,都当作满足人类消费需要的工具。利用一切工具,以便更好地发展是人类历史的普遍的根本的特征。这是人类历史的总体真相。

一、人性的历史真相

人类是宇宙万物演化过程中的一种特殊存在,具有复杂的神经系统并具有目前还没有与之相匹的感知推理、设计创新的思维器官-大脑。人类天生赋有吃穿住行、安全、两性、求知的禀性,这是人类追求生存发展的内在驱力。剥夺人类吃穿住行与安全的的权利,人类便无法存在;剥夺人类两性的权利,人类的种系便不得延存;剥夺人类的求知欲望,它的内在的精神趋势便被斩断,思想器官的创新功能便遭破坏,因而它的精神性与物质性的欲望便得不到满足。思想器官是人类创新的发源地,也是人性的中枢。在大脑中,由于先天与后天的因素的交互作用,人的自然欲望-饮食男女、求知求安、善端即爱他利他的倾向、恶即损他害他的倾向等等,交织成一张人性的网络。就是说欲望、善端、恶端、求知潜能诸成份是人性的基本构成,而且这些成份永远地相互影响。当知识能力(也就是求知倾向、求知潜能)被用来导引主体利他爱他时,善便在心性(即人性)的网络中取得优势;当知识能力被用来导引主体损他害他时,恶便在人性网中肿大起来。在人性网中,欲望似经,知识似纬,善恶似纲。善恶本如一体之两端,善长则恶短,恶长则善短。人类的主动性表现在不断地创新,对人性的自身取舍而言,每个抑恶扬善的过程也,就是一个创新的过程。人类的文明进程表明,人类总体上一直在抑恶扬善。人类受自然欲望的驱动,但人类也受知识能力的导引。群体的共同幸福的需要,加上知识能力对道德准则的确认,不断地导引着人性行进在抑恶扬善的轨道上。越来越多的地区、政府,致力于人群的共同幸福,这就是善的力量日益壮大的迹象。欲望、善恶、知识能力并存于人性之中,欲望与善恶受知识能力的导引,并且当今人类日益共同趋善等等,就是人性的历史真相。

二、劳动阶级的历史功绩

劳动阶级是物质财富的创造者,是历史进程的主力军,是革命时期的决定性力量。这就是他们最大的历史功绩。贪欲不是历史的杠杆,劳动阶级的求生存发展、求自由权利的活动才是历史的杠杆。人类是在节制贪欲--即与恶劣的情欲的进行大战的基础上取得进步的,西人所谓的杠杆——贪欲,尤其是统治阶级的恶劣情欲,只赞成对资源的破坏与平等自由权的践踏。人类经历了采集、狩猎、农牧业、工商业、信息化几种实业过程。原始人类人人都是劳动者,大家一起劳动、休息、消费,因此那时人类成员都是劳动人民。在物质财富的生产过程中,贡献大体相同,意味着原始人类人人都有一份推进历史进步的功劳。阶级社会产生以来,劳动阶级是人民群体的主体,他们承担着耕田、播种、田间管理、收获、畜牧、酿造、纺织、植树造林、筑路、营造官府衙门、皇室宫殿与官用奢侈品、守边疆等所有的物质财富或与之相关的生产活动,而与之同时,统治阶级只是一味地忙于压迫剥削、掠夺榨取、骄奢淫佚与醉生梦死。我们人类今天赖以维持生命的大麦、小麦、高粱、玉米、土豆、水稻、红薯以及多种瓜果蔬菜等等农作物,都是劳动阶级辛勤劳动的产物。它们包含了古今劳动阶级的无数的勤思苦劳,印第安人一、二万年前初植玉米时,玉米棒只有手指粗细,经历了上万年的精心培育与改良,印第安人终于向全人类贡献了能结出巴掌大小的玉米棒的种。哪一个英雄人物为人类提供了生命的食粮呢?没有,翻遍人类历史还找不到一个常言所谓的英雄人物在这方面有所作为。恰恰相反,人类的生命食粮是劳动阶级的劳动成果。有劳动阶级创造的物质财富作为基础,人类才有可能分离出一批专业化的科学家、工程家、思想家、艺术家,又因为有劳动阶级的无数智慧、经验、发现、创新作为基础,那些专业人员才获得进一步创新或进一步向科学深层进军的土壤与奶水。