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共特的章鱼策略——致王有才和陈荣利二位朋友的公开信

Share on Google+

铁窗思考录之四

中国的民主运动遇到的第一个障碍是中共的守旧派。这个守旧力量,一定要和民运交锋。而且双方都明白,进行的是一场整体战。既民主的和反民主的力量,在政治,经济,文化,特情等各个领域,展开争战。

中共是依靠密谋和武装斗争起家的集团,因此特情在它的生命历程中就占有特别重要的地位。而且它借鉴了历史上所有的特工经验,包括明朝的东厂西厂的,民国中统军统的,前苏联契卡和克格勃的经验,等等。

中共特情对付民运的策略,可以简称为“章鱼策略”,即中共的特情将它的很多触角,设法不断地伸展到我们每个民运战士的身边,以期掌握我们的动态,控制我们的行动,破坏中华民族的民主事业。

一、共特的几种惯用方法

1.诱饵法,甚至是苦肉计法

这是民国时代军统对付反对派的惯常手法。当时的军统,时常将自己的特务放到社会上,以激进的面目出现,或者创办激进的杂志,或者经常游走于各种人际,其目的就是引诱真正的反对派暴露自己的思想和身份。其中最具欺骗性的是,将自己的特务作短期监禁,然后放到社会上四处高呼激进言论,伺机打入反对派的内部,捕获各种信息和线索。

共特目前仍然使用这样的方法。他们在社会上,尤其是我们民运人士的身边,布置了很多这样的人物。

2.掩盖真相法

共特不希望真正的民运人士享国内的国际的声誉。所以对真正的民运人士,他们一定会千方百计地压制他的声誉,而最常用的办法之一是掩盖真相法,即用假民运的活动或者声音来遮盖真民运的活动和声音。

比如安徽张林,王庭金等是真民运。如果他们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重视,他们就会凝聚更多的力量,反对专制和腐败,推进自由民主事业。这是共特根本不愿意看到的现象。于是共特一般会使用自己的收买来的或者打进来的特务,伪装成激进的民运人士,要么经常空喊民运口号,高喊反对专制腐败,写写激进的文章,要么在海内外开始注意或重视张王二位时,这样的共特上窜下跳,闹点风雨,以期转移海内外人的视线,将注意焦点吸引到共特的周围。

同时共特会运用自己的特工,包围海外民运要人或者是海外民主政府,影响他们的思维和判断,导致他们对真民运失去信任,对共特的假民运产生重视。这样往往造成真民运根本不能获得资源,而名义上是民运实质是共特的假民运,却会攫取很多资源。对于民运而言,这是一种客观上的资敌行为。对共特而言,他们壮大了自己,削弱了民运。平时共特还会因此而无情地嘲笑民运的愚蠢。在每个省。共特都经常使用这样的掩盖真相法。江苏也不例外。3.连环套法

共特经常接近民运。并且将真民运人士,辗转相继介绍给其他共特,这样就造成了这样的趋势—无论你如何努力摆脱共特的监控,最终还是无法达到目的,始终有几个共特,阴魂不散,死死地缠在你的周围,直到你落到监狱,或者直到你连累到真民运为止。

试问王炳章九八年归国,见过几个真民运呢?在蚌埠见了一个王庭金,庭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见的人,是中共非常嫉恨的王炳章。而且双方也没有实质性的合作。介绍庭金电话给王炳章的那个人,什么事情也没有。据说,他也是蚌埠国安的一个线民。然而王庭金却被劳教三年。

当一个共特接着一个共特,和你保持交往的时候,你就是神仙,也不能作出有效的贡献。因为你的所有思路计划,活动安排,都掌握在共特手中,他们往往“制敌机先”,预先就瓦解了你的阵营,或者预先限制你的自由,或者预先断了你的财金资源,让你原先久久筹划的活动,化为泡影,毁于一旦。这种连环套法,不但是共特监控民运的需要,也是他们自己相互交流经验的需要。

