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体育就是政治

Share on Google+

奥运会是喜欢玩体育的人凑在一起,平时分开玩,今天一起玩的大PARTY.无论是古代奥运和现代奥运,玩体力的后面总是站着一批玩脑力的,玩脑力的叫政治家,而玩体力的叫运动员。

1936年德国奥运会挂满纳粹的旗帜,说明法西斯、坏人和良心不好的人都可以办奥运;1940年东京奥运会日本人说“圣战”比“圣火”更重要,会就不开了,运动员回家歇着吧;1972年的慕尼黑奥运会,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杀了以色列运动员,说明奥运会可以是一个流血杀戮的战场;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中国追随美国和西方对苏联说不,说明奥运会是可以像毒品一样被抵制;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它像放在垛板上的咸猪头,可以一块一块切下来,明码标价,卖出去换钱的;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韩国政府与反对派实行了政治和解,说明奥运会可以是和谐的粘合剂,它超越了敌对、岐视和信仰;2000年悉尼奥运会,由于过于周密和规范,说明结果就象你家后花园的BBQ (烧烤)一样,波澜不惊,轻松写意;2004年雅典奥运会,不知是人懒,还是钱少,探戈跳到最后速度还是快不起来,运动员进场时连水泥还未干,说明你们家的宝贝也不一定是真正属于你。

有本书叫《战争游戏说》,说的是战争——体育——政治的关系。近代体育传之于古代体育,古代体育又源起于战争,仗打多了,死人也多,财产损失也大,人们发现可以用另一种方法解决人与人、民族与民族、地区与地区、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分争。慢慢地,战争冲突变为战争对峙,战争对峙又变成战争力量的演示,接着,人们觉得力量演示成本还是太高,最后落实到个人力量的比较,这样战争转换成个人竞技,现代体育就这么诞生了。体育来之于战争,而战争又是政治的集中表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能把体育和政治分开,实在不太容易。

实际上,奥运会的起源与古希腊的社会情况也有着密切的关系。公元前8世纪左右,希腊氏族社会逐步瓦解,城邦制的奴隶社会逐渐形成,建立了200多个城邦。城邦各自为政,彼此战争不断。为了应付战争,各城邦都积极训练士兵。战争促进了希腊体育运动的开展,古奥运会的比赛项目也带有明显的军事烙印。连续不断的战事使人民感到厌恶,普遍渴望能有一个休养生息的和平环境。后来斯巴达王和伊利斯王签订了“神圣休战月”条约。于是,为准备兵源的军事训练和体育竞技,逐渐变为和平与友谊的运动会。

1840年鸦片战争之前,中国没有严格意义上的体育。所谓中国式的体育,一是养身、二是武术、三是娱乐。属于自已和自已较劲,其中封建色彩较浓。1932年,自刘长春代表中华民国“单刀”赴奥运后,政治与民族悲情一直笼罩中华民族至今,无法释怀。记得中国申请2000年奥运会主办权失败后,十多亿中国人的仇恨(不知道恨谁)和痛苦不亚于被人掏了钱包和亡国。2008年申奥成功,又使中国人扬眉吐气,好象世界上都来求中国开一届人类史上最棒的运动会。中国人对一场规模大一点,参与人数多一点,而水平还不是最高的运动会的关注和热情,外国人难以想象,我们只有在政治上才能找到答案。

中国人是最讲政治的,尤其在体育上。庄则栋是靠政治挂帅拿到了世界冠军,徐寅生则是靠研究毛泽东思想赢球,女排是学“铁人”而成为头号球队,头号球队又创造了“女排精神”带动全国各行各业,许海峰心中要是没有人民,没有祖国是不可能拿下中国人第一块奥运金牌。运动员之间如此,地区之间如此,国家之间也是如此。由于政治理念和政治利益的不同,在改革开放之前,为了支持巴勒斯坦人民的解放事业,中国队不和以色列队比赛;为了帮助北朝鲜把南朝鲜从帝国主义的铁蹄下解放出来,中国队不与南韩队比赛;为了解放台湾,统一祖国,中国队从不与台湾队比赛,至于运动场上的假球、输球、让球一切均为一个目的,即:政治。1972年那场中美之间的小球转动大球,堪称是中国人利用体育玩政治的精典大作!

