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狱中诗选】我之爱

Share on Google+

引子

那冷漠麻木的高墙
那昼夜横空的电网
将青柳、江河、绿禾隔断于春野
又隔断自由鸿雁之翱翔
然而明月拒绝操纵与垄断
给举世人以同样之爱光
正是它温柔慈和之面目
牵引着数不清的相思与梦想

第一章

是什么明光隐现于柳林之下?
原来是尚未休眠之野塘
我爱人在塘边起舞?
原来是丛花迎清风倜傥
那天边最后一抹彩云
是夕阳留给夜月的淡妆
当星月拥抱了整个苍穹
白昼之身影便自永恒中消亡
青野与太空神秘而安祥
默默容寻找爱人的目光
那无名山上久久伫立的黛影
与望月之爱人多么相象
星星在微笑
还有那不甘寂寞之娇黄
夜色挡不住它们的乐观
如同爱人苦难中也末绝望
夜晚送走了白昼
烟树青山喜迎明媚之天堂
虫鸣替睡鸟催眠
杂树于微风中私语在丘上
永恒赐给夜以无限媚力
莫过于那蛙声之低吟浅唱
其间必有对爱人的思慕
也必有智者对永恒话沧桑
丘树翠叶间飘起几丝淡烟
犹如我爱人发带在风中惆怅
时光怎能消灭明月下的相思
相思必延续到地老天荒
树枝林叶间的天籁
是夜原天然竖琴的妙响
更象我爱人娓婉低声的倾诉
夜色拥抱了多少情侣之衷肠
昼与夜交替迎送
永恒中何时何处缺少阴阳
虫鸣与鸟眠结成动静
夜幕总少不了星月之光
在永恒中消逝的
必在永恒中以它种形式重新生长
夕阳何曾西去
明朝不又是耀眼于东方
我谛听,远处传来了爱人的叹息
我遥望,夜幕中处处有爱人倩影摇晃
我将心交给了月夜山野
永恒收留了我自由的想象
跨越自由与非自由的界限
月夜是多么称职的红娘
它收留过无数孟姜女式的眼泪
它勾起过无数征夫囚子的柔肠
凝视那柳林下的明光
呵,微风拂动了夜塘的面庞
吹雏了绿水吹乱了春野之宁静
那隐隐花丛似我爱人于月光下乘凉
永恒既爱怜夕阳也爱怜月亮
昼夜,在永恒的怀抱中象夫妻一样
它们相互恋恋不舍
酝酿了多少离愁别绪和相思情肠
片片黄花是青野华服
青风殷勤替青野梳妆
虫鸣蛙鸣以及枝叶间的天籁
是永恒的使者颂月之吟唱
有没有白昼有何妨碍
月夜春野送来了浓郁之馨香
那是天地间灵气的散发
如同爱情是人性之灵光

第二章

遥问野塘可曾见到过我爱人
野塘只向苍空眨眼
遥问柳林可曾听到我爱人的叹息
柳林只迎风享受安娴
曾有尾生在桥下久盼
野塘与柳林你何曾给过他答案
夜生之潮水也不能使他退缩
他心中装满了思念之狂澜
夜色浓厚期盼更加浓厚
没顶之潮水也未能使他初衷改变
曾有人拣到宫沟流出的红叶
题诗者便成了思慕中之红颜
他必也反复徘徊于月下
龙池柳色浸染了他多少伤感
天意有时也成全期盼者
某天他的恋人正在遣返者中间
张生踏春光偶遇佳人
芳草林花见证过他们的誓言
多少月夜临风浩叹
多少花间徘徊难眠
思念最终跨越了自然与社会的藩篱
人性的力量总能超越万水千山
战火连绵烧焦了北宋的中原
多少范鳅儿妻离子散
逃亡之路浸满了百姓的血泪
江南柳月见证了无数哀叹
他乡传来的乡音悦耳
重逢补偿了他们离乱的苦难
是谁咏叹于汉北
他梦中的佳人远在汉南
他埋怨汉水的宽广
上帝应给他翅膀飞到南岸
多少次他漫步于江堤
泪洗得临水岸花斑斓
最初谁第一个会恋人于月下花间
倾吐心底深久之思念
最初谁第一个隔江遥望
托飞鸿将相思带到江南
天地演生出人性深处的挚爱
也演生出阻碍人性的栏关

第三章

我将爱悄送给明月
我将爱悄送给星星
又不忍冷落了青野
于是又将爱送给了夜林
现在谁在泰山顶上谈情说爱
谁家婚礼的酒香阵阵飘来
西南傣家多情的火把
必光耀诸多山寨
化妆舞会中谁最美丽
当然是孔雀公主之光彩
召树屯将爱与生命化为一体
除了爱,人生还有什么能永在
我将爱悄送给明月
我将爱悄送给星星
可我又难忘九州他处
夜月下何处没有真情
唐古拉坡毡包灯火点点
照映多少牧羊女对情郎的思念
神情严肃的獒犬
忠实地守卫在毡包前
它怕别人干扰女主人的美梦
又准备替真情郎牵线
朗空、雪山、夜林充满神秘
阵阵忧伤之情歌飘流于草原
我将爱悄送给明月
我将爱悄送给星星
我也难忘天生雪莲的仙姿
又怎能忘金山月下之仙境
谁在雪莲旁吹响了玉笛
那是维郎向嫦娥求爱
嫦娥羞得躲进云后
维郎的吹奏毫不懈怠
金山树下也有人呼唤嫦娥
清溪边有人向明月表白
冰峰肃立于远处,花伫立于枝头
悄悄分享维郎的情怀
我将爱悄送给明月
我将爱悄送给星星
蔡文姬也曾爱过这个明月
王昭君也曾披星星挥泪出关
屈原对明月倾吐过忧愤
谢庄对明月感人间之伤残
李白常举酒相邀
张若虚曾希望月华将朋友照瞰
有人为“星辰早没”而唏嘘
有人为“昨夜星辰”而伤感
大自然赐予诗人多少永恒的爱人
杜甫也曾设想过异地星月惟有夫人独看
我将爱悄送给明月
我将爱悄送给星星
我将爱送给春野
我将爱送给笼盖春塘之夜林
谁在西班牙月下拨动琴弦
谁在楼上静静谛听
俄罗斯芬芳之春野
月林中夜莺之歌喉轻盈
亚马逊河常将明月拥抱
又照映过多少情侣的身影
月华黄花两相辉映
青柳对夜塘迎风细吟
春夜青野中到处都是我的爱人
永恒中有一张昼夜鸣响的古琴
爱是人类的天性
爱是宇宙的魂灵
为了爱大地养育了万物
为了爱苍穹才收留明月收留星星
(完)

杨天水于江苏龙潭监狱
一九九九年春

《杨天水文集》

阅读次数:61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