4.搅浑水法

共特大约有几种方式搅浑水。一是在人际里如此。二是在活动中如此。

人际浑水法,主要是采取散步谣言,颠倒黑白,混淆视听为手段,让真民运互相猜忌,无法形成团队力量;让海内外不明真相的人,往往错将共特看成是真民运。

活动浑水法,主要是在真民运开展具体活动的时候,共特总是也开展一些活动,散步迷雾,转移公众的视线,其根本目的是要消除民运的活动和影响。

5.泼脏水法

对民运,共特是可以收买的就收买,可以分化的就分化,可以关押的就关押。

但是总有些民运人士,就是共特使用以上的办法,也不能奏效。于是泼脏水法就出笼了。这种方法的大体特点是运用各种手段,毁损某些民运人士的形象,以期削弱他们的凝聚力。比如,强行指控民运人士嫖娼,散步谣言说他们贪污腐化,冒充他们的名义撰写无聊的或者攻击性的文章等等。甚至还有的利用胁迫手段迫使一些糊涂的女人,提供虚假的证词,指控某人犯有强奸罪。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6.离间计法

共特是害怕民运的团队精神的。无论在本土还是海外,一旦共特发现几个精诚团结的民运群体,便立刻施展他们的离间伎俩。在民运甲面前说民运乙不如你,在民运乙面前又说民运甲在警察面前评论民运甲无能,在民运丙面前又会说甲乙都是道德败坏之流,没有你丙这么品德纯正等等。这样就会在那些鉴别力和心胸还有待提高的民运人士之间,导致离心离德的局面。

至于利用我们各自的信箱,向我们的朋友们发送假造的邮件;假装出示朋友们的书面证词等等,都带有离间的目的。

7.分化瓦解法

这种办法是共特主要的一招。共特对于民运人士是区别对待,即根据不同的个体的特点,实施不同的策略。

对于极端坚定的民于人士,共特是坚决地围追堵截,以陷其于危机境地为目的。这样就可以打压极端坚定人士的感召力,影响力,涣散民运的中心凝聚力量。

对于坚决度一般的民运人士,共特会利用自己的特务系统,侧面支持这样的人,让他生活得免于危机,或者稍微富足。

对于胆子很小,私心杂念很多的民运人士,共特会在小恩小惠之上,施加压力,迫使这样的人疏远民运群体,以发财享受为中心。

目前最起码在江苏,共特的这样的分化瓦解的策略是成功的。

8.抓小辫子法

每个人都会错误。而每个人都天生拥有荣誉感,不希望自己的错误公开为众人知晓。这种人性的弱点就给了共特的空隙。共特有很多时候,利用一些民运人士生活上的或者说是男女上的把柄,比如去洗头房洗浴中心酒店淫乱的事情等等,对民运人士进行敲诈,迫使一些意志薄弱者,为警察或国安服务。

9.收买法

这是古今中外很多特情机构惯用的手段。而共特运用得最多。人性天生对酒色财气缺少顽强的抵抗力。可以说中共集团能够取得天下的一半原因,是因为它完全照准人性的弱点,针对对方阵营中的意志薄弱者,展开大收买活动。就是说它的成功有一半是利用并加速了人性中黑暗的一面造成的。掌权前,它收买过杨虎城,张学良,卫立煌,傅作义,等等。这几个民族罪人,和李宗仁一样,根本没有自己的灵魂和信仰,都是彻头彻尾的拜物主义者,就是说权利和享受是他们的人生的根本目标。

目前。共特同样利用人性的弱点,在民运的内部开展收买活动。

由于共特的大肆活动,其经费根本不受制约,造成了这样的局面:共特比民运多。在大陆,你可以碰到很多名义上的民运,但是这里面夹杂了不少共特。同时在大陆,和真民运人士打交道的人,多半是共特。据我们的经验和了解,在一个真民运人士的交际中,共特时常保持三个到五个以上的特务,轮流地缠他。

10.美人计法

这是古往今来情报领域惯常性的手段,很多时候,也是非常有效的手段。越王和西汉的王允,都成功地使用了美人计,一个用西施,一个用貂禅,实现了利用美人控制对手,打倒对手的目的。