如果失去劳动阶级创造的财富作为前提,那些专业人员便无从产生,那些所谓的英雄豪杰将如同失去水份的土壤与树木,如同失去生命力的木乃伊,那些平素居朱楼玉殿、乘宝马美车、服凌罗绸缎、食山珍海味、摆豪华气派的,也即那些口言仁义、身行极恶的统治阶级都将统统饿死。劳动阶级哺育喂养了整个人类,难道这还有什么疑问吗?经过长期深入地研究历史、反思历史,人们往往会被帝王将相、英雄人物的假相所迷惑,总以为他们有超人的毅力、才智,总为以他们的个人才干左右或扭转着历史的进程。人们对英雄人物的迷信形成了英雄史观。英雄人物的个人作用当然不可一笔勾消,他们有的善于抓住契机,有的善于顺应社会趋势,有的善于作出正确的决策,有的知人善任即善于做组织领导工作,但是英雄人物的目标、勇气、才干靠什么才能得以实施呢?靠的是劳动阶级。历史上无论哪一个创新型的或规模浩大的工程,其一砖一瓦,无不浸透着劳动阶级的一砖一瓦;历史上无论哪一次改朝换代或革命性的运动,其冲锋陷阵、供应粮草,无不浸染着劳动阶级鲜血。几个社会类型的转变如此,西方近代的社会改良如此,历次革命均如此。试问没有整个十八世纪西方工人阶级的流血牺牲,西方统治阶级会大踏步地改良吗?今天西方的工人阶级能享有民主权利分享社会经济活动的成果吗?不能!总之劳动阶级的辛劳、汗水、流血、牺牲,是英雄人物、社会精英及劳动阶级自己实现伟大目标、改变历史进程、改造不合理的社会结构的铺路先锋或曰基本力量。离开劳动阶级作为物质财富的供应者,作为冲锋陷阵的主力军,作为英雄人物、社会精英革命基础的拥护者、巩固者与保卫者,英雄人物、社会精英必然沦为到处流亡的草寇,无法履行应负的战胜邪恶为民服务的使命,面对强大的敌手无可奈何,在人民眼中也显得可悲可笑。正因为劳动阶级是历史活动的主体力量,因此任何轻视疏远之的人都必将失败,而要想获得有力地参预社会改新的活力,就必须踏踏实实地到劳动阶级中去,与它同甘共苦,以它的愿望为自己的愿望,以它的呼声为自己的呼声,以它的力量为自己的力量。英雄史观往往是少年气盛时不成熟的认识成果,不过是藉以立志求知、壮大自信的手段,人一旦成熟起来就必然认识到英雄史观的荒诞性,认识到劳动阶级的伟大力量,最终抛弃那个幼稚可笑的英雄历史观。现代社会精英,若认识不到劳动阶级的伟大力量,不与劳动阶级结为一体,那么就无法成熟壮大起来。抛弃错误的英雄主义史观,坚持劳动阶级创造历史的史观,要求现代社会精英抛弃对酒店、轿车等豪华舒适生活的想往,彻底投身到工人、农民、个体户、士兵、教师、普通职员中间,投身到贫困落后的农区、矿区、林区、牧区,充当伟大的社会改新运动与伟大的劳动阶级之间的纽带与桥梁。

三、阶级斗争的历史真相

人类永远求生存发展,这是原始社会、当今的阶级社会、未来的无阶级社会中的一般状态,或曰常态。这是由人类天然赋有生存欲望、安乐欲望、求知欲望共同造成的。人类一天存在于宇宙之中,便一天不会停止求生存发展的活动,在这条道路上,人类创造出了光辉的值得自豪的业绩。七千年文明史,尤其是近三百年里人类英勇豪迈地兢兢业业地求生存发展,提高了农作物的产量,用机器、电脑大规模地代替了人工,建造了大量的现代化城市、器物、工具,发明创造了无线电、电视、现代印刷业,扩大了教育的深度广度,提高了科技水平,甚至让卫星由于航天飞机遨游太空。总之利用并创制一切可能的工具,以谋求生存的更安乐更幸福、发展得更快更好,构成了人类历史过程中一个无所不在无所不是的主流。但是阶级斗争的事实是不可抹杀的。阶级社会以来阶级的差异是客观存在的,阶级斗争因此而或明或暗或弱或强一直存在于阶级社会,一天也没有停止过。