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立军:关闭黑监狱,严惩法西斯——辽宁铁岭关山子监狱纪实(一)

Share on Google+

我是2016年8月4日从沈阳新入监监狱投送到铁岭关山子监狱的,该监狱确切的称谓应该是铁岭监狱关山子监区,这个不伦不类的地下黑监狱其实正当名号叫辽宁省关山子强制隔离戒毒所,原来和教养院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教养院要黄之前,因为害怕好多司法警察无法分流,不知道当时辽宁省司法厅(时任司法厅长张家成因受贿滥用职权与人通奸等违法犯罪2015年被逮捕)哪位领导想出来这么一个办法,成立一所黑监狱,四个监区,四百多号服刑人员,靠做服装等劳改产品养活它们。

入监第一天我被分到一监区,教导员隋长青开始问话训话,问话训话时要求新入监者一字排开蹲在地上回答。吃过午饭,出工去生产车间,分监区队长谈过笔录后立即开始干活,我被安排往基本成品的好像美式军用棉裤(据说出口韩国)的裤腰上穿腰绳,要求每小时几十个具体数字我忘了。我由于刚刚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患甲状腺肿瘤做了手术,面部神经麻痹还没有痊愈,加上心脏病高血压哮喘,右手腕被沈阳市公安局刑警岳鹏等人勒伤,干活效率不高,加上当时三伏酷暑,身体虚弱,每小时我只穿了9条腰绳。一位叫孙成江的老犯竟然看不下去了,指着旁边一位小伙子对我说:“看见没有,他前几天因为干活不出数让队长给电了,耳朵电的像猪八戒似的,满地打滚叫唤。你这么干不行啊,队长看见了得往死电你!”我问那小伙叫什么名字,他说叫孙善东。我半信半疑地看了一眼孙善东问:真是那样吗?谁电的?小伙子不抬头也不回答,只是埋头干活。

晚上收工后,我偷偷问别的犯人,孙善东挨电是真的吗?这里的警察真电人吗?他小声告诉我:你看看他耳朵就知道了,都电糊了电熟了。前几天接见,在接见室看见他妈,娘俩隔窗抱着电话哭,还让他妈救命,可惨了!他父母是近亲,有点智障,几乎天天挨打挨电。你自己观察吧,新人来了队长要立威,明天就开始电人了,你要加小心,有人看着我们,不让和你说话。我这才知道,这里的警察电人是真的了!在水房,我特地找机会看了一眼孙善东的耳朵,果然还有焦糊后留下的伤痕,脖子上也是电伤。这一眼,让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第二天,我就见识了这座黑监狱的恐怖与邪恶。这哪里是监狱,简直就是恐怖集中营,是邪恶的人间地狱!

(未完待续)

辽宁铁岭关山子监狱1

辽宁铁岭关山子监狱2

维权网2017年9月9日星期六

阅读次数:2,79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