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狱中文选】《孟子》读书心得(节选)

Share on Google+

梁惠王章句上

第一章

“亦然有以利吾国乎”的“利”,即梁惠王之利,亦即彼时代所有封建主朝思暮想之“利”,表面上指富国强兵之道,实指如何搜刮民财,奴役民力、与民争利、争霸世界、维持并巩固领主阶级及其裙带族构成的特权群体的私欲私利的方法。孟子极力反对这种以满足特权群体私欲私利为至上的物利观,并认为一旦最高阶层以此为行政目的与手段,则必致上行下效,胡乱争夺,社会混乱。孟子的“亦仁义而已矣”,意同《大学》“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之说,即当政者当以“制民恒产”、“不达违农时”、扶植农桑、轻徭薄赋,使民众“乐岁终身饱,饥年免于死亡”,为自己的道德责任,而不能一味地以剥民役民、驱民争霸为利益。孟子亦言“利”,但孟子之“利”的内容、含义,乃是助民、惠民、利民的符合道德的仁义之“利”。

引申

极权主义的保守派也大谈富国强兵,在此招牌之下,上、下一丘之貉,以与民争利、榨取民财、克剥民力、大兴土木、追求个人享受为已任。为了迫使民众陷入虚弱无力,缺少物质力量来争取民权、民生,保守派死死垄断国民经济命脉。从前统销统购,实即强卖强买。统购(即强买)意味着农民必须以几分钱一斤的价格,将粮食卖给保守派,或曰卖给中国大陆的特权群体;统销(强卖),即广大民众必须以官方强定的价格购买保守派的高价的伪劣产品。为了满足保守派群体的挥霍浪费、骄奢无度之物欲并为了以现代化物质手段武装保守群体以抗击文明之潮流,保守派群体以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收费、摊派、罚款、集资、涨价等形式榨取国民的大部份劳动成果,并压低教师、医生、职员、科研人员、技术人员、文化工作者等阶层的工薪收入,靠大举内外债筹集到的资金、物力来为保守派群体营造最现代化的大楼,购买很高级的轿车,配置最现代化的通讯工具,结果这类最现代化的物质工具,成了专门联系并运载小蜜与妓女、专门进行权钱交易、专门为七姑八姨办私事、专门联系行贿受贿、专门偷窃或抢劫国库的得力帮手。现代化装备在保守派的手里成了名符其实的祸国殃民的工具。保守派统治之下,工为工奴,其绝大部份劳动成果被保守派强行占有;农为农奴,被国家固定在生产队或组里,几乎是无偿地为保守群体劳动,他们生产的粮食大多被保守派以很低价格买走,同时却要花很高的价钱买保守派拥有的并强行推销的国营企业的劣质的生活用品与生产用品;教师为教奴,长年累月地为教育卖命,结果城市的教师工资微薄,农村的更加低微,而且每年有几百万教师的工资被各地的党政群体扣押,当作营造楼堂饭所、吃喝玩乐、旅游嫖娼、营造私宅、中饱私囊之用;兵为兵奴,广大下级官兵被迫为保守派群体及其在军队的高层代理人进行无偿地服务,士兵们的伙食费、服装费、营房费等等统统成了高层军官及其亲属的侵占、私吞、贪污的对象;学为学奴,保守派群体拼命向学生灌输专制思想,剥夺学生选择教本、信仰、结社、生活方式的自由;商人是商奴,不效敬官府要人或公务人员,不向官倒低头,就无法赚钱,结果辛辛苦苦赚了钱还得将收益的大部份拱手交给保守派控制的官府与国家;普通的党员、公务中负担着繁重的具体工作,光是应付上级的检查与索拿卡要便已身心交瘁,但是其工薪待遇与保守派群体的上层的极度富有而荒淫的生活相比,他们的生活清贫而寒酸,政治上没有发言权,这表明很多党员、公务员实际上成了党奴。

另外保守派群体还拼命役使整个劳动阶级为他们大兴土木。他们为了特权与私利,一向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目前,上下交征利(保守派上上下下一起追逐个人私利)的丑陋现象遍布大陆,争着榨取民众,争着上项目(甚至还有的打报告要造潘金莲与西门庆纪念馆的),争着索贿受贿,已成保守派政治的主要事务。而且所有这些恶行都借富国强兵、改革开放、发展经济、代表人民为美名。可见保守派不仁不义到了极点,其腐政、贪政、庸政、恶政、暴政已恶臭到了极点!