但是相对于整个人类历史而言,阶级斗争只是阶级社会的产物,而且即便是阶级社会中,阶级差异、对抗、斗争存在的同时,人类仍以求生存发展作为主流活动,只是阶级压迫导致阶级矛盾尖锐激烈时,劳动阶级才不得不以公开的武力对抗作为阶级斗争的手段,以建造更好的求生存发展的环境,就是说阶级斗争即便是时时存在于阶级社会,也只是到了一定时期才显得非常重要,只是劳动阶级求生存发展的特殊手段,因此说阶级斗争只是人类历史的特殊手段、特殊状态或曰变态。阶级的对抗斗争显然不利于人类求普遍幸福的伟大运动,因为它使得许许多多的人力、物力、财力或者说它使得许许多多的精神力量与物质力量消耗在人类自相残杀的浩劫中。这些精神力量与物质力量若用于人类共富共乐的民生事业,则历史的步伐不知要比既有的要快多少倍。但是幻想不能代替酷残的事实:历代统治阶级的自私、贪婪、狭隘、残暴,使得劳动阶级无法以和平的方式争取到阶级合作的政制,争取到权利与福利,一句话,即使得劳动阶级无法以和平的方式获得求生存发展的机会与环境,因此,劳动阶级不得不被迫诉诸武力,投身到阶级斗争的洪流之中。可见阶级斗争客观上不利于整个人类社会有效地配置一切资源,但要想将人类从阶级斗争的政途中扭转到阶级合作、和平共处、共富共乐的正道上来,劳动阶级必须使用阶级斗争的手段,迫使保守的社会力量不得不放弃传统的社会管理模式,大家共同缔造民主政制,只有在民主政制之下,阶级斗争才能结束往日传统的血腥的暴力方式,阶级的合作才能获得外在的社会制度保障并成为可能,各阶级才能以和平的方式进行自由平等的竞争。阶级斗争有害于人类整体的生存发展,那是因历代统治者坚持独裁专制的阶级压迫造成的。但是劳动阶级进行阶级斗争则是被迫的。传统式的阶级专政是阶级斗争危害人类发展力量的根因,只有民主政制能保证阶级共和并由此而保证人类最佳地配置一切资源,以谋求人类的普遍福利,这就是阶级斗争的历史真相。因此人类必须设法用民主政制(即阶级平等共和)取代阶级专政,使各阶级和平共处、平等竞争、共同参政,以期人类能最佳地配置既有的权利资源、精神资源与物质资源。然而作为劳动阶级的代表的社会精英,必须明白,劳动阶级要想达到阶级合作、阶级共和的目标,必然要经历一段艰难险恶奋战,因为他们的对手是不会自动交出特权的,不会轻而易举地同意各阶级的平等合作、和平共和的。社会精英与劳动阶级必须不畏艰险,综合运用全人类所有的社会改新办法手段,迫使对手接受以阶级合作、阶级共和、民权至上为核心的民主政制。

四、人性与民主化

人性是什么呢?人性是人的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的总和。人的自然禀赋有生存安乐欲望、善端即利他倾向、恶端即害他倾向、求知倾向等;人的社会性就是群体共生性。群体共生性导致社会成员必须寻找或创造共同的法则,寻找或创造尽可能更好的工具、方法、社会体制,以便满足群体共生的需要。实际上人的社会属性就是人的现实道德性,也即人担负着责任与义务的性质。总体看,人无论是作为个体还是群体,都追求更安乐更幸福的生活,这是人性的根本走向。人生而平等,每个人都应享有不损害他人或群体利益前提下的自由思考、自由言论、自由创新、自由选择政制与政府的,自由支配体能、智能与劳动成果的权利。然而阶级专政社会的统治者以暴力剥夺了劳动阶级应有的自由权利,遂致使特权制度得以横行霸道。阶级专政的目的、性质与劳动阶级的利益,与人类的整体利益恰好相背,因此它自一产生时起,便遭劳动阶级的勇敢抵制。奴隶阶级反对奴隶主阶级的斗争,农奴反对庄园主的斗争,中世纪整个东方农民阶级反对官僚阶级、地主阶级与军阀的联合专政的斗争,近代无产阶级反对还没有使民主政制完善化的、还没有很好与工农分享社会生产成果的资产阶级的斗争,现代劳动阶级与社会精英一起反对新保守主义的斗争,等等,都是人性追求自由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创新、自由选择的伟大斗争,是人性表现在求生存发展的现实活动中的必然结果。