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仁全:背离经济规律的私有化道路(3)

Share on Google+

在近两年时间里,中国煤矿的水灾死亡、火灾死亡、瓦斯爆炸死亡、沼气中毒死亡、一氧化碳中毒死亡等事故震惊了全世界,今年一月到十一月份,中国煤矿共发生一次死亡十人以上特大事故四十九起,造成一千零一十五人死亡;一次死亡三十人以上的特别重大事件七起,造成三百六十人死亡。要说这些天灾人祸是制度造成的,毋宁说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惩罚。个体承包、个人租赁的煤矿、磷矿、铜矿、铝矿、大理石、建筑石料开采、制造污染源的小型加工厂等等,对中国的环境已造成毁灭性的破坏,空气污染、水资源污染已列居全球的榜首。一、“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地方本位主义是生态破坏的根源

自八十年代中期,中国地方官员在邓小平“开放搞活”、“摸着石头过河”和“猫论”等理论的指导下,大力开掘资源的工作全启动,到了九十年代就达到了疯狂的地步,经地方党政部门批准兴办的小煤矿、小磷矿、小铁矿、小磷肥厂、小造纸厂以及大理石厂、木制品加工厂、石料加工厂有如雨后春笋般地冒了出来,一面是管理部门和政府部门的财源滚滚,挥霍享受,一面是企业领导人贪污受贿、吃喝嫖赌,由于管理不善,再加上制度本身无法解决的弊端,新办的企业经过几年的垂死挣扎,最后不得不倒闭的倒闭,破产的破产。

夕日热热闹闹的矿洞子和加工厂,一下子成了虫鼠横行、鸟雀筑巢的场所,在有资源的山林湖泊,到处都是狰狞可怖的林木资源和矿石资源的废料,“摸着石头过河”和“猫论”理论的尝试是当地政府官员的腰包饱了,企业领导人肥了,其代价就是资源破坏后的水污染、空气污染和农田污染。

“猫论”和“摸着石头过河”的理论之后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其特色之一是允许个人承包开采、个人租赁经营矿洞、加工厂,只要山丛中、水里、土地里面宝藏着资源的地方,都成了地方官员寻找财源的宝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是当地政府官员敛财的最佳途径,通过“办证”“发执照”广纳钱财,通过收取“管理费”大发横财,行职人员都想方设法到资源丰富的地方做官。

有能力打通地方政府官员和管理部门几道关节的私营业主,有的承包了过去倒闭的矿洞和加工厂,有的个人另立“门户”重新开采开办新的企业,各种煤炭、磷矿石、铁、铜、铝以及木材等资源从土地里面、从山林里发掘而出,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有资源的地方,就成了冒险者的乐园,投机者的天地,山被毁,林被毁,土地被毁又有几多?

在几年的时间里,中国的经济“增长”了,而且每年以百分之八以上的速度递增,从上到下,从领导人的嘴里到新闻媒介都是喜形于色,然而,这些都是以牺牲环境资源为代价换来了。

二、只要能捞钱,私营承包者在草菅人命的同时大肆乱掘乱伐,地方官员在乎的只是眼前利益

利益熏心的业主在拿到了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发给的经营许可证、营业执照后,都是采取的少投入多产出的方式开采开掘,北京中国青年报报导,“由于煤炭工业生产力发展水平不高,小煤矿安全生产基础工作薄弱、从业人员素质较低等因素,造成目前煤矿安全生产形势依然严峻。”新华社曾引述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局长王显政说:“多数乡镇小煤矿技术落后,设施简陋,井下作业人员绝大多数为临时招聘的农民工,存在大量事故隐患。”而这些,都是在问题严重爆光后反映出来的,实际情况比这些养尊处优的官员们阐述地严重的多。

每一个从事开采的承包者或租赁人,与官方都有密切的关系,没有官方的保护和支持,都是进行不下去的,相反,承包者与租赁者每时每刻都要有周全的“投入,”不仅要向有关部门、有关政府机关交纳“管理费”,过年过节、世故人情还要给有关手握实权的官员送上价值不斐的红包或礼品,在政府职能部门的保护下,承包者、租赁者肆无忌惮的乱开滥发也就顺理成章了。个体私营经济的蓬勃兴起,只有当地政府官员、职能部门人员及少数的私营业者是受益者。