第二章

“孟子见梁惠王立于沼上……岂能独乐哉?”

搂堂饭所,苑林游园之类的娱乐设施,为何贤(爱民如子)者能从中得乐,而不贤(害民祸民)者则拥有也不能获得真的快乐呢?孟子引诗经文王与民同乐之篇章,又引书经中夏朝民众憎恨暴君夏桀的篇章,申明得民心与否决定乐与不乐。民众心舒意畅、衷心拥护之时,领导者当然有快乐可言;当民众恨不得与之谐亡,恨不得冲进皇宫县府,以及官僚阶级的娱乐园,将之付之一炬时,独夫民贼与民众为敌,随时均可能被民众起义或内部争权活动掀翻权座,丧失权力与娱乐设施,因此而惶惶不可终日,故而哪来真快乐可言呢?

引申

现代西方民主国领导,与民偕乐,故而一起享受大规模的高质量的娱乐设施的乐趣,而大陆保守派群体则无乐可言,因为他们的肠胃已被奢侈的公宴压得喘不过气来,他们的身躯被吃喝嫖赌游折腾得大伤元气,他们因偷盗国库、榨取民财、挥霍公款、行贿受贿、任人唯亲等等祸国殃民之重罪,欠下民众天大的债务,遭到民众的痛恨,故而害怕民众起来打倒他们的特权,害怕民众将权力与巨额费用造成的娱乐设施收为民众自己所有,因此而终日惶惶,当然没有真快乐可言了。他们受到的憎恨,比夏桀当时受到民众的憎恨还多。

第三章

“梁惠王曰寡之于国也……如之何其使斯民饥而死也?”

梁惠王之政,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民权民生问题,故而皆小惠也。孟子以五十步笑百步喻之,贴切入骨矣。小惠之政与大暴之政,不过是小凶残与大凶残的区别。

引申

极端保守派与普通保守派的区别就是大凶残与小凶残的区别。

“不违农时”与“五亩之宅”二节,孟子提倡爱民的农技与地制,提倡合理的林业、渔业、蚕业、养殖、教育政策,以期民众得以饱暖。“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检”以下,孟子以比喻方式指出,施暴政、昏政、腐政、庸政而导致民众饥寒而死亡的人,就等于是杀害民众的直接凶手,又说统治者的宠物马牛皆吃人的食物,同时人民饥寒交迫,却不发放救济粮,就等于是带着畜牲在吞食民生的性命,与孔教爱人悯人之义理完全背道而驰,与人的天然良知完全背离。

引申

保守派群体时常“罪岁”(即把他们自身骄奢淫佚、胡作非为造成的大饥荒归之于自然原因,比如把1959-1961年的大饥荒,说成是三年自然灾害;把西南、西北、赣南、鲁南等等制度因造成的贫困,说成是自然性贫困等等。)保守派群体过着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检的荒淫无道的日月,每年公款宴席剩下的倒进污水缸与阴沟的美酒佳肴,就价值数百亿元,与此同时,全国还有上亿的贫民挨冷受饿,其中多数人过着一天两顿稀饭的悲惨日月,可是保守派群体却不愿意节检!他们的裙带关系族、小蜜族、吃公款族大多养得肥头大耳,又空置诸多别墅、大酒店、疗养院于全国各地,形成惊人的浪费。由此看来,保守派群体是率领裙带族、小蜜族、吃公款族一起吞吃民众血汗甚至是吞食民众生命的群体!他们挥霍与浪费掉的钱财仅此十年来便三、四万亿之多,若在民主制度下,这笔钱足以完成大陆国土的园林化与农业现代化。