劳动阶级的人性一天受到压迫与限制,就一天不会停止旨在打破这种压迫与限制的斗争。整个文明史以来,劳动阶级及其代表-社会精英,为了冲破特权制度对人性追求美好生活的阻碍,一次又一次地掀起激烈的革命斗争,自由之花在他们鲜血的浇灌之下,日益茁壮美丽。全人类大多数人现在都承认民主政制是发挥人类自由创造力的最好的社会体制,在此政制之下,人人循和平竞争之原则,得以平等地最大可能地发挥自由选择的能力。民主政制是人类的一大发明创造。古代各原始部落大体都经历过简单的粗糙的原始民主制,古希腊城邦国家实施了相对完善的民主政制,经历了千百年的中断,几百年前英美法相继重新选择了民主政制作为解放人性的创造力、促进平等竞争、推动求生存发展活动的社会框架。就整个人类而言,民主政制经历了百般曲折、千难万苦,终于在今天普遍地证明了自己的优势,赢得了举世的认同。民主政制是人性自由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创新、自由选择的伟大成果,反过来,它又进一步推动人性中巨大的思想与创新潜能的运作,它们互为因果,互相促进,是满足人类求生存发展的最佳选择。只有民主政制,才能大规模地解放人性,只有解放人性才能促进民主政制普遍地建立于人间。不要担心解放人性会导致自由泛滥成灾,因为当每个人都享有平等的思想、言论、创新、选择权后,普选制、公决制以及相应的法律、舆论制约机制便会将自由节制在动而有序的符合所有社会成员的利益轨道-以多数人的自由意志作为社会活动的主体、意志,但也保护少数人持不同见解的权利。民主会导致混乱吗?不会!当人性获得普遍的解放时,社会只会在动态平衡中获得更多的首创精神生成的新发明新创造,并摆脱传统政制的虚假的稳定性。而且劳动阶级最富有纪律性,最懂得遵守共同的规则,又由于民主政制与劳动阶级的利益休戚相关,因此劳动阶级必将全力在既发挥自由创造力又保护社会共同利益即同福同乐、同富同安之间找平衡。民主政制下的稳定才是真稳定,它才是劳动阶级真正满意的体制,它才符合人性的必然要求与本来面目。五、民有民营制的活力原始社会,人们共同劳动、共同消费,奉行着平等的原则,在财产公有制之下生活、繁衍。公有制一开始就有二个弊端:一是平均主义压制了人的向上进取的精神;二是成为滋生不负责任、侵占他人成果的温床。原始公有制开始运转之后,随着人类知识与经验的积累,人类成员间的个休素质逐步拉大了距离:一些人明显地比另一些人更强健、更聪明、更好学、更富有创新性,因此在生产、生活过程中,作出了比另一些人更大的贡献。但是原始公有制下的平均主义缺少激励机制,导致不论什么人,一律平等地消费公共的劳动成果,这样便渐渐地助长了一些人的懒坠、偷巧而另一些人的进取心受到挫伤;另一方面遏制人类不断增长的智慧与创新能力的有效发挥。于是人类为了奖勤罚懒,为了进一步有效地求生存发展,加上其他原因,便发明创造了新的财产制度-私有制。私有制就是在原始公有制的平均主义已成为人类求生存发展、进一步发挥创造能力的阻碍时产生的,它首先是人类用来消除原始公有制平均主义的弊病的新的经济制度,其次才逐步地被歪曲为阶级分化、阶级压迫的手段与靠山。私有制最初是顺乎人性的,因为在人类的生存资源还必须依靠勤劳获取,并且人类成员的觉悟还停留在关心私有制甚于关心公有制益的水平时,私有制是激发勤劳、责任心、进取心、经济活动效率效益的唯一可行的手段,它取代原始公有制是历史的一大进步,它企图让多劳动者多得、少劳者少得、不劳者不得,它的直接的体制创新的目的是最佳地发挥社会成员的创造力并建立在新的生产力条件下更为有效的财产制度。