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王沪宁为十九大政治报告命名

Share on Google+

2017-09-11

习近平、王沪宁

习近平和王沪宁。(public domain)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了无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还是习近平,他们外出活动时身边随侍的最高职务就是政治局委员兼书记处书记,比如过去的曾庆红,如今的栗战书。至于曾庆红和栗战书之间的王刚和令计划则稍有特别。前者是以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身份出掌中央办公厅,后者则仅仅被胡锦涛安排了一届书记处书记。

核对一下过去曾庆红随侍江泽民,王刚和令计划随侍胡锦涛的那段经历,再与如今栗战书随侍习近平的这五年相比,一个重要特点就是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王沪宁虽然也是时常与中办主任一同随侍,或巡幸地方,或周游列国,但并非和中办主任一样,每场必到。而到习近平当政之后,王沪宁的书记处书记职务改成了政治局委员,兼职仍然还是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但他的全部职责已经和中办主任一样,完全是围绕“领导核心”一个人转。无论是对外出访还是对内视察,无论是出席会议还是微服私访,习近平的身边只要有栗战书,必定也有王沪宁。包括外出巡幸期间视察部队,接见当地驻军驻警师以上军政首长,王沪宁也会和栗战书一起陪同。因为政治局委员的出场排序是按照姓氏笔划的规矩,所以中共官方媒体的相关报道中从来都是“王沪宁、栗战书等陪同考察(访问)”。这就是为什么笔者专门写了两篇文章,一篇的题目是《如今的习近平比当年的江泽民更需要王沪宁》,另一篇的题目是《王沪宁在习近平处的份量到底有多重?》。

笔者在这两篇文章中已经介绍过,萧功秦先生在接受境外记者采访时说过:如何把习近平的新政内容综合起来加以理解?如果说,邓小平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一波新权威主义,是新权威主义的1.0版本,那么,习近平新政,可以理解为改革开放以来第二波新权威主义。是新权威主义的2.0版本。习近平新政是新权威主义强化版;习近平代表着中国新权威主义的黄金时代到来了。

萧功秦认为习近平新政的重要内容就是改变了三十年来社会上约定俗成的“党政分开”的固有思维,通过“国家安全委员会”、“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财经领导小组”等党政合一体制下的高度中央集权,实现权责合一,来提高中央权力运作的效率,避免以往“九龙治水,各管一摊”的“九常委分管制”所造成的权力分散与低效率。此前政法系统周永康的严重贪腐与尾大不掉,以及某些地区的权力系统的朋党化、山头化、贪腐化、地方豪强化均与此类弊端有关。

而如上这些措施从构想到实施,王沪宁功不可没。难怪中南海里已经有议论说:别看出现在官方电视画面上的王沪宁总是在习近平面前毕恭毕敬,但在幕后决策过程中,习近平对他王沪宁基本上是言听计从!

余杰先生曾经撰文批判说:习近平则比路易十四和江泽民更爱慕虚荣。他上任仅两年多,就出版了多本文集、“重要讲话”与“最高指示”。在二零一四年的上海书展上,习近平二零零七年出版的《之江新语》重新包装上市。同样受到热捧的习近平的著作还有:《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再版的《干在实处,走在前列:推进浙江新发展的思考与实践》、再版的《摆脱贫困》等。二零一五年,又有《习近平关于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论述摘编》、《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等相继出版。前者发行三百万册;后者在海外卖了四十万本、在国内卖了一千七百万本。

笔者在介绍余杰先生如上论述的文章中评论说:事实上,习近平上台之后中共政权里也已经有了一个“颂扬委员会”,这个“委员会”主要由“习办”、中央政策研究室及中共中央对外宣传领导小组办公室中的要员们构成,而施芝鸿“退居二线”之前,在这个“颂扬委员会”里扮演了非常吃重的角色。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被“隆重推出”之后,中共央媒为引导全党全军全国人民更系统地学习、 更深入地理解书中的“主体思想”,直接采访王沪宁遭拒,在王沪宁的推荐下,采访了原是王沪宁手下的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今年初才退居二线转岗政协的施芝鸿,请他对习近平的“治国理政新理念”作出“最具权威性的解释”。

按照施某人的说法,习近平的“治国理政新理念”内容十分丰富,而“五大发展”理念,即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无疑居于核心位置。创新发展揭示了如何激发新的发展动力问题,协调发展揭示了如何解决发展不平衡问题,绿色发展揭示了如何解决人与自然和谐问题,开放发展揭示了如何解决内外联动问题,共享发展揭示了如何解决社会公平正义问题。

这所谓的“五大发展”,无疑是王沪宁、施芝鸿等人“集体创作”的产品,但施某人的独特功劳是“研发”了“治国理政新理念”的提法。

按照施某人的解释,习近平的主体思想,也就是所谓“邓理论”、“江思想”、“胡观点”之后又摸到的第四块大石头的理论完备和成熟,最终被写进党章必须要有一个过程,而在这个过程当中,暂时还不能以“习近平同志思想”、“习近平同志主义”之类的词汇称呼之,所以他搅尽脑汁为习近平“研发”了“习近平治国理政新理念”的“令人耳目一新”的“创意提法”。

而笔者在内地的记者朋友透露,自施某人首先用“新理念”一词之后,王沪宁和栗战书等人均认为“仍不到位”,所以才又有了“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的“更为吃重”的表述,并已写进十九大政治报告。

王沪宁自入主中南海之后已经为三任总书记起草了五份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政治报告。为江泽民起草的十五大的报告题目为《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把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全面推向二十一世纪》,为江泽民起草的十六大的报告题目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为胡锦涛起草的十七大报告的题目为《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为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而奋斗》,为胡锦涛起草的十八大报告的题目为《《坚定不移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进,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而奋斗》。如今已经为习近平完成的十九大政治报告的初选题目还是围着“小康”转,被习近平倾向于采用的是《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为决胜全面小康社会实现中国梦而奋斗》。

王沪宁在十九大政治报告的初稿中为习近平过去五年评功摆好的大致内容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的5年,是党和国家发展进程中很不平凡的5年。5年来,党中央科学把握当今世界和当代中国的发展大势,顺应实践要求和人民愿望,推出一系列重大战略举措,出台一系列重大方针政策,推进一系列重大工作,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我们全面加强党的领导,大大增强了党的凝聚力、战斗力和领导力、号召力。我们坚定不移贯彻新发展理念……坚定不移全面深化改革……,坚定不移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坚定不移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坚定不移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坚定不移推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坚定不移推进全面从严治党,着力解决人民群众反映最强烈、对党的执政基础威胁最大的突出问题,形成了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习近平“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迎接党的十九大“专题研讨班”发表讲话说:“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全党必须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牢固树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确保党和国家事业始终沿着正确方向胜利前进。我们要牢牢把握我国发展的阶段性特征,牢牢把握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提出新的思路、新的战略、新的举措,继续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懈奋斗。”

这段话也是出自于王沪宁起草的十九大政治报告初稿,未来正式出台的十九大政治报告对如上两段内容相信不会再有大幅度的修正。

RFA

阅读次数:1,219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