第四章

“梁惠王曰晋国天下英强……仁者无敌,王请勿疑。”梁惠王与列国争战,所战皆败,仍不惜民生艰难,欲蓄力再战。孟子提出相反意见,认为能成为天下民众心目中理想国度的不在土地之广大,而在于要实施仁政。只要实施仁政,就是百十里大小的小国也能成为众望所归之理想国度。“省刑罚”是保护基本人权的途径:“薄税敛,深耕易耨”是养育民生发展民生的途径:“壮者以暇日修其孝悌忠信”是培养社会良民之途径;三方面并而行之,才能使国民有物质力量也有道德意识去抗击外来的入侵,同时,对方的行政恰与仁政相反,这时行仁政者往而征伐之,对方民众必然弃甲倒戈。那么谁能抵御仁者呢?“仁者无敌”的道理就在于此。

引申

保守派也爱争霸,在朝鲜半岛与西方民主世界争霸,牺牲五十万民众的子弟,同时又打死了韩国数十万保卫民主政制的国民;在中印边界与中苏边界,牺牲数万名国民子弟与印苏争霸;七九年又侵掠南邻小国越南,牺牲掉数万名民众子弟,与越南在支半岛争霸。另外花了许多冤钱(即挥霍了巨额的民众血汗)收买落后反动的国家或政府作为维护极权制度的盟友,为的是与民主文明的世界争夺世界的影响权,在这类有硝与无硝烟的争霸战中,百万以上的国民子弟被迫充当了维护保守派群体的特权的炮灰,巨额民财被用于保守派群体与世界落后势力的拉帮结伙之中。保守派群体花了那么多的心血代价,是否获得了世界霸主或地区霸主的地位呢?没有!因为他们所行的一套是反仁政的一套,亦即反民权民生的一套,在海内外不得人心到了极顶。再看那些行仁政的国家,如欧洲、英、法、德、瑞典、诸国,亚洲朝、日、中华民国、新加坡诸国,地域都不大,却因爱民利民有道而激发了民众的创造力,使得这些国家成为其它落后国家的,心向往之的理想国度。若第三次大战真的发生,必定是这样的结果:极权主义的反仁政的国家内部的民众竭力配合行仁政国家的义军共同进攻极权主义的势力,就象商朝末期民众弃甲倒戈,站到周武王义军一边那样。

第五章

“孟子见梁襄王……沛然谁能御之?”喜欢安乐、热爱生命、厌恶离乱、不愿死亡,是人类的天性。因此孟子说不喜欢杀人亦即不喜欢以不义的战争、荒淫无道之生活,使民众陷于战死与饿毙的人统一天下。而沛雨能使苗丰,仁政使众归向的比喻,中理而且形象。

引申

保守派群体也曾想使天下人心服,但自己执政以来,残暴嗜杀。先是前民国政府的普通公务员、小有产者、被俘的中下级官兵数百万人被杀,接着是数十万敢讲真话的知识精英与正直的国民被杀,张志新、遇罗克是其中较为知名者,在那极端保守派当道的二十八中(1949-1978),多少善良的政见持异者与教见持异者死于极权主义的屠刀之下!这种极权暴政使得海内外民众大失所望,恨不得立刻掀翻他们的特权交椅。也曾有许多人不顾生命危险投奔海外民主世界,以躲避保守派的暴政。保守派的极权主义暴政,也使邻国及海外他国心怀畏惧,纷纷投入民主世界的阵营,寻求保护,以避免沦陷于保守派政制的毒害之中。韩国、菲律宾、泰国、中华民国、日本归顺于欧美为中心的自由民主世界,就是最好的例证。保守派援朝、援越、援巴、援伊、援坦等等,花费了中国大陆人民的无数血汗,结果如何呢?赢得了世界人民的公认与归顺了么?没有!为何?因为大陆保守派的政制与政治是残暴的反人性反文明的,只会遭到举世的仇恨。