尽管近两年中国已经关闭了一万五千四百多处乡镇小煤矿,但目前仍有两万三千五百多处还在生产,这些打着乡镇企业牌子的小煤矿,都是承包或是租赁给私营业者经营的。由于小煤矿设备简陋、技术落后,导致大陆煤矿矿难频传。矿井的采煤、掘进、机电、运输、通风等生产环节和岗位的安全品质,大多不符合法律、法规、规章、规程等规定。地方职能部门在乎的也只是好处费用,得了好处,安全质量也就马马虎虎。

这些承包业者既没有完整的帐目,造成了偷税漏税,更没有保护环境的意识,毁林、毁山、毁土地到处可见,因此可以说,中国的小煤矿、小磷矿等利用资源发展起来的地方经济,一方面是视人的生命为草芥,无数的民工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另一方面是牺牲环境、破坏生态平衡为代价取得的。

三、抢夺资源的加工厂污染了神州大地,地方保护主义就是畸形的经济体制

小型的加工厂在九十年代中期虽然垮了一批,但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还有大批的成活着,这些加工厂与大企业抢夺资源占着灵活、快捷的同时,最主要的是弄虚作假,能通过不正手段打通各个关节。这些私营加工厂帐目不全,票据不真,普遍存在偷逃税现象。

在小城镇,现在到处都能看到小磷肥厂、小化工厂、小造纸厂、木筷加工厂、一次性塑料制品厂,排除的有毒气体在城市上空萦绕,排出的有毒污水流进了大江大河,在有些小城镇,小型加工厂的附近居民,经济发生人、畜中毒事件,有一些磷肥厂,排出的气体呛的人呼吸困难,居民的民房上、树叶上落着灰蒙蒙的一层污垢,这些受地方当权者保护的私营老板财大气粗,平民百姓又到哪里告得翻他们?

小城镇的污染是有目共睹的,小型加工厂,对土质的污染已造成严重的后果,到处飘散的一次性塑料制品、一次性筷子遍布神州大地,对水质的污染已造成毁灭性的破坏,到现在为此,我们的长江、汉江、大运河等十三条大江大河、洞庭湖、太湖、洪泽湖等九个大湖泊都不同程度地受到污染,那种“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的意境只能属于白居易的时代了。当然,我们不能说这些环境的污染都是私营经营的小型加工厂一家的责任,因为这些小型加工厂与部份大企业都是污染源。

只顾经济利益,为了满足对生活的享受、自私的欲望和贪婪,人类对大自然的掠夺已给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产生了巨大的破坏。这种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对人类的生存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淮河流域工业废水大量排放,某些地区河面油污,一点火苗就可以点燃。水面燃烧已经成为全国水污统计项目之一。苏州河已经成了黑河,臭河、死河。珠江水系,加上海南岛的河流,几乎没有一条河是青青流水。许多河床抬高之后的“悬河”之险,如德摩克利之剑悬在中国人头上。吞吐长江的“八百里洞庭湖”,近四十年来面积与湖容减少了40% 以上,鄱阳湖的巨大鱼库的已经枯竭。

大江大河,名山大川受到污染,小型河流湖泊的污染更是让人触目惊心。螳螂川上有一条建造于1910年的发电厂,河水PH值已降到3.25,水质已呈严重酸性,最后不得不停止工作,损失数百万元。经专家鉴定,水质恶化是导致发电厂设备腐蚀损坏的主因,上游的一些化工厂家偷排未经处理达标的废水,对螳螂川造成严重污染。北京的主要水源十三陵水库、官厅水库和密云水库,前两者已经先后乾涸,密云水库断水的可能性及其后果将不堪设想。

正像作家郑义先生在《中国之毁灭》所描述的那样,由于制度的作孽,所造成生态的失衡,环境的破坏,中国将一步一步地走向毁灭,笔者认为,受地方主义保护、只顾眼前利益的小磷矿、小煤矿、制造污染的小型加工厂是环境破坏、生态失衡的源头之一、是畸形制度下的畸形产物。

2003年12月30日于香港

大纪元首发

《曾仁全文集》

阅读次数:535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