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律师失踪二十天 人权机构再吁中国政府交代下落

Share on Google+

2017-09-05

高智晟

高智晟近照(耿和推特提供)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7,09,02)

*高智晟律师失踪二十天仍然下落不明*
北京时间8月13日早晨,被软禁在陕北家乡窑洞中将近三年的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被家人发现失踪,到本次节目播出前截稿的北京时间9月2日凌晨,仍下落不明,失踪已进入第二十天。
我们先回顾一下美东时间 8月14日上午,住在美国西部的高智晟律师的太太耿和接受我采访时谈家人发现高智晟律师失踪的经过。

*耿和转述高智晟大哥高智义电话告之发现高智晟失踪经过*
耿和:“我这儿的(美西时间早上)5点钟,给大哥打通了电话。我这儿都两天了,给我先生的电话都打不通。我就开始试着给(他的)大哥打。其实我昨天给大哥打通了,我能听到他的(声音),他听不到我的(声音)。捣鼓了两次没成。最后一次打通是我这里早晨5点钟(北京时间晚8点)。
我就说‘润慧(高律师的乳名)这两天我都联系不上他,他咋样?’
大哥说,在星期天早上8点钟,嫂子让他(高智晟)吃饭,喊了他几次喊不出来,就去看他的房间,他的房间没人。
我说‘在这之前他一般干啥呀?’
大哥说‘这之前他一般是锻炼身体的时间’。大哥说,没有人,他们就报了警。

因为嫂子找不着他,就给大哥打电话。大哥那时已经在外面工作去了,回来时是9点多钟。大哥说,他报的警。我理解,大哥星期天早晨9点来钟报的警。
大哥说‘然后警察就来了,他们也在漫山遍野的找。现在扩大到榆林公安局也赶过来了,都在山上找着呢’。

主持人:“发现高律师不在窑洞,在这之前最后一次见到高律师是什么时间?你问了吗”
耿和:“我问了。大哥说的是,星期六(8月12日)那边下雨了,晚饭时间嫂子叫他(高智晟)来吃饭,他说‘牙疼不想吃,一旦饿了我自己冲点儿奶粉就行了’。星期天的(早上)8点钟,也是嫂子叫他吃饭……”

主持人:“这时候讲的时间就都是北京时间了,对吗?”
耿和:“陕北的时间,北京时间。”

*主持人与高智义通话情况*
在本次节目截稿前,我打电话给高智晟律师的大哥高智义,请问他有没有关于高律师的新消息。

主持人:“喂,是高智义先生吗?”
高智义:“唉,我跟你说,我实在没办法了,你打过来我也没法给你回答么。”

主持人:“警方有没有透露他是不是在警方手里?还是不在警方手里,这一点……”
高智义:“我什么也不知道。”

主持人:“家人在什么地方不知道(咚一声响)您是什么心情……”
电话断了。

*高智晟和高案简况*
今年53岁的高智晟律师曾经参与基督徒维权案、陕北油田案和为法轮功修炼者维权。
三次发出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
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律师被警方绑架,同年12月22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回到家中。缓刑期间高智晟多次被绑架、失踪和酷刑。
高智晟律师获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的“勇气呼吁奖”等人权奖。
高智晟律师在五年缓刑将满、当时已被失踪21个月时,于2011年被送到新疆沙雅监狱服原判的三年实刑。到2014年8月7日刑满日,家人在这三年期间只获准两次探视。
高智晟出狱后三年多,一直被当局软禁。在被软禁于陕北老家的窑洞中,写作并秘密传出《2017年,起来中国》一书,2016年6月在台湾出版。2017年1月英文译本出版发布。
2009年初,高智晟律师的太太耿和在友人的帮助下携子女逃离中国,后在美国获得政治庇护。

*主持人与高智晟家乡派出所通话*
高智晟律师的家人发现他失踪向当地警方报警后的第二十天,我打电话给高智晟家乡派出所,询问高智晟的下落。

主持人:“(对方:喂)喂,您好!请问这里是佳芦县派出所吗?”
值班警员:“怎么啦?”

主持人:“我想请问一下高智晟律师是不是现在在警方手里?”
值班警员:“不知道。”

主持人:“他是当地的居民,并且已经报警(他失踪),您知道不知道,或者能不能查一下,他现在是不是在警方手里?”
值班警员:“这个不方便告诉你。无可奉告。”

主持人:“一个人是不是在警方手里,这是一个法律的问题,应该是公开的,无论是他的家人、朋友还是社会,都有权知道,这个人已经有半个多月……”
值班警员:“对,办案方不是我们派出所,有其他办案方,所以我们也不知道。好吧。”

主持人:“他属不属于你们这个派出所呀?”
值班警员:“对。”

*傅希秋:无论高智晟律师是否在警方手里,中国政府都有责任交待他现在的状况*
多年来一直关注高智晟律师及其家人的在美国的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在本次节目截稿前,再次接受我的采访。

傅希秋:“高律师失踪已经两个多礼拜了,我们都非常着急。一直也在多方打听他的下落,我也联系了一些非政府组织和关注高律师的一些西方国家政府。我这周在韩国首尔有举行记者会,也有几个特别的访谈,当中提到对高律师的关注。韩国那边的人权机构和基督徒都很关心。
我也跟美国大使馆以及美国国务院保持着密切联系,美国使馆也在密切关注高律师现在的下落问题。他们也在等待中国方面作出解释:到底高律师是处在什么样的状况。
那么,对中国政府来讲,无论高律师是被相关部门带走,还是从他们的监控底下失踪了,中国政府都有责任应该有个交待。
高律师作为一个国际知名的人权律师举世关注,中国政府无论如何应该向公众,或者向高律师的家属做出详细交待。
各个方面都在想确认,再采取更大的行动。因为高律师过去……上次被送沙雅监狱前是多次被失踪,这已经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所以我们现在需要确认他这种失踪状态到底是怎样造成的,我们不会放弃这个努力。
高律师这个大活人,他的家人都不知道他在哪里,就非常的蹊跷。
基于他在失踪之前一直处于中国政府严密的监控状态下,我本人和我们机构不相信高律师会自我人间蒸发。我们相信中国的相关部门会知道他的下落。所以,希望他们起码本着基本的人道精神,给高律师的家属一个交待。
即使是在政府的公安国安部门手里,至少透个信儿,这样的话,家属至少可以知道他是死是活。”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网编:李想)

RFA

阅读次数:2,69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