但是私有制与其它人类创造的制度一样,一开始就是不完善的,接着由于统治阶级的权力不受民众权制约而滋生出非常多的弊病。私有制经历了三个阶段-病态的私有制阶段、改良的私有制阶段、健康的私有制(即民有民营制)阶段。私有制自产生之后,经历了奴隶主私有制、封建主阶级私有制、封建小农私有制,等等。这些阶段的私有制都处于病态状况。这个阶段的整个社会财富大都被权力阶级采取巧取豪夺的非经济手段占为已有,就是说社会的主要私产不是所有者遵守契约、劳动致富、公平买卖的结果,而是权力阶级利用国家机器从劳动阶级那里搜刮而来,权力阶级拼命地加税加赋、强行劳动阶级服徭役,整个社会成了它们的私产与此同时,劳动阶级即财富的创造者,却不得饱暖,朝不保夕,世代挣扎在死亡之线。这种私产不来源于勤劳、社会财富的分配不遵循公正的原则、劳动阶级的财产及劳动成果没有保障、不劳者却依靠手握屠刀与权力而坐享劳动者辛劳成果的事实表明,不受节制的私有制,就必然弊病从生。封建社会还有官营制度,实际上是官僚集体私有制,其弊病有如重山,它是病态上加病态。官方委派管理人员,无非是任人惟亲、侵吞、贪污、明偷暗抢,最终往往资本也被瓜分。试问,中国近代洋务派创办的企业哪一个盈利过呢?汉阳铁厂自始至终亏损就是个典型的例子。二战后欧美诸国兴起的国有官营的企业,经数年而弊端丛生,官僚主义、不负责任、推诿扯皮、不讲效率、不讲效益、服务质量低劣等等现象一概暴露无余,今天它们不得不花大力气重新矫正之,而总方向不外是重新化国有官营为民有民营,或化为带有民有民营性质的合营企业。人类从来就不害怕社会疾病,劳动阶级与社会疾病作斗争的历史延续了好几千年。资产阶级的革命的根本目的就是要打碎旧的病态私有制及其政治靠山-封建专制。英国资产阶级革命以后的数百年,人类的财产制度史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几乎地球上所有的国家的劳动阶级都奋起抗争,反抗封建的特权制度,追求更为合理的私有制,流血牺牲并没有吓倒他们,经过无数血雨腥风,排除了受封建特权制度保护的病态私有制,建立的排除了特权影响的普遍的私有制。在这种新的私有制之上,人的身份制度被废止,人人都可依勤俭原则致富发家,成为财产的所有者,人们循契约原则从事经济活动,私有权受到法律的保护,权力阶级再不能随意地以非经济手段榨取掠夺劳动者的或财产所有者的财产,因为税收政策必须由国民的代表机构-国会同意后才能实施。但是由于社会转型刚刚完成,病态私有制的残余影响并没有消失殆尽,劳动阶级虽然付出很多的劳动,但所得甚微,而劳动条件的恶劣往往是常人难以忍受的,财产的所有者还不考虑劳工的利益,不考虑经济活动的社会效益,劳动阶级虽拥有平等的成为所有者的权利,然而由于历史因素的限制大多仍被排斥在所有权的对面,沦为资产阶级牟取利润的工具。于是贫困、失业、犯罪造成了社会的混乱,但是劳动阶级没有停止战斗,他们继续或以暴力或以和平的方式,向社会索取应有的权益,这个浪潮一直延续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整个十九世纪的欧美工人阶级的斗争,迫使欧美政治当局不得不制定新的法律、新的制度、开始以高额遗产税、财产税等税制、反垄断法、反暴利法、劳工法、最低工资法等等为手段节制私有制,并逐步增加工资、改善劳动条件、直至让劳工持股权或参预管理,最终完成了福利制度的尝试,并获得一定程度的成功。