共特同样使用美人计,对付民运。海外的民运明星周围,中共国安也会安排美女共特来卧底、探听、搅乱民运明星正常的事业安排。

二、共特的共性

世界上任何事物,都它们类的共性。只要我们认真留心,多多思考,我们就可以大体掌握共特的共性。这样有利于我们识别共特,防范共特,以便减少或者消除共特对中华民主事业的破坏。

共特大体有几个非常明显的共性。

1.共特一般思想肤浅

除了少数中共特意培养的高级特务外,共特一般思想肤浅,或者说一般的共特缺少深刻的思想。那些属于少数的高级特务,一般是要混迹于国外上流社会,以期获取高级情报,有时候他们为了蒙蔽民主世界,是经过有计划的学问和思想准备的。而一般接触我们的共特,则完全相反,多数是吃喝玩乐之徒,惟利是图之辈。

为什么一般的共特缺少深刻的思想呢?首先我们要明白,只有对中华民族怀抱深厚感情,对人权民权民生怀抱使命感的人,才会不辞劳苦地思考很多重大的社会的历史的运动的问题。真正的思想历程包含着痛苦。你要广泛阅读,日夜劳心,要和旧的思想交锋,要将能够赚钱和享乐的时间花在思考之上。所有这些,特务哪里回乐意承担呢?共特们追求的一般是物质享受,来到民运的身边,也不过是找点信息资源,以便扩大或者保障他们自己的物质享受。共特绝对不会劳形苦神,去认真思考很多社会的历史的运动的重大的或者细节性的问题。

所以,按张林先生的经验,如果一个人有了点共特的嫌疑,一般情况下你只要和这个人连续人谈几个小时,就可以知道他的思想状况。谈话中,共特思想杂乱,对国民的痛苦漠不关心,就是有所表示,也是一付言不由衷的神态。总之共特来到你的身边,他们对思想和民命没有丝毫的认真的关心和表示,由于他们自身根本没有认真的思想历程和思想的深度,他们的肤浅很快就会暴露出来。

2.共特一般腐化堕落

认为这个世界就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世界,因而以追求感官享受,物质快乐为人生走向是多数共特的生活风格。他们喜欢的是美酒佳肴,娱乐场所,赌博,喧闹,女人等等。就是说一切能够带来感刺激的事物,都是他们的爱好。遇到吃喝玩乐,他们会趋之若骛。不但自己极端爱好之,而且会使用一切手段,影响真民运人士,以期到达共特接近民运转变民运的卑污的目的。而真正的民运人士,是不会如此堕落的,即便是有过一点腐化堕落,也能够悬崖勒马,回归到节制的廉洁的生活道路之上。共特在腐化堕落的道路则是毫无节制。

3.共特一般思想荒谬

共特的骨子里,一般是反对自由民主人权民生的。他们只信奉实力原则,就是谁有强权,谁往往就是他们的崇拜对象。他们的灵魂深处崇拜毛泽东,贬低李洪志,反对美利坚,或者说崇毛贬李反美,是共特一般的思想共性。

这种思想倾向,共特会不由自主地暴露出来。公开地为暴君毛泽东辩护,无视他对中华和人类的如山的罪恶,羡慕他摧残打击他人的专制的暴虐的伎俩;污蔑李洪志创立的法轮功是邪教,百般诋毁他的人格,无视法轮功的真善忍,一味夸大少数教徒的失控行为;污蔑美国是侵略者,是霸权主义,恨不得立刻毁灭美国等等,是这类共特的经常性的思想和言论,

4.惯于胡搅蛮缠

人间的交往,有个规则,是人类共同的提倡,那就是相互尊重。如果我们遇到的是真民运,那么他多多少少会对我们保持一定程度的尊重。尊重我们思想,选择等等。共特就不一样了,他们内心有官方的依赖为凭借,和我们打交道时,他们根本不是把我们看成朋友,而是看成工作对象。所以就经常使用吵吵闹闹,胡搅蛮缠一类的手段。比如一个伪装成民运的共特,在电话里或者当面,向一个真民运索要其他朋友的联系方式时,遇到拒绝,这样的共特一般会胡搅蛮缠,声音上调门上,立刻暴露出他的有恃无恐的,不尊重真民运人士的心理。还有,他们受到警察的支使,需要和真民运会面,而遭到真民运的谢绝时,他们在电话里,一般是会纠缠的。

