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淼:举报(官场小小说)

Share on Google+

2017-09-08 刘淼 馒头山下的守望者

法规科只有两个科员。一个是欧阳,没什么爱好,工作也算勤奋。就是好喝一口,谁求他办事,两瓶酒就行了,没什么太多讲究,一两百块的中档酒不嫌弃,五六百的高档酒也不拒绝。假如找个小馆子,一起闷上几口,这个事情办得也就更利落。另一个是小李,刚通过公务员考试进来不到三年的大学生,喜欢打篮球,每个礼拜总要喊隔壁行政科的小王一起去球场练上几场。

别看欧阳虽然不是科长,但老资格,主管业务,手里还是有一部分实权的。平常科里的吃喝拉撒睡都是欧阳张罗。现在“八不准”弄得挺紧,大部分干部都不敢去吃喝了,可欧阳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该吃的吃,该喝的喝,顶风作案,胆子还真的叫忒大。其实,小李也是吃货一枚,但毕竟资格嫩,没有人请,靠自己那点工资,只能在小街小巷买点特色小吃解馋。

公款吃喝

时间过得很快,副科长老王要退休,局里开始考虑由谁来接替老王。这既是科里的大事,也是局里的大事。为此,必须开一个党委会进行专门讨论。局长老肖更多的倾向于欧阳,理由当然是因为欧阳不仅资格老,关键时刻还能替局长挡酒。可是,党委书记老魏却更钟意小李,原因是老魏的儿子小魏是小李的球友。

当然,党委会讨论不能这么说。肖局长明面上的意思是,欧阳干了二十年,经验丰富,办事牢靠。魏书记则表示小李是名牌大学毕业,学历高,能力也不错,应该要给年轻人成长的机会。总之,双方说的各有各的道理。

会议最终不欢而散。于是,副科长的位置暂时空了下来。不久,市里的巡视组对局里进行“回头看”,欧阳依旧不放在心上,中午再度约了到科里办事的一个贾老板喝酒。小李在一旁听到饭局地点,灵机一动,跑到外边用公共电话给巡视组做了举报。结果,欧阳被巡视组抓了个正着。顺理成章,小李升任副科长。

然而,这个世界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全局上下都知道是小李举报的欧阳。不但肖局长愤怒,魏书记也颇为后悔。本来,为了上位,用点小手段无可厚非,但动不动就举报对手,显然非君子所为。假如,要是哪天看某位局领导不顺眼,也举报一下,岂不是天下大乱?

肖局长和魏书记在这一点上,终于达成了一致。准备找个借口将小李下放到局下属的二级机构,让他远离局核心层。也就在调职通知书下达的前一天,小李死了。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原来小李除了打篮球,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爱好,那就是嫖娼。从大学开始,他就有了这个坏毛病。本来,这个爱好纯属个人隐私,根本不可能让外人知晓。然而,那天也真是巧,小李前脚刚踏进按摩店,欧阳后脚在的士里看在眼里。欧阳也并非有意跟踪,而是恰巧路过。碰到这样的良机,怎么可能无视?赶紧拨打了110,不到五分钟,警察破门而入,抓了个现行。

妓女

在欧阳看来,小李被抓现行后,必然会乖乖地被押回派出所录口供,交罚款。不想,小李居然决定在押往派出所的中途逃跑——他大概首先想到的是如何保住副科长职位,结果,在横穿马路的时候,被一辆来不及刹车的大货车撞飞了好几米远,当场就上了西天。

欧阳终于夺回了副科长宝座。然而,之后,他再也没能继续进步。原因很简单,后来的好几任局长、书记都不愿意提拔他。所有人都认为,是他的举报害死了小李,他比小李更恐怖。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欧阳最终会被双规。这一次,举报他的还真是普通群众。原来,眼看没有更进一步上升空间,欧阳副科长不再满足于普通的吃吃喝喝,他毅然决定提高自己的门槛,开始收受红包。如果放在以前,倒还真算不了什么大事,然而,党的十八大以后,中央严抓党的纪律,老虎苍蝇一起打,打出了威风,也打出了成效。对此,人民群众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面对腐败,不再忍气吞声,一有风吹草动,就立刻往纪委捅。

欧阳副科长必须收红包才办事的工作作风,又怎么可能坚持长久呢?那天,面对市纪委同志的审问,欧阳突然想到了小李的第一次举报,如果当时他能够吸取教训,会有今天的下场吗?会害得小李被车撞死吗?也就在那一瞬间,他流出了悔恨的眼泪。

作者简介:
刘淼,70后,长沙人,出生于邵东,后迁居至株洲,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株洲市作家协会理事,湖南省“三百工程”文艺人才库入选作家,曾供职于某国企,后供职于某杂志,现居家自由写作。主要作品有小说《沈情的背叛》《香水有毒》《盆村事件》,散文《一个人的馒头山》《消失》《斯人寂寞》等。个人微信:fangzhanbo2013

刘淼微信支付

(苹果用户无法直接赞赏,请长按以上二维码转账支持)

刘淼微信公众号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公众号,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阅读次数:815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