我们将整个早期自由竞争时期的私有制称为改良的私有制,因为它不同于此前的封建时期的病态私有制,又带有很多不成熟的特点,但这阶段的私有制一直处改良过程中。到今天,欧美发达国家均自改良的私有制跨入成熟的健康的私有制(即健康的民有民营的经济制度)。民有民营制是人类探索了几千年的丰硕成果,它是人类摆脱了平均主义恶弊后又成功地摆脱了病态私有制的羁绊,成功地驾驭了私有制,使之成为有效地驱动生产力发展、有效地奖励勤劳者、有效地保护财产权并让大多数人分享社会经济进步成果的制度。私有制只有在与民主政制结合之下,受到有力的节制时并不忘社会福利事业,遵循同富同安、同福同乐的路线,私有制才能自改良的状态变成为成熟的健康的私有制,即才能成为名符其实的民有民营制度。私有制经历了恶性的、改良的、成熟的或健康的三个阶段,才完善起来,离开民主政制与福利制度,私有制只会停留在前两个阶段,近三百年来,人类为了完善私有制,使之成为真正的民有民营的制度,所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一次又一次的革命流血、示威请愿、罢工游行只是那些代价的部分,然而成果也是可喜的,因为在成熟健康的私有制中,每个人都享有平等的发财致富成为所有者的机会,而且每个人的财产都受到同样的强有力的保护。民有民营制摆脱了以往不成熟的私有制的弊病的侵害,将节制资本、公平竞争、契约精神、福利制度、激励机制、保护私产诸要素成功地调和起来。它自私有制演化而来但不同于病态的私有制,它是人类革除病态私有制并不断推进私有制改良的硕果,它完全符合人性的内在趋势,也完全符合人类的社会属性与社会需要,实践证明,它解放了生产力,同时又实施均富政策;它鼓励自由竞争同时又不忘整体的福利;它是人类从事经济活动以及与此相关的一切社会活动得到最平等公正、最经济有效的办法。可以说它是人类真正走向文明的必然途径。人类若要想生存发展得更好,那么它是唯一的永远合理的选择。当前的中国公有企业的经济效益极端糟糕。《新世纪》九六的第五期第二十五页载——“根据国家国有资产管理局提供的资料显示,1990年,我国公有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8.4%,1991-1993年逐渐上升为60.5%、61.5%和71.7%.截止到1994年,对12.39万户国企清产核资时,国企的资产负债率已上升为75.05%,若扣除实际的损失挂帐,国企的资产负债率高达83.3%.问题的严重性不仅表现为国企的高负债结构,而在于国企的负债总额中,存在着大量的不良债务(包括逾期、呆滞和呆帐),……无论是国企的不良债务,还是国有专业银行的不良资产,其比重都高达20%以上。”另外三分之二的国企亏损。这些都是国企不合理的国家实即官僚所有制(产权制度)必然产生的结果,它是新集体制,所有者与经营者仍循着古老的特权制度下的非经济超经济手段管理生产、从事买卖、分配财富。因此以民有民营制取代不合理的国有产权制度是拯救中国经济的根本办法,除涉及到国民生计之铁路、邮政、航空、军火、大的金融机构等部门外,一律允许、鼓励、扶植国民自由经营。病态的私有制、官僚所有的病态私有制,只会破坏资源的最佳配置,造成分配绝对地不公,摧毁契约原则,打击劳动阶级的创造积极性,以强力将人群分为特权阶级与劳动阶级,而且强迫劳动阶级喂养特权阶级,遂滋生出人类史上最大的最可耻的丑恶。民有民营的产权制度是实现经济腾飞的必要前提,这就是所有制的一大历史真相。(完)

《杨天水文集》

阅读次数:60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