其实,政治介入体育在每个国家都在发生,英国夺回福克兰群岛(阿根廷称:马尔维纳斯群岛)后与阿根廷的第一场足球赛,两国人民和全世界的关注程度远远超过了体育的本身。美国占领巴格达以后,美国联军与伊拉克队的一场友谊球赛,伊拉克人把战场上输掉的尊严又赢回来了。5.19中国队阴沟里翻船输给了香港,民众砸玻璃、烧汽车,成了绝对的国耻。仔细观察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越是民主,越是自由的宪政国家,体育和政治的关系被剥离的越历害,输赢变得无所谓,个人利益与国家政治利益基本脱勾。越是封建,越是专制的独裁国家,体育和国家的利益紧密地联糸在一起,输不得,赢不起,每块奖牌都意味着国家生死存亡,运动员心中装着祖国,装着人民,有时还要装着党,累得一塌糊涂。

那么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政治有多大关糸呢?可以肯定,今天在迎接百年奥运梦的中国政治官员远多过体育官员,政治官员依照政治标准在操办着这场体育盛事,“办好奥运就是最大政治”在中国己成为共识,没人怀疑,反对奥运不是反对体育,绝对就是反对中国,以中国为敌,以十三亿人民为敌!从北京奥运前的系列事端,可以帮我们了解这次奥运与政治的关系。

西藏人企图灭掉奥运火炬,这不是体育,是政治;爱国同胞高举红旗“歼灭藏独”,这不是体育,是政治;火炬过不过台湾,这不是体育,是政治;过台湾出现不出现中华民国的旗帜,这不是体育,是政治;北京的工厂停了工,这不是体育,是政治;广大民工赶出了北京城,这不是体育,是政治;天空有没有蓝天,这不是体育,是政治;外国总统来不来开幕式,这不是体育,是政治;只有汶川地震被“豆府渣”压死的学童们在九泉下“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好象才和体育扯上了一点点边。

可以想象,在北京奥运进行中也一定会充满政治冲突、政治选项和政治话题。比方中国运动员赢了,披着五星红旗满场跑,中国人一定认为这是体育,相反,台湾运动员赢了,披着中华民国旗帜满场跑,那一定是政治。最近中国政府加大了奥运非政治化的宣传,而且运用了奥运章程Olympic Charta 第53条第一款。章程规定,参选人员不得在奥运场地展示带有政治含义的语文等标志。那么,刘翔身披国旗蹬上奖台,算不算对奥运章程的现场贱踏?

奥运政治份量太重,重到中国人自己也有点吃不消了。雅典奥运中国获得每块金牌的代价是人民币七个亿,从政治上考量,所有的中国人都说值!有人戏言,幸亏百年才迎奥运一次,十年迎一次,能活下来的人恐怕就不多了。一个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旦失去平常心,做什么事都走样。在奥运面前,国人装成阔佬,听不得半句逆言,恨不得把全部家当一下子SHOW给世界看,其实,一显民族定力不够,底气不足;二显民族气量狭小,人心浮躁。难怪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也皱起了眉头“太政治化了”。

体育和政治是天生的一对母体,不是哪个官员一句“体育是体育,政治是政治”就能分开的,中国的体育如此,外国的体育也是如此,只是希望随着社会的进步,民主制度的发展,政治在体育中的占有量越来越小,普罗大众能在体育中得到更多的健康和乐趣,而不是一堆生硬的爱国主义政治教条!

体育是不带AK47的战争,体育是量出肌肉的政治,最大的运动员永远只是最小政治家手中拿捏的一张牌,历史就是这么演变的。

2008年8月8日晚8点8分,一场以体育为契机的政治大戏就要开场了。

2008年7月12日

《阿森文集》

阅读次数:351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