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真相与清算:有关李鹏日记、陈希同亲述

Share on Google+

时间不会自动带来真相,哪怕屠城者年岁将老,也未有良知发现。遗忘与拒绝、篡改与复原,尚需民间持续施压和保留屠杀记忆。限于篇幅,仅对两部书作以浅析。

继《李鹏日记》后,《陈希同亲述:众口铄金难铄真》,也在六四屠杀23周年前夕出版。难说不是效仿。垂垂老矣,二者相继在晚年抛出所谓日记和亲述,这反而显得他们急于撇清罪责。一些史学家们,往往因为书中披露信息资料,而对书籍作出推荐,进而对这两位屠夫产生同情;而在受害者、亲历者眼中,两人仍然用谎言遮蔽真相,百般脱责,尚待清算;在政治家眼里,两部书稿既不真实,也无忏悔和道歉,不看也罢。

如果李鹏和陈希同果真有自信,该在大陆公开出版自己的作品,相反却在网络传播或在境外香港出版,这本身就足够讽刺。六四档案仍被官方封锁,这是谎言和暴力所支撑制度的傲慢和“自信”。作为一个整体——中共统治者,不管改良和改革的口号喊得多么响亮,封闭落后的意识形态和专制制度并未有丝毫进步。他们固守着政经等所有资源,实施政治恐怖,不愿向民意妥协。

日记中呈现的李鹏,抱持“镇压有理”,其立场被部分人接受,他们不一定就是既得利益阶层,此论恰恰在于呼应了这些人害怕社会动乱的心态。奴隶是文化与制度造就而出,哪怕自由和权利被剥夺殆尽。李鹏作为六四屠城主要决策者,罪责难辞;作为红二代,尽享权力荣耀。竟能全身而退,安享晚年。

陈希同则不同,既是制度受益者,也是权力斗争失败者。他在六四屠城所扮演的角色,尚待官方档案揭秘证实。但是并非如他所言,仅是“傀儡”、否认“戒严总指挥”。而他作为贪污犯,要看用哪个标准衡量,不说西方标准,仅按香港和台湾官员清廉标准,每个大陆官员都是贪污犯,他岂能例外。屠城与贪污,完全是两码事,各负罪责。权斗失败,更不是为其屠城和贪污脱责的理由。

李鹏坚决捍卫镇压有理,陈希同百般卸责洗白。可以确认的是,这是李鹏真实意图的表达,而陈希同对中共既爱又恨。不要期望他俩良心发现,即使进入地狱,也不会向被他们屠杀的数千人们洒下泪水。即使全世界都被他们蒙蔽,六四屠城时任总理、市长,依据常识人们会明白,他俩手上沾有血债。

六四屠城,必须得到清算。一则清算决策者和执行者,二则清算制度,而后者却往往被人们忽视。对于一个具有悠久专制独裁传统的国家,清算制度尤为重要,它关乎对几代人心灵和精神遭受伤害的恢复与再造。中国制度民主转型正在起步,清算就显得迫切和必要,清算就是追究历任当权者的刑事责任。真相——清算——宽恕——和解,这是恢复社会正义、自我救赎的不二途径。

原载香港《动向》月刊,2012年6月号,总322期

阅读次数:62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