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组建新党,扩大联合,增强海外民运的战斗力

Share on Google+

铁窗思考录之五

任何团体,组织,要想具备或者扩大自身的战斗力,就必须不断地扩大自己的规模,古今中外,盖莫能外。这是个常识问题。

中国的民运,所遇到的阻力,是世界上其它的民运力量所没有遇到的。因为中国的统治阶层中的保守力量特别的顽固,他们在物力和人力两个方面,都拥有极大的优势。而与此同时,中国国民由于制度,文化,习俗等各方面因素影响形成的,总体特别需要引导整合才能形成真正的战斗力的民情,也同样决定了统一的强大的民运组织的必要性。不可忽视的是,中国民运必然是世界民主化潮流的一个部分,因此它必需也必然得到民主世界的援助,但是目前这样的援助,因为缺少相对统一的并且显示出战斗力和感召力的民运组织,而不能达到应有的力度。

而我们民运无论国内国外,力量都十分分散,各种原因造成了中国民运不能形成推进社会变革所需的对专制制度和腐败群体的集约性的战斗力,和对广大国民的强大的感召力。

于是,在官方的眼里,民运不过是能制造点噪声而已;在民众的眼里,民运毫无希望,人们还看不到它的光明前景;在很多思想浅薄而内心卑怯的书生那里,民运不过是一群野心家谋取个人名利的假名,是他们的茶余饭后显示所谓的幽默机智的笑话材料;在民主世界的眼里,中国社会的变化主要还应该依赖于当权者的自上而下的改革。就是说,中国民运,由于它力量的微弱而分散,根本不能对专制制度造成震撼,对统治阶级内部造成分化和瓦解,对国民不能造成一呼百应的态势,不能争取所必需的民主世界的应有的足够的援助,最起码在目前,还不能让海内外多数人清楚地看到它能够有力地担当起完成民主宪政大业的历史重任。

分散的民运,已经不足以完成它的使命,它只会造成民运在中共守旧派的高压下束手无策,只会在自己的营伍中和国民的心灵里,扩大悲观主义和消极旁观的基础之上的失败主义。很多民众,极端地痛恨专制和腐败,热切地渴望自由和民主。但是当他们根本看不到新的强大的自由民主的领导力量的时候,他们就放弃了坚决抗争的勇气,转而随波逐流,消沉堕落,遂使专制制度得以继续延存,继续危害我们中华民族的自然,个人,社会,和民权民生。

谁都知道物力和人力的重要性。这已经是我们大家的共识了。很多民运的领袖也在努力积累物质的力量和人员的力量。

但是到目前为止,民运联席会议已经不能适应时代和国民所摆在我们面前的要求了,而中国民运还没有一个相对统一的,具备势力和规模的组织,而没有这样的组织,要想有效聚合物质力量和人员力量,并有效地赢得民主世界的大力援助,并且用来对抗世界历史最庞大的专制制度和腐败势力,是根本无法达成目标的。这仍然是我们多数人都明白的共识。

那么,我们中国的民运,如何进行自己的组织重建呢?难道我们真的在分散的相对孤立的而且力量微弱的状态下,就不能有所作为吗?听任中共的保守派恣意地摆布国民和耍弄民运吗?难道我们就永远就这样在各自孤立中,除了一边呼喊,就只能一边眼看我们国民同胞和同道倍受专制和腐败的楚毒的痛苦的呻吟吗?

办法一定会有,分工无法避免。我们以为:目前,本土主要以维权和启蒙作为中心事务,而其过程中个体性的或者非组织的群体性的方式,在现行的法律框架之内进行运作的方式,尤为重要,因为任何组织性的方式,都会立刻遭到中共保守派的刻毒的打压;而海外主要以组建相对统一的民主政党为中心事务。

海外组党,安全上没有任何问题,中共还无法运用自己的法律,来打压海外的民主组织,它不能随心所欲地将海外民运组织的成员投入监狱。人员上,民主墙时代的,八九学运的,九八组党的,以及数十年来很多独立而坚定的自由民主活动家,就是最好的领导群体的最好的人选。有了一个具备团队精神的,战略眼光的,善于综合运用人类历史上所有革命的和改良的经验的领导群体,民运就必然能够有效地聚合中国大陆上国民中的抗争力量,就能够在民主世界眼前展现出一个全新的领导群体的面貌,就能够在海外华侨中重新唤起他们的援助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热情,就能够有根有据地对大陆的统治阶层中的腐败群体进行有效的分化瓦解,在民运没有一个阵势的时候,民运就必然遭到很多的轻视甚至蔑视,这种分化瓦解的工作就无从做起。

经常接触大陆国民的人,只要他们认真留心,就必然发现,到处都弥漫著对专制腐败的痛恨,都是对自由民主的渴望,数不清的国民,在大陆的各个地方,急切地盼望有人来汇合或者引导他们,一道去冲击旧制度旧势力,他们象夏桀时代的苦难的华夏人民盼望商汤那样,盼望一种强大的正义力量来解除压迫在他们身上的专制和暴虐。

我们要拒绝这样的国民的夙愿吗?我们真的不能形成更加强大的阵势和战斗力量吗?能,只要我们抛弃往日的狭小的山头观念,抛弃我们中国人灵魂深处或多或少的老大意识,互相之间真正地表现出应有的礼让和谦逊,不计较过去自己组织的名称和自己的角色,按照民主的规则和程序组建一个全新名称的民主政党,首先做中国社会的民主楷模,那么,我们就必定能够建设一个更大规模的更加完善的更加拥有感召力和战斗力的中国民主政党。

显然,共特对这样的全新的民主政党,一定是要竭力破坏的。他们会使出全部的招数来分化瓦解之,来毁损它的形象,他们会利用民主政党的开放性,钻近它的内部,同时他们也一定会效仿战国时代纵横家的诡诈,利用他们的钱财和公关术左右民主政党的内部的人事和竞选,以达到他们将那些他们认为危险性不大的容易左右和摆布的人推到民运的前台,以此来削弱民运的应该拥有的领导力量。

但是这些并不可怕。要知道历史有个法则,经久未变,那就是堡垒多数从内部攻破。如果全新的中国民主政党的领导群体,每个人培养自己的民主素养,克己精神,礼让精神,合作精神,将原来不怕漫长牢狱的勇武精神,转化为不怕自己的名位受到点委屈的道路上,因此而不在乎自己在全新的民主政党里的地位或角色,将原有的忍耐漫长牢狱痛苦的人类历史上罕见的耐力,转化到能够忍耐不同见解的不同力量的真正的宽容道路上,那么再多的共特,也无法施展他们的技术的专业的优势。

时代,人民,海外民主世界的政府和人民,海外的华侨群体等等,都在期待著这样一个全新的中国民主政党的出现,而我们的阵营,也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将一个全新的相对统一的有力量的中国民主政党作为价值无量的礼物,贡献中华和整个人类。

杨天水于南京

《杨天水文集》

阅读次数:48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