更有甚之,共特经常在民运的公开的活动或聚会中,有意制造事端,大吵大闹,以便达到中共损害民运形象的目的。这种事情,在海外时有发生,让海外政府,大众,侨民,感到民运人士素养是那样低劣,因而就失去全力援助民运的信心,断绝本来可能准备的财经上的援助。

5.有包打听倾向

共特接近我们民运时,他们是有具体的目的的。但是一般的目的很容易掌握,即他们一般设法了解的是我们的交往人际,我们对一些具体问题的想法,以及我们近期的打算。所有这些都是他们的幕后者—国安系统交给他们的任务。

6.窥视欲望强烈

接近别人的隐私或者机密,是窥视者的习惯。共特也有这样的习惯。一个共特,来到我们真民运的身边,他一定对我们的秘密抱有兴趣。他们的这种窥视欲是无法掩饰的。尤其是我们抛出一些绣球以后,他们会双眼放光,极力探听你的隐秘。比如说,我们只要说我们海外来人了,我们和海外尤其是台湾某人有联系等,他们会立即感觉到捕获到了重要的线索,其内心的激动就会化为不可抑制的兴高采烈的神情。

7.经常诋毁民运

诋毁民运是中共保守派的一策略。因而也是共特对付民运的一个策略。共特的个性不一,在和我们的交往中,他们有的含蓄,有的直接。含蓄者散布的是悲观主义,直接的干脆就是漫骂一切,这个民运人士不行,那个民运人士不行,总之民运是臭不可闻,毫无前途,甚至是自由民主不适应中国,惟有吃喝玩乐或者玩世不恭才是正确的人生方向等等。

如果一个人名义上是民运人士,他又在同道面前极力诋毁民运,那么这个人的心已经在警察的阵营了。不是共特,也必然是共特收买的对象。

8.常常见利忘义。特务的人生观一般是唯物利主义,只要有利益,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得出;利益驱动他们,吸引他们。而遇到责任,他们一定是回避推委了。如果几个民运在一起,其中有人只要遇到责任就回避,遇到利益就争夺,那么这个人即使不是共特,也是警察理想的网罗和培养的对象。

真民运一般都是有责任感的。对利益也绝对不是见利忘义。他们对同道有感情,有道德心,在很多方面如利益和安危等等,会真心为朋友们着想。而共特就不一样了。见利忘义不但是他们的本性,也是他们的职业需要。他们在真民运面前,是不讲礼让和仁义的。

9.特务一般机灵

共特虽然一般缺少深刻的思想,但是他们有的是小聪明,即狐狸之智。随机应变,见风使舵,是一般共特的长处。他们以此缠住我们很多真民运。在他们的周围,替警察或者国安探听信息,掌握动向,甚至左右一些民运首要人物的思路和判断。给民运带来很多的麻烦和危害。

10.共特接近我们的几种方式

真民运很多人在明处,而共特在暗处。这样共特随时可以委派不同的角色接近我们的人或者机密。我们的老朋友中,我们的同学中,我们的亲友中,我们的同事中,我们的邻里中,我们的旅途中,我们的网友中,共特自身的队伍中,随时会有人以不同的名义,接近我们,探听我们的人际,活动,思想,掌握我们的行踪。还有的共特会从遥远的地方通过电话来找我们攀谈。这些人,有的伪装成热爱民主的人物,有的则干脆有过点民运的历史。

有两种共特,中共国安,一般舍不得丢弃。一种是他们的苦肉计法培养出来的共特,一种是从我们的阵营里收买过去的共特。因为这两种人欺骗性最大,所以真民运想甩掉他们,是有困难的。

识别共特,是我们民运的一大任务。每个朋友,多有责任相互交流这样的经验,以便我们的事业能够更加顺利地进行。

为此,我将此文作为公开信,献给王有才和陈荣利二位朋友。

杨天水于南京

2004年夏

《杨天水文集》

阅读次数:455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