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程君复先生的逻辑荒唐

Share on Google+

铁窗思考录之十一

再次遭到监禁,几年前熟悉的铁窗之下,思考成了熬日子的一种手段。平时由于最基本的生计的缠绕,无法立刻变成文字的思想,这个时候获得了重新反思并且系统反思的机会。

记得本年春季,美国一家华文媒体,组织了一次辩论,一方是高先生,他写过关于周恩来的书,揭露了周的在强权面前,不敢坚持真理,只是唯利唯活命的市侩投机主义的面目,同时也抨击过中国专制主义政权对生民的直接的或间接的虐杀,比如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事实上是人为的大饥荒,就造成中国4000万左右的生民饿死;另一方是程君复先生,他指责高先生“胡说”,他说中国在三年人为大饥荒中,没有饿死什么人,论据是他的亲友中没有人饿死。

且不说程先生在辩论中随意打断高先生的话,并无端职责高先生的陈述是“胡说”,是一种非常缺少教养的行为。即便是在道德沦丧的,礼仪曾经遭到十年“文革”极度迫害的中国大陆的知识界,程先生这样的缺乏教养,也是不多见的,据看到过现场直播的人说,他那种肆无忌惮的违反辩论规则和满脸仇视对方的神色,简直和大陆菜市场上参与吵架的妇人类似,要知道这类人早在古代的楚国,就被称作为“下里巴人”。

好了这里只是要谈谈程先生的逻辑荒唐。他是什么类型,应该是无关紧要的了。程先生的逻辑是荒唐的。他说三年大饥荒时没有饿死人,根据不过是他的亲友中没有人饿死。做为一个教授,敢于使用这样的逻辑,真实叫我们这些没有见识的人也想笑掉牙齿。你的亲友没有人饿死,就说明那个时候整个国家没有人饿死?这种以偏概全的错误,这种连菜市场吵架的妇人也不敢乱犯。是谁给了程先生这样敢于突破逻辑常规的勇气呢?这样的大胆,真叫我们对美国的教授刮目相看了。

饿死人是真实的。安徽蚌埠民运斗士王庭金的小姐姐,当时才五岁,活活的饿死了;和我在一起被监禁的政见持异者,安徽定远的袁庆传生长的那个村子以及附近的几个村子,当年几乎是饿死干净;我的一个甘肃的朋友,亲人饿死了很多,当年他的母亲无奈之下,只得将饿死的厄运分配到他的妹妹头上;我的外公黄裕培,我的叔曾祖杨祥云,我小时候一个陈姓同学,他和我同年出生,他的母亲以及其他几十个村民,一起饿死了。单单这些事例就足以证明高先生的说法是有根据的,而程先生的指责是缺乏事实根据的。

是不是说我们几个事例,就说明当年饿死的人数是4000万左右呢?我们不会犯程先生那样的低级错误,以偏概全。我们只是要说,当年饿死人是事实,而且高先生的4000万数字,是有他的根据的。任何不相信这个事实的人,任何想歪曲这个事实的人,可以通过各种途径,来核实这样的结论。

如果在古代,饿死人,除了可以归因于统治阶级的荒淫无道,不问民生之外,还可以归因于那个时代,技术落后,缺少良种,缺少化肥,缺少机械力量,产量低下,人们抗击自然灾害的力量有限等等客观因素。但是到了五十年代的末期,我们这个地球,西方自由民主的阵营当时就已经实现了电气化和机械化,只要是站在自由民主世界阵营的国家,人民都丰衣足食;相反与之作梗的,或者说对抗自由民主阵营的国家,人民都没有权利,无可奈何地听任他们的极权主义统治者的政治压迫和经济盘剥,过着比野兽好不了多少的赤贫的生活。由于统治者强行以低价买走农民的粮食,也由于统治者荒唐的好大喜功的蛮干作风,导致生产力本来就很低下的中国农村,缺少能够敷衍活命的粮食。程君复先生,你听说过,举国饥民吃尽了野菜,吃尽了草根,吃尽了书皮的悲惨经历吗?最残酷的是那些饿死的人,连这些草根书皮也不能拥有。在这个造物主给予了丰富物质的世界上,他们连活命的机会都被专制统治者的荒唐的政治剥夺了,如果一个人没有丧失良知,那么他能够象你们那些丧失良知者那样爱戴专制主义并蛮不讲理地为之辩护吗?

绝对的专制主义是贫穷的根本原因。也是造成大规模饥饿死亡的的根本原因。就是在一九九八年,粮食在自由民主世界,简直如同垃圾一样廉价的时代,金日成那样的混帐统治下的北韩,竟然饿死了300万生民!这还是惯于撒谎的北韩那样的无赖政权公布的数字,真实的饿死人的数字,按照对共产主义政权习性的了解,一定远在这个数目之上。

要知道,目前世界的农业,只要挖几条水沟,解决农业用水,让农民买得起在自由民主世界如同废铜烂铁一样的拖拉机,再以公平的价格卖点化肥给农民,农民就会丰衣足食,哪里还会饿死?

绝对的专制主义必然导致国民在物质和精神两个方面的饥荒,而相对专制主义,即使开明一点,解决了部分人的吃饭问题,也不过是实行喂猪哲学而已,大肆宣称解决了吃饭问题就是解决了人民的生存权。要知道,人类不是猪类,仅仅吃饱了,就等于生存权完全解决了。人类天然有欲望的,感情的,智慧的,道德的,信仰的潜能和需要。仅仅吃饱了,只是满足了欲望中的基本需求而已。所以说,仅仅宣称吃饱了,就是解决了人民生存权的说法,实质上是喂猪哲学,即把人民当成猪狗一样的低级动物看待的哲学。

当然,吃饱了总比饿死要好。大规模饿死人的历史,我们不能忘记,更不能象程先生那样,以一种荒唐的逻辑去否认它。惨痛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只有消灭专制主义,才能消灭贫穷和饥饿。

杨天水于中国大陆
2004年七月下旬

《杨天水文集》

阅读次数:251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