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仁全:背离经济规律的私有化道路(2)

Share on Google+

以土地为本的民族,对土地的认识是特别浓厚的,在中国农民根深蒂固的思想里,土地就是命根子,从土里刨食才能生存。在土地租赁开发过程中,一方面是官员与商人的蜜月,另一面方是从城镇到农村无数平民百姓凄惨的哀嚎声。一、在城镇,土地的利用和开发不规范,政府行为的背后是权钱交易,搬迁户的权利普遍受到侵犯。

在发达的西方国家,土地批租有着严格的透明度,资本家开发土地都要严格的按程序办理各种税费手续。自九十年代的后期,我国的城镇土地成了开发商们一夜暴富的捷径,他们除了经营上投机取巧外,更主要的是在政策上钻空子。

批给开发商或大财团个人修建旅馆或是建造商品房,虽然有一系列的收费标准,如《土地使用费》《土地使用税》、《土地出让金》等名目繁多的达几十个,开发商在兴建商品房后,将这些费用都加进了销售环节,然而,实际的交(税)费却是暗箱操作,只要打通了批租环节的管理人员,权钱交易的背后就是交的少的可怜的税费,开发商大发横财。轰动一时的周正毅案正是如此。

2003年5月28日,上海静安区法院开庭审理被拆迁户的诉讼案,二千一百五十九户的代表沉俊生等六人,控告“静安区政府指示房地局与周正毅勾结,侵犯剥夺他们回迁原居住地区的合法权益”。这些“东八地块”的动迁户反映,此地块出让给周正毅建商品楼时,区政府没有收取高达三亿元人民币的土地出让金。上海有关房屋拆迁的法规规定,发展商免除土地出让金的法定条件,是必须保证拆迁基地上的原住户回迁。但周正毅将二千多户原住户赶到上海边远郊区,剥夺了他们的财产和人身权利。在庭审期间,有近百拆迁户举行抗议活动,有人高举横幅:“还我人权,还我住房;司法不独立,天下无公理。”五月三十日,这批动迁户,联名给胡锦涛和温家宝写信反映情况。受害民众的激烈反应,是对官商勾结不满的总爆发,也与北京调查刘金宝、周正毅问题的时间不谋而合。这些动迁户的代表五十人已经在六月二十日到了北京,要向胡锦涛和温家宝请愿、向最高当局状告上海的问题。

城镇土地寸土寸金,土地的利用和开发成为权柄,谁掌握了土地的控制权,

审批权,谁就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钱财。因而,在官一任的“父母官”们,当政后都要在城区改造上大做文章,对老城区的住户采取了“法治加污治”等各种最为卑鄙无耻的手段,有的地区对住户断电断水,有的劣令住户上班人员“停岗”搬迁,不搬迁不准上班,有的甚至动用推土机切断道路、推倒民房。全国大小城镇在进行房屋搬迁中,强迫搬迁已是司空见惯,被迫无奈的搬迁户自然是“斗”不过强权机关,据有关数据显示,全国因搬迁补贴不合理而自杀示威案件达1500宗,在天安门桥上跳桥的残疾人张国强、在天安门附近自杀未遂的张理积,南京搬迁户翁标等,都是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暴力抗争更是层出不穷,北京、上海、河南、武汉处处皆是。

在近几年的时间里,大小城镇旧城区的改造中,老城轰然倒塌,新建的花花绿绿的建筑向城郊伸延,然而,这是剥夺了无数的搬迁户的利益开发的,从有权批租的部门到开发商,从开发商到收取税费的管理部门,每一个环节都缺少透明度和公开性;搬迁户利益受到侵犯的情况下,是开发商通过不正当的手段得到土地后的合法化,官商勾结的后果,是搬迁户不合法的反抗──采取围攻县市政府、抗议示威等。

开发商租赁土地开发后,国家愈来愈失去了控制权,寸土寸金的土地在资本家手里游刃有余,大发横财,背离经济规律的私有化道路的代价是:少数私营者成为资本家越来越富有,多数百姓越来越贫穷。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

二、在农村,土地被地方官员廉价租赁,无田种的农民越来越多,新兴的“地主”都是与官方“连姻”的结果。

由于“政策好了”,地方官员与农村干部都有了土地的租赁权,在短短的两三年时间里,农村干部大肆将土地、湖泊、堰堂低价租给有钱人经营,租赁的钱财供于维持本届官员的挥霍。

开发商租赁土地后,将良田里的庄稼和生长多年的果树乱坎滥伐,据CCTV“焦点访谈”2003年6月23日报导,山西省太原市杏花岭区“未经任何批准”征用了农民土地790亩租赁给个人开发使用,“为了征地顺利,当地还动用了推土机等非常手段。”大量的成熟果园被强行坎伐,无助的农民望着被坎伐的果树林只能哀叹。当地官员得到“开发土地”的钱用于哪里了?“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则根本就没有发到被占到土地的村民手里,而是村里留用了。这笔钱中的近百万元用于修建了一座气势不凡的庙宇,村里还用补偿费盖起了小别墅对外卖。”官方的报导虽然轻描淡写,但是,通过轻描淡写后面的租赁土地使用权,这里面有多少藏污纳垢的内幕?

焦点访谈在6月27又报导,“从1997年起,浙江义乌市有关部门越权将该市附近青岩刘村、宗塘、樊村等地上千亩土地通过划整为零、分批报送的方式划给历史长河渡假风景区开发有限公司,用于搞仿古建筑群”历史长河风景园“的开发。这一做法直接违反了国家关于严禁新上仿古城项目、对占用农田的高档别墅也要停止审批的规定。”“房地产开发公司所搞的”历史长河风景园“实际上是一个以牺牲农民的利益为代价、明为搞风景区建设实为炒地皮的项目。该项目自从批准下来之后,多年来迟迟没有开发致使土地荒芜,在遭到当地村民强烈反对以后被迫停止下来,然而当地农民也未获得补偿,生活比较困难。”记者的评述最后不得不承认:“义乌市当地政府部门违规出让土地上一些国家产业政策禁止的项目,给一些人利用这些项目圈地牟利提供了可乘之机,结果是农民利益得不到补偿,土地常年荒芜,政府部门希望通过上项目发展经济的初衷也落空,而直接受损的首先是农民。”

通过CCTV欲盖弥彰的报导,人们不难看出,土地的控制者与土地的租赁者,是以发展经济为目的还是计得利益的驱动?“私有”给开发商后,土地的作用反而严重的浪费掉了。

无奈的农民又能到哪里讨个“说法”?他们只能用生命、用肉体实行非理性的抗争。据新华网报导,12月11日上午,漯河市源汇区石槽赵村一些村民因对拆迁工作不满,与当地城建人员发生纠纷。10时50分左右,部份村民就近拥上铁路,正遇一列火车开来,因此地处于弯道,了望距离不够,人员躲闪不及,有8人被火车气浪冲倒,4人死亡,死亡中三男一女,包括一名公安;另有7人受伤,包括源汇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孔宏伟在内,其中两人性命垂危。但新华网的报导没有说明村民抗议的具体原因。

由此我们得出结论,土地租赁给个人、土地私有化后,是牺牲无数的城镇居民和农民的利益为代价,从城市到农村,拥有土地开发权的开发商,有的并没有按照发展经济的正常轨道开发利用土地,有的通过土地大钻国家政策的空子投机取巧了。不完善的土地私有化,永远是一个沉重的话题。

2003年12月28日于香港

大纪元首发

《曾仁全文集》

阅读次数:371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