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建元:从中共十九大可能的变化看两岸关系发展趋势

Share on Google+

(曾建元 国立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法学博士,中华大学行政管理学系副教授,华人民主书院董事,新台湾国策智库两岸关系组召集人)

习近平蔡英文

两岸关系从2016年5月20日蔡英文总统上任后,即不断急速冷冻。当时,蔡英文发表完总统就职演说,而于当中提出以维持现状和《中华民国宪法》与《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为指导原则的两岸政策论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重要对台政策幕僚,如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所长周志怀、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院长刘国深等,都对蔡英文表示肯定,而令人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与时俱进和两岸关系的正常化发展充满信心,岂料,不出几小时后,形势急转直下。

对岸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发表声明,定位蔡英文演说是“一份没有完成的答卷”,表示“在两岸关系性质这一根本问题上采取模糊态度,没有明确承认‘九二共识’和认同其核心意涵,没有提出确保两岸关系和平稳定发展的具体办法”,并指出“国台办与台湾陆委会的联繫沟通机制,和海协会与台湾海基会的协商谈判机制,均建立在‘九二共识’的政治基础上。只有确认体现一个中国原则的政治基础,两岸制度化交往才能得以延续”。次日,国台办和海峡两岸交流协会进一步表态,声明只有确认坚持“九二共识”这一体现一个中国原则的共同政治基础,国台办和台湾行政院大陆委员会、海协会和台湾海峡交流基金会的联繫沟通机制,才能得以延续。在此之后,两岸半官方关系联繫沟通机制全面中断,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内型塑观望两岸关系的民意,恢复在国际社会上对台湾的围堵打压,中国人民解放军航空母舰辽宁号和空军战斗机群甚至绕台巡航,对我国进行示威和对我国国防进行摸底。

2016年五二零两岸关系戏剧性的陡降,绝对和习近平与中国共产党对台工作领导小组决策有关,国台办熟悉台湾民情,主任张志军曾经与前行政院长谢长廷为民主进步党和共产党的党际对话铺垫历史条件而有所往来,国台办对于民主进步党会以《中华民国宪法》来间接回应一个中国的立场绝对早有所悉,如非有重大理由,不可能甘冒大不讳,让两岸关系倒退,证明自身的长期经营和政治判断毫无所获。所以几乎可以认定,在国台办之上,绝对存在一个更高和更强悍的决策意志,而这一最高权力意志,也只有习近平居于对台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的地位而敢力排众议、拍板定案,直言之,习近平刻意选择了两岸关系作为他探测自己领导地位的试剂,这就像他决定在新加坡与时任总统的马英九在可以不谈一个中国原则的情况下进行会面一样,所要展现的是乾纲独断的姿态。而吴敦义当选国民党主席之后,习近平致赠的大礼竟是《新华社新闻信息报导中的禁用语和慎用词(2016年7月修订)》,禁止中华人民共和国媒体使用“一中各表”,使吴敦义与重申国民党对于九二共识的主张,失去了以各表之方式保留中华民国的空间,此也就意谓著九二共识等于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概念的偷渡中形成消灭中华民国的事实,也让国民党和共产党在既有的政治基础上要维持友好关系而变得极为尴尬。这也是非常不合乎两岸关系正常发展方向的霸道做法。

习近平在两岸关系当中要表达甚么样的讯息?他凭甚么条件可以如此咨意妄为?这就涉及中共党政高层权力结构的变化。2014年,习近平成立了国家安全委员会,将政治局常务委员和国家安全相关部委纳入其中,自任国安委主席,而在经过《国家安全法》的立法追认后,使自己一举超越了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的寡头集体领导权力结构。此后,习近平意欲架空政治局常委会乃至于现行党国体制的传闻就不断传出,甚至说他有意在中国共产党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后出任新设置的总统一职,打破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任期,结合国安委主席的权力,继续掌握政权。