第六章

“齐宣王问曰:齐桓晋文之事……王请度之。”齐桓晋文之事,虽有功于尊王攘夷,然而也包含着驱赶人民,走上战场,成为封建领主争夺土地、民众、财富、霸权的牺牲品。儒学原旨派是和平主义者,孟子答以“仲尼之徒,无道桓文之事者。”孟子说:“保民而王,莫之御之”,意即保护民权、民生,则必能真正地强大起来,是无人能抵抗得了的。齐宣王说祭祀时,自己命令以羊牛作为祭品,是因为不忍心牛无罪而被屠,表明自己有同情心,而百姓却以为他吝啬(即“爱”)。孟子解释了齐宣王以羊换牛是仁爱之心的体现,然而应当将此心推广到行政中,以此心来爱护民生爱护民权。孟子认为“是心足以王矣”(即这样的仁慈心肠就足以建立理想的合人性富民生的国度)。在孟子看来,理想之政治国度不过是人性固有仁爱之种芽(“善端”)的外延、扩展而已。齐宣王仍不明白自己的仁爱之种芽为什么合于“王者”(即与仁政为何有必然联系)。孟子举了力能举千钧却不去举一羽,仁爱给禽兽,却不给予百姓的比喻,说明齐宣王不是没有潜能行仁政,而是不愿意行仁政;孟子又举喻说没有能力挟大山跨越北海确属能力不够,如果一个人说自己没有能力为长者折根树枝是不为(不愿做),说明凡借口不能保护民权、民生,因而不能建设理想国度(即凡借口不能保民而王)的,都如同说自己没有能力为长者折根树枝,是一种不愿尽心尽力的推诿责任的搪塞。“老吾老”一节复申明弘大仁爱种芽(即善端),将之推广到尊民爱民惠民的地步,是建设天下人心向往之的理想国度的必然途径。“刑于寡妻”之“刑”,当与“型”通,含“法则、仪度、法度、楷模”之意,意即国家领导,在家人中间要以身作则,以便治理好(“御”)家事与国政。“物皆然,心为甚”意在说明,人性虽生而固有仁爱的种芽,但也必须认真反思选择,才能认清扩展此善端是建设良政之必需的前提。

引申

大陆的保守派群体也和齐宣王一样,心中充满贪欲,插手朝鲜半岛,印支半岛,炮击金门企图侵占民国的实际占领省台湾,在阿国与非洲到处插手,企图将专制主义扩展给全人类等,便是铁证。是否可以说保守派群体天生没有仁爱种芽善端呢?否!保守派群体与人类其他成员一样,生而固有善端,对民众也或多或少施过些小恩小惠,但是他们的善端由于荒谬的政治信仰与政治体制的毒化,萎缩了,萎缩到了除了对其裙带族之内的成员外,皆冷酷无情。他们甚至建立以羊易牛的一套举动也做不出,从来不爱惜民力、民财、民命。他们以人民的人财力命四方面的最大牺牲为代价,来营造一些表面性的虚假的繁荣,比如:大量的豪华写字楼空置,大量的豪华酒店亏损,大量的豪华的楼堂饭所与轿车成了少数人吃喝玩乐、大办私事的得力工具,许多高级公路承载的是终日跑来跑去祸国殃民的贪官污吏与镇压民众、消耗民众血汗的官僚车辆,其结果是道路与车辆都成了纯损耗,成了耗费民众血汗的巨大怪兽等等,矿井的瓦斯爆炸,伤害多少矿工!小学的楼房厕所倒塌,砸死了多少儿童、!残酷的法律剥夺了多少民众的无辜或轻罪的子弟的生命!凡此种种,足以反映了他们是多么贱视人民大众的生命!

保守派总是唠叨,说中国社会不宜并不能建立民权制度。其实不是宜不能,而是不为(保守派群体为了维持特权而不愿意而已)。仁政是推已及人,推恩至民众,而保群只推恩给其裙带族,故而广大的民众,或饥寒未去,或生活清贫,或下岗失业,或因无就业机会而终日游荡于农村。中国社会真的是不适宜建立民主政制吗?不!中国社会早在辛亥革命成功后就建立过民主制度而且这种举世验证为符合人道的,科学公正的政制在台湾省得到了发展与完善。

