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雷锋与摇头丸的非哲学思考”续

Share on Google+

不知叫袁玮大叔,还是哥,反正叫兄试试看。袁玮兄的《雷锋》故事肯定没写完,但又未见到“未完待续”,所以,思考还在继续。

雷锋被万恶的地主婆砍了三刀后,留下深深的印记,和张志新﹑孙志刚的一样,刀痕是每次诉苦大会最经典﹑最激动人心的场面,大家泪流满面,一遍又一遍高呼,打倒地主﹗打倒万恶的旧社会。雷锋这一家全死光了,只剩下雷锋。可雷锋叔叔﹑婶婶﹑阿姨﹑姑姑都活着,全在雷锋纪念馆里打工。继续着雷锋的遗产。诉苦大会一开再开,雷锋手臂上的刀疤却越来越淡了。所以每次上台雷锋一定要狠狠地拧几下,鲜红鲜红的。很多人没听他说什么,看见一道道红杠子,就伤心的昏过去了。

雷锋是社会主义的伟大圣人,他的一举一动给后人留下了光辉榜样。雷锋有个聚宝盒,他走路时一直盯着地上,发现一根针﹑钉子﹑锣丝帽,或者别人口袋里不小心掉出的硬币(纸币例外)全部放在一起。据说雷锋光做这件好事就连续做了十几年,粗算算也有一卡车了,除了硬币交给员警叔叔外,这一卡车锣丝帽真的没地方放。军营的床底下,土墙的柴堆边,连弹药库的一角都腾出一块地方让雷锋把捡到的东西放在哪儿。雷锋原先想把这些东西送炼钢厂去的,后一想不行,每颗锣丝帽都应该回到原来的地方去。所以雷锋还做过一件好事,就是一家一家去问谁家掉了锣丝帽,谁家少了锣丝钉,如果少了,他不吃饭,不睡觉,马上拉一车来配,配完了别人说“谢谢”,雷锋一个敬礼“为人民服务﹗”

雷锋的故事被口口相传,很多人现在都学他的样,走路总低着头,看看有什么好捡的,结果下水道的铁盖子全被捡掉了。地上的铁盖子捡完,抬头一看天上还有,结果,路灯﹑高压电线全捡回了家。雷锋活到今天,一定高兴得手舞足蹈。有一件事是一定要考証清楚的,据说这一卡车锣丝帽最后还是送到废品回收站,换了钱。有人说雷锋用这点钱买了《毛选》,有人说不会。雷锋《毛选》已经有了二十多套,他用这个钱买了一架“海鸥120”的照相机。

雷锋爱拍照,雷锋更爱被人拍照。雷锋在生前已经有预感他要成为一个伟大的人物,所以他手持钢枪,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的红旗挂两边,胸前一排军功章的标准像早就照好了。雷锋所有的照片,包括工作照﹑生活照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一排军功章永远不离身。不论用抹布擦汽车,还是冒雨送老大娘回家,还是黑灯瞎火在驾驶室里看《毛选》,还是在马路帮助推板车。通常,军功章一般在什么庆功会﹑表彰会,春节联欢晚会,上级领导和你握手的时候才戴的,可雷锋就有这本事,吃喝拉撒一直带着,说明平凡的共产主义战士的确有不平凡的地方。

雷锋牺牲得很壮丽。事情是这样的:他开着“解放牌”卡车往后倒,不知是《毛选》看多了,眼花,还是革命的车只能朝前走,开倒车是“秋风扫落叶”的阶级敌人干的事。总之,雷锋倒车的水准实在是不高的。他倒车的时候不但闭着眼睛,还加了油门,劲很大,撞上了电线杆。还有一种说法,雷锋倒车水准极高,只是轻轻擦了一下电杆,可电杆是“豆腐渣”工程,它被撞后,朝左晃了三下,朝右晃了三下,不倒,就等雷锋出来,然后重重地砸下去。这一砸,砸出一个英雄辈出的新时代﹗

伟大领袖毛主席日理万机,中南海八角楼的灯光更是彻夜不眠,老人家抽空还要和这么多女孩子玩玩“不爱红妆爱武装”的SM游戏,真是忙得很。雷锋这事实际上他老人家根本不用管,这纯粹是工伤,是事故,是意外,应该找保险公司索赔去才对。可是毛主席看到雷锋日记后改变了想法,雷锋每天都记下对他老人家的爱,对反动派的恨,每段每句都是豪言壮语。一个人即便天天吃冬虫夏草,“十全大补膏”,也未必天天能发出这么多气吞山河的语言。一篇日记这么写道:“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毛主席真的好好好好感动(台湾人的语调),一看雷锋简历,虽不是韶山沖的,倒也是湘潭的,小同乡,亲不亲故乡人嘛,所以当即挥笔“向雷锋同志学习”。

另外想告诉袁玮兄的那个砍雷锋三刀的地主婆后来平反了。她家只有三亩七分地,还是旱地,被评为地主是冤假错案。同样是湖南人,毛主席家有二十多亩水田,至少也应该是“良霸地主”,结果倒评为中农,很不公平,最后折腾了五十年终于拨乱反正了。地主婆和雷锋原来是人民内部矛盾,一根藤上的两个苦瓜﹗雷锋背的柴禾是否从别人地里偷来的却成了历史悬案。

袁玮文章题目写到了摇头丸,可看到最后没发现摇头丸,是报社漏登了,或改吃K仔了﹖不得知。可是我的文章结束时也没有写到什么摇头丸,是否请老戴维帮帮忙,有关雷锋的事,有关摇头丸,此兄一定有话说﹗

《阿森文集》

阅读次数:75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