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电:贵州人权研讨会就中国维权问题进行探讨——我们的维权之路

Share on Google+

申有连-紫电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申有连(网络图片)

在中国当局严酷镇压公民社会的环境下,贵州人权研讨会有关人员长期来遭到判刑、软禁、隔离等等,使曾经定期召开的人权研讨被迫中断,然而,最近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冲破当局重重限制、阻扰,再次成功召集一批维权人士对中国上访维权问题展开研讨。

2017年7月中一天,贵州部分民运人士和上访维权人士聚坐贵阳市河滨公园。大家就当前的公民上访维权状况、上访人士的不幸境遇,和导致这一切的根源展开了讨论。讨论会由申有连主持。主持人首先针对在坐人士中的一些上访维权个案,和这些上访人士几十年艰难、漫长的上访却没有丝毫结果,提出一些问题,请大家讨论。讨论的侧重在以下几个方面:

1、为什么现今上访维权的人越来越多?

2、为什么上访人员屡屡遭受截访者的欺凌、毒打,甚至被关黑监狱,被送精神病院,仍然义无反顾?

3、为什么明明知道上访就如同上刀山,下火海一般艰难,却都总是抱着一线希望,永不放弃?这是国之殇,还是民之殇?这种社会伤痛,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还仅仅只是不幸的上访者们的?

楚先生说道,他只是一个普通职工,与共产党没有丝毫关系,自己本来也不想加入任何党团组织,只是一心一意要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干好,但却因为他退休的父亲和他工作的现任领导有一些矛盾,导致工作上处处小心还是难免被穿小鞋。但即使他们栽赃的事成了报复的理由,他一个无党派的平民百姓,凭什么共产党用党纪来对他进行处分。他为此失去了工作,失去了一切。他说:我也知道和共产党讲理很难,但没有办法,你只有上访这一条路,明知道走不通,你也只能走下去。我上访了几十年,我的工作籍不能解决,我的退休也解决不了,到现在不但孤独一身,连生活也难维持。

张先生说,共产党从它起家的时候起,九十多年来,就走的是一条与人类文明和社会通行的规则完全相反的道路。现在他们掌权了,他们更要坚持他们的道路方向,你要想和这些人讲道理,如何可能讲得通?他们的思路,他们的思想、理念、行事方式,和正常社会,正常国家是相反的。所以没有人能够和他们讲得通道理。他们的道理,就是你,小老百姓们,永远都没有道理,你们要再纠缠什么权利被侵害,就送你们进监狱,再不服气,就叫你家破人亡。他们在中国存在了九十多年,有哪一件事是按照常理来做的?没有。我倒不是要给上访人员泼冷水,破灭他们的那点希望,我只是可怜他们。但是话又说回来,我自己也经常遭遇权利被侵害的事情,我是可怜他们呢,还是可怜我自己?我不得不选择忍气吞声,是为了避免更深的侵害发生。我的这种处置方式,才是今天能活下去的正确方法。否则,都是死路一条。

杜先生不大同意这种生存法则。他说,我认为一个国家,一个社会,还是应该有黑社会才好。人家黑社会都是有严格的规则的,而且特别愿意主持公道。哪个要是胡作非为,不管他是地方恶霸也好,还是不讲理的官员也好,黑社会都会收拾他。否则,那些不讲理的人就会为所欲为,而且社会也会变成一盘散沙,因为没有一点凝聚力。你们看杜月笙,他就不是乱来的那种……。杜先生说到这里,被大家七嘴八舌,把他的话打断了。有的赞同他的观点,有的觉得不应该这样认为。

申先生待大家平息了一点后,说,杜先生说的应该是这样一种情形。其实他要表达的所谓黑社会,只是被影视化的民间组织。这其实很重要,现今的文明国家中,民间组织都非常多,它们和政府没有任何瓜葛,更不会从属于任何党派或政权。表面上,他们的组织形式和行为一般都不介入政治,他们只管好自己行业的政治,也就是秉持行业正义。这对一个国家,一个社会,和一个民族,都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某个个体的权益受到侵害,那么相关的民间协会或组织就会出面为他主持公道。是他本人的责任,还是他的合法权利受到了侵害,都会清清楚楚。而且还有法律的保护,可以确保任何人的权利不会受到非法侵害。

民间组织主持公道,一般采取软硬兼施的方法——这往往成为好事者编写影视剧本的素材。当然写作者们都会夸大、渲染和突出暴力情节。这就是杜先生说的,黑社会还能更有效的为老百姓主持公道的情况吧(大家笑)——而法律则是用钢性的规则判断合法与非法。所以在文明国家,就不可能出现上访这样的奇葩事情。任何一个公民遭遇不公,都会有人为你主持公道,有团体组织为你申雪冤屈。在这样的文明国家,你就是选择忍气吞声,恐怕还行不通。因为与你相关的协会组织、民间团体等等,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受到侵害,自忍委屈,就袖手旁观的。那里,人人都有路见不平的勇气。不像我们这里,看见上访的人和事,大家都选择沉默。认为与己无关,就不要惹火烧身。一旦自己被侵害了,胆小的,就躲在家里偷偷的哭,实在忍无可忍的,就只能去上访。我们这里也有法律,可这里的法院是向东开的,你有理,哪怕你再有钱,没有党票,你就莫进来。

懂先生说,我认为我们应该清楚,我们在做什么。他慢条斯理的,稳沉地说,我们要维权,就应该抱团。不要我们维权人士连自己的权利被侵害了都不能,或者不敢伸张,那么,怎样去为那些权利被侵害的上访人员伸张正义呢?我看,这就是一个问题。

刘先生说,这个问题提得好。维权,就是为了伸张正义,为了公道。一定要抱团。这虽然表面上是为了某个个体,但实质上就是为了社会的公平正义。无论是我们在坐哪一位的权利被侵害,还是其他任何人的权利受到侵害,都是我们这个社会的公平正义遭到了践踏,受到了挑战。勇敢地站出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支持、帮助那些上访维权人士,就是对社会不公的回击。同时,这也是对我们自身权利的保护。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8/20/2017

阅读次数:51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