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纪念刘晓波 学者:对威权的无知最可怕

Share on Google+

2017-09-07

蔡瑞月舞蹈社舞码“反抗”

台北举办“在台湾遇见刘晓波”纪念晚会,蔡瑞月舞蹈社舞码“反抗”,以枪声、刘霞的声音与钢琴声混合为背景音乐。(台湾民主基金会直播截图)

廖亦武

台北纪念刘晓波晚会,播放廖亦武朗诵诗歌影片。(台湾民主基金会直播截图)

台湾民主基金会等公民团体7号在台北举办“在台湾遇见刘晓波”纪念晚会。台湾民主基金会执行长徐斯俭认为,民主价值正在萎缩倒退,盼借由响应美国民主基金会在各地举办刘晓波纪念会,唤起全世界对民主的需要。

“这又能改变什么,他死了,被共产党钉在十字架,永恒如耶稣……”

7号在台北有一场以诗歌、短讲、舞蹈、重金属乐团,纪念在中国大陆狱中肝癌死亡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晚会。刘晓波友人廖亦武朗诵诗歌的影片开场,他泪流满面,敲钵呐喊。

台湾民主基金会执行长徐斯俭说:“刚才廖亦武说,可是他已经死了,我们又能怎么办?他说,大家瞎了吗?是不是聋了?是不是哑了?是不是不会愤怒了?其实我觉得最可怕的都不是瞎了、哑了,而是不知道这个事情,无知,对于威权专政者暴行的无知,其实是最可怕的。”

徐斯俭指出,刘晓波参与起草“零八宪章”,主张自由、民主、平等、人权、宪政,要重组中华民主共和国,是普世价值,中共却恐惧到连个像样的葬礼都不敢给他,这是一个恐惧的竞赛,台湾年轻人必须警觉,民主随时可能失去。

中央研究院副研究员吴叡人说,先是李明哲被逮捕,接着刘晓波过世,他的耐性快要爆炸,想写文章却写了一个晚上写不出一个字,他才体会到对“那个国家、那个政权”,已经哀莫大于心死。

吴叡人朗读刘晓波的诗“悬崖”:“『选择,选择无望的挣扎,要么挺直了呐喊,粉身碎骨,要么向深渊屈膝,巨大的苍芎已经俯压下来』,这个是刘晓波1996年写的诗,不只是他个人命运的预言,也是时代的预言。”

台湾人权团体即将前往联合国强迫失踪小组报告在中国大陆“被失踪”近半年的台湾NGO工作者李明哲案。台湾人权促进会秘书长邱伊翎致词提到台独自焚先烈郑南榕,曾认为“舞女”这首歌,充分展现台湾的困境:“我要跟郑南榕先生说,我们不是舞女,我们不会像舞女一样,我们会直直挺挺走出去,站在联合国面前,拿着台湾的护照,而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晶片身分证。”

主持人林宜兰说,刘晓波曾要求中共当局删除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今天台湾已经解严三十年,却有台湾人到中国大陆被认为企图颠覆国家政权遭逮捕,这就是台湾人更需要了解刘晓波的原因。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黄春梅/吴晶 网编:瑞哲)

RFA

阅读次数:1,385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