习近平当年之所以能在十七大脱颖而出,反映了太子党红二代这一群体对于共产党亡党亡国的深刻忧惧,因此对于不具有革命感情的技术官僚的党国忠诚度没有信心,所以为了挽救自己的命运,最终决定支持习近平而背叛了原来胡锦涛属意、钦定的李克强。太子党群体对于技术官僚攀附寅缘掠夺党国利益的情形是相当不满的,其深层心理未必是基于对于廉洁此一价值的坚持,而是基于红五类工农兵子弟的出身论,认为别人不配共享这些党国权贵专属的特权。习近平重用王岐山主掌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和监察部替他反腐肃贪,目的就是为了剷除党中央当权派眼中公认的害群之马,包括牵制政治上的异己,而不是要为这个国家建立可长可久的廉政制度,因此司法独立就成为红线,司法仍必须由党来领导。

在以上的背景下,十九大就成了习近平巩固既有局面和迈向另一阶段权力高峰的重要战场,习近平核心如果位列十九届政治局常委人数较多,则两岸关系的不确定性受习近平的影响会较高,不确定性也更高,反之,则集体决策的色彩会比较强,政策路线也就会比较具有稳定性和可预测性。不过,十九大前的中南海政局风云诡谲,习王的打贪,搞到一批政商集团狗急跳牆而反弹,最近与前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关系密切的流亡美国富商郭文贵,在美国《美国之音》和《明镜新闻网》推出视频节目爆料揭发习近平与王岐山家族的腐败情事,郭文贵举证历历,而深深震动了中南海,其中尤以习近平最为倚重,甚至有意为其打破“七上八下”政治惯例,在十九大后留任年将逾七十的政治局常委的王岐山,受伤最深。王岐山要做中华人民共和国党政官场的防腐剂,己身不正何以正人。郭文贵的爆料,有如核爆,打乱了十九大的政治布局。日本《朝日新闻》和《读卖新闻》近日先后报导王岐山无法在十九大后留任政治局常委,这一消息虽难能证实,但至少显示习近平力保王岐山的企图受到挑战,一旦习近平丧失王岐山这一股肱,江泽民、胡锦涛的残馀势力势必复仇反扑,而且也将出手阻止习近平违反《中国共产党章程》的扩权作为。十九大前夕的当下,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进入高层权力结构的盘整期,而且会延续到十九大之后的秋后算帐。

在这一情况下,两岸关系的发展,可能会是比较保守而稳定的,因为台湾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优先政治议题,他们内部的权力斗争更受关注,但也因为权力彼此的牵制拉扯之故,两岸关系会沿著十九大前形成的格局,以新的现状维持著而继续缓步前进,换言之,应当正在起草中的十九大政治报告,将会对十九大后的两岸关系发生长期的路径依赖效果。目前全国台湾研究会会长戴秉国、中国社科院台研所长杨明杰,包括国台办主任张志军,都是国际关系和外交方面的出身,显示出习近平清楚地知道,两岸关系镶嵌在国际关系中,透过大国外交来稳定两岸关系格局,是比较务实的做法,如此也就不必理会民进党政府,跟著起舞。

本文则大胆判断,两岸的政治僵局将会持续下去,因为台湾朝野都不会接受不能各表一中的九二共识,而中华人民共和国也无心于改变其立场而调整到接受中华民国,所以两会对话机制短期不会恢复,甚至国共经贸文化论坛也有可能暂停。然而,在非关主权或政治的领域,随著中国大陆中产阶级的逐渐壮大,公民社会的初生,两岸的社会文化交流可能会因具有内在需求之动力而更为频繁,而这则会更多地透过地方交流的形式,对岸也乐于在地方层次开展对台关系,换言之,只要在国家层次管理好防独的风险,中国大陆各省市的竞相发展,就会对形成以地方政府和民间社会网络包围台湾的促统趋势,中央也就不必在台湾事务上耗损太多的精力,而可分拨力量在实现强国梦的内部建设和政策规划。台湾如果不愿在事实上被矮化为地方政府,未来则应该站在普世价值和历史文化的高度,以中国大陆人民为对象展开对话,并且深化与各省的沟通联繫管道,至少确保一旦中国大陆发生变乱,台湾还能屹立不摇,甚或发挥杠杆作用,参与文明中国重建的过程。

民国一○六年八月三十日晨四时半台北晴园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10/2017

阅读次数:98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