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牧青律师:母爱汹涌——黄琦案通报

Share on Google+

今天(2017.9.5)上午十时许,我和黄琦妈妈及两位天网义工一道从成都驱车赶至绵阳市检察院案管中心要求阅卷。工作人员查询后告知:黄琦案已于8.月30日退返警方补充侦查,退侦期间无法阅卷。

我郑重告知案管工作人员:之前李静林律师曾前来阅卷,案管中心以承办检察官出差为由拒绝律师阅卷,有玩忽职守或故意渎职之嫌,盖因案卷归案管中心而非承办检察官管理,承办检察官出差不应成为拒绝律师阅卷的理由。案管中心工作人员以案管中心并未扫描案卷为由搪塞,承诺案件再送检时会电话通知辩护律师。

既然案件已退侦,按照法律规定,本案属危害国家安全犯罪范畴,辩护律师会见黄琦须经警方批准。故离开检察院后,我们即刻前往绵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要求退侦期间允许会见,并与办案国保交换了案件相关意见,国保承诺向上司汇报后定夺。

关于案件的处理,虽然双方观点、观念差异巨大,但都认同基本的人道价值,或许这有助于黄琦案件的解决。

鉴于黄琦是一位罹患绝症并其他多种病症之人,我请求办案单位帮忙协调黄琦抱病仍须站立四小时值班等监所内权益、待遇问题,国保承诺会帮助协调。

绵阳午餐时,我和其他两位陪同者都吃得津津有味,黄妈妈却食难下咽,粒米未进,落寞、失望、难过之情尽显。眼见老人家如此难过,我忍不住内心祈祷:但愿一案两命的人道惨剧不会在此上演。

黄妈妈比我父母还年长,已是84岁的耄耋之年,担忧、惦念儿子心切,不顾体衰多病和朋友们的苦苦劝阻,多次陪同我长途奔波到绵阳,只为能站到距离儿子最近的土地上!

黄妈妈是一位医疗专家,曾因黄琦案遭株连被非法拘禁十九天,被惊吓很久。为营救黄琦,学习上网,联系各方朋友、律师,接受媒体采访,不断手书呼吁书,致函各级政府、政法部门,为营救黄琦,事无巨细地操劳。之前保养尚好的头发,而今已经华发尽染。

可怜天下父母心!黄妈妈舍已救儿之举,令人动容,再次印证母爱感天动地的无私、伟大!但很遗憾,再感人的母爱,似乎也无法感动特色中国的当权者,这是否也是一种人性的悲哀呢?

隋牧青律师,2017.9.5下午于成都

阅读次数:1,629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