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中山陵、语言的联想

Share on Google+

两个不同的东西,又相关,又不。

中山陵

特别喜欢南京中山门外一带。小时候,暑假一到,就从上海赶到南京。坐在阳台上,就能看到高高的中山陵和尖尖的灵谷寺,两者中间只露一个小小屋顶的就是美龄宫了。那时出了中山门,卫岗、孝陵卫、马群一带非常安静,一条小街,几家小店,纯朴的民风加上五分钱一斤的汤山梨,高高的大太阳被梧桐树挡着,震耳的知了声却又不见人影。早晨,趁凉快,晃到灵谷寺喝碗藕粉,肯定不忘记狠狠地加一大匙白糖,怎么说呢,乡愁的所有要素都在里面了。

每次回国一定会回南京,一定会去中山门外走走、看看。吸引我的主要还是思念和六朝古都的厚重的文化气息,中山陵周围,随便一处不起眼的地方都可能是一个历史古迹,人文传说,一篇重要的历史考证。记得第一次伴二十八年从未见面的家父游中山陵,家父告之,那时年少轻狂,当着校长(蒋中正)面说百年后也要葬于此山,想想好笑,此山皇气这么重,又是虎踞龙盘之颠,不是权贵天子,休想在此立足,我等居然夸这个海口,真是太不自量。惭愧,惭愧。

最近那次独自一人去中山门外,正是年末,黄昏,天上下着细雨,路上少有行人,打伞路过四方城附近,见一牌可入内参观,一看方知此处曾是蒋介石办过公的地方。中山门外目前已被各路列强划地为王,被搞成各种类型的“主题公园”,不掏几个钱休想入内,只能在马路上走走。买了门票进了门,有一个类似的办公室,门外停一辆老式汽车,主要卖点是有七分神似的蒋委员长,但一看肯定是假的,委员长非常忙,问游客要不要套上国民党的军装?问要不要与他合影留念?还说留个影具有史历意义,当然也得适当收点费用。我无心恋战,蒋委员长有点光火,明天就是新年,抗战人人有份,作点贡献也是应该的嘛。前脚没出二道门,一句“娘希匹”紧随其后,心中不免一丝悲凉,大陆同胞恐怕对昔日领袖只剩下这点经典的理解了。

孙中山死了,蒋介石逃了,不过连战倒是回来了,回来“破冰”,到南京也算给中华民国和国民党上了祖坟,好客的南京人在他鞠了三个躬以后请他为中山陵题词,结果证明:这位连爷爷的书法不及小学一年级,与蒋委员长的书法相比,连端洗脚盆都不够格。“中山美陵”还是“中山英陵”?歪歪斜斜,左看像“美”,右看似“英”,中间看什么都不是,“陵”也少一撇,总共四个字,其中两个不对,记者读不出,观者看不懂,迄今还是个谜,为何连爷爷不在家先收拾一下心情,练练想要写的字再来献丑,错字、别字,臭字,哪是一个“鸟”字了得。在中山陵,凡能见到的汉字,均出大家之手,连战好坏也算个党主席,是个人物,那能这样糟踏中山陵门风,真是一代不如一代,怪不得国民党要败,悲哉。

语言

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一般比较勤奋好学,毛泽东嘴角流水还在学英语,周恩来更是了得,据说当年和邓小平同志在巴黎开豆腐店时,巳和法国人民打成一片,溶入主流社会。当总理时,对外号称懂六国语言,真不知道他在哪里学的,程度如何,是否能与别人作正常交流?反正在中国没有人亲耳听过他说六国语言。不过,江总记在语言方面的确另类,他能用英语背颂林肯的独立宣言,能用俄语作新年致词,能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到罗马尼亚工作过的汽车厂,能用罗马尼亚语演讲,尽管下面好像没人听得懂,他去交大说上海话,碰见毛阿敏说苏北话,遇到香港记者还能“识听不识讲”。

外语不难,只要在面前加“号称”两字均能过关。前段时间看CCTV新闻,说西藏如何改革开放,文化水平逐年提高,号称连八角街的走卒小贩也会用英语与老外交易,旁白有点吓人,想想香港被英国人占领一百五十年也末必人人会讲英语,再仔细一看,实在言过其实。应该说,今天中国人的假话说得比外国话更好,记者用镜头对小贩让他们说英语,结果只有一人结结巴巴从一数到四,而且表情痛苦不堪。想想荷兰红灯区的妓女号称也会说中文,在街上风骚地用中文大叫“有发票”,真怀疑她们是否也拿了孔子学院的结业证书。

当年躺在猪圈草垛上望星空,对班里女同学一一评分,有一句非常精彩,“XXX这个FACE大大的所西米加”,中文意思是:某某那张脸很漂亮。XXX (上海话)这个(普通话)FACE(英语)大大的(日语)所西米加(朝鲜语),号称“三国五方”语言,一个人一句话能说那么多语言,当年,别提有多得意。

胡锦涛主席英语不好,或者说根本不会,对外也没号称过,非常谦虚。每当他会见外国友人时总要先看看身边有无翻译随从,不然真替他担心,连打个哈哈都成问题,在当今澡堂子搓背最好也要四级英语的中国,显然落伍了。据国外多次报道,胡在许多国际重大场合,因语言不好无法与其他宾客交流,袋里虽有钱也略显孤单吊影。上次悉尼的APEC,要不是还是反对党领袖陆克文用一口京片子救驾,胡锦涛主席一定很无聊。

据说清华毕业的胡主席记忆力很好,什么数据过目不忘,尤其是那些绝对无味的八股,连那么难的“八荣八耻”也能背下来,其实十年学一个单字,二十年后就能在世界上混了。很多海外华人,不是唐人街,就是唐人圈,就靠YES和NO YES滋滋润润过了一辈子。胡主席面目和谐,身体尚好,脑子不坏,有空学几句英语,对外再号称一下,中华崛起更有希望了。

连战名誉主席和胡锦涛主席在秘鲁APEC上见面了,都是中华民族血浓于水的同胞,利弊互补,共创双赢是必然趋势。在这国际舞台上,国共可以再次合作,对外说话就让给美国法学博士连战,如果要题个词,签个字,胡主席绝对代劳,连战嘛,就闪一边去吧。

2008年11月22日

《阿森文集》

阅读次数:55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