第七章

“抑王兴甲兵……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疑“抑”句之前,有漏简。可能是齐宣王与孟子的二句问答漏掉了。“抑”字退了一步讲话,表明孟子已就齐宣王的问题反问了一次。“抑王坚甲利兵”,应当是孟子的第二次反问。此章之思路内容很象是齐宣王与孟子地另一场对话。齐宣王之巨大野心(大欲)孟子早已了如指掌,然而孟子欲擒故纵,层层剥皮,最终指出其大欲是侵占别国土地,征服秦楚大国,迫使周边落后的少数民族、部落或国家接受齐的支配。因为孟子反对这样的杀人盈野、祸害民众的争霸战,故而以“缘木求鱼”类比之,以齐与天为敌是以一敌八晓喻之,申明不自量力的争霸只会给人民带来灾害。“今王发政施仁”一节,是孟子理想国度、理想社会的蓝图。其理想是:天下的官员皆愿到实施爱心尊民的国度做官,因为那里必有公平竞争,人尽其才的机会;天下之农民皆愿到实施爱心尊民的国度去务农,因为那里必有正确的农业政策,合理的农税负担,积极的扶农手段;天下的商人皆愿将财货储藏到实施爱心尊民的国度,因为那里必保护商人的财产与人身安全,且实行自由贸易;天下之旅游者,皆愿走在实施爱心尊民的国度的道路上,因为那里必秩序良好,旅行有安全保障,环境优美;天下之政见持异者,皆愿到实施爱心尊民的国度寻求是非答案,寻求政治避护,并寻求政治支持,因为那里必宽容异已,保护人类的基本权利。最后孟子作结论说:这样的国家,还有谁能抗衡呢?

可见孟子的仁政国家或社会完全是个民主开放的国家或社会。当今欧美澳加、日本、中华民国,就是这样的国家,其中美国最为典型。孟子时代,许多人以为孟子的学说迂阔,不可能实现。可是今天,民主文明的社会实践证明了符合人性符合人民主流愿望的设想或制度设计,是能够实现的,当时的反对意见以及秦以来二千年反人性反民主的视孟子的理想为不切实际的看法,完全是错误的。

“无恒产而有恒心惟士为能”以下至未尾,孟子说明经常性的产业,就业对民众生存与发展的重要性,并指出了制民恒产(使民众拥有经常性的产业或就业)的具体方法(“五亩之宅”一节)。“制民恒产”,使之“乐岁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是解决民众的生存问题。而欲达此二大目标,必须解决好以下的民众方面的基本问题——即扶植民众的蚕桑业、养殖业,实行耕者有其田的地制,在民众温暖之基础上兴办普遍的国民教育。

引申

保守派群体也像齐宣王,肥甘足于口,轻暖足于体,美色足于目,声音足于耳,谄媚之奴足于前后左右,然而贪欲无止无境,仍欲与民运与西方民主世界抗衡。他们以为靠暂时强暴的国家机器,就能将民运压垮,就能永远保持专制,真是痴心妄想到了极点,在全人类面前,大陆的保守派群体已占劣势,用“小固不可以敌大,寡固不可以敌众”的原理衡量,保守派群体及坚持的极权主义政制进入火葬厂或进入棺材的日子正在日益逼近。

保守派群体之下,华国仕人多欲离其营伍,耕者皆欲避其苛政,商贾皆欲藏财货于西方民主世界,旅行者皆惧出于其道途,天下之政见持异者与教见持异者,皆纷纷想赴于西方。就连其胡赵二任总书记也欲背离之,可见保守派群体已众叛亲离,遭到普天之下共同的憎恨。

保守派统治下,大陆农村隐闭性失业巨多,曾达数亿,今仍亿余,且城市待业、无业、失业之青年,六十、七十、八十年代,均达近亿人,于是民众子弟无以为生,便有穿窬之举,于是六、七十年代保守派便以上山下乡蒙骗之,坑害之,八十年代以严打滥捕滥惩滥杀之,如今仍然这样。保守派这类凶残野蛮的做法,就是孟子所说的“罔民”,即:统治者不能制恒产,使之无产业、无职业,最终为了生存,只好或不偷小摸、或铤而走险,陷入犯罪,于是统治者趁机“从而刑之”(即跟着以刑罚惩办他们),大陆保守派成年累月所作所为不是误民害民,就是罔民坑民。

……

杨天水于龙潭监狱
1999年

《杨天水文集》

阅读次数:60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