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朝鲜半岛准战争态势分析

Share on Google+

如果说往年朝鲜核试验和多次发射导弹,让国际社会仍对“六方会谈”存有幻想,然而今年的“天安舰事件和“延坪岛炮击事件”,才让世界真正看清金正日的流氓无赖本性。近期结束的美韩黄海军演,一箭双雕,既镇服朝鲜,又警告中共。朝鲜半岛剑拔弩张已演进为准战争态势,这是基本的研判。朝鲜半岛情势俨然相似于二战爆发前的纳粹希特勒,周边国家绥靖、合作、纵容、妥协,终酿成人类历史上的大灾难。

金正日将独裁极权主义发挥到极致

朝鲜作为独裁极权国家,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与文明社会水火不容,很难赢得国际社会同情。朝鲜的国家意志即为金正日的个人意志,不同于传统独裁者只要人民不造反,尚能体恤民生,而金正日祸害并绑架国民跟整个世界作对。“维基解密”最新披露资料显示,中共也不得不承认金正日是被“惯坏的孩子”,他将独裁极权主义发挥到极致——赤裸裸的流氓加无赖,妄想整个世界符合他的游戏规则。

朝鲜金正日系列癫狂举动的唯一目的就是挑衅美韩并要挟国际社会,增添讨价还价筹码,而非为国民利益着想,同时也是做给“老大哥”中国看。朝鲜的燃油、粮食和日用品全靠中国输入、维系,但受中国限制颇多;同时对中国在“六方会谈”扮演的角色并不十分满意,尤其是中方主张“朝鲜半岛无核化”,尽管背后有交易承诺,仍然让金正日恼怒,但也不敢太过明显表露出来;西方长期的经济和军事封锁,加剧了朝鲜国内统一南北的民意压力;此外,金正日年岁已老,疑心深重几乎是独裁者的通病,为金家三代金正银在朝鲜树立权威更是迫不及待。

中国在朝鲜核武技术上施予了一臂之力,这已是公开的秘密。中共把朝鲜作为中国东北地区的战略屏障,用来对抗美日韩。但在现代战争超时空条件下,战略屏障不堪一击,反倒成为己方的心理依赖,这也同时构成专制制度的制度惰性。此次美韩黄海军演,动用“华盛顿”航母等一流海空战力逼近山东半岛,镇服朝鲜,同时向中共示威。中共“演红脸”一方面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四处放风要击沉航母,一方面派员参观称要重启“六方会谈”;金正日“演白脸”撕破脸皮,称要反击侵略。中朝的“演双簧”真真假假,但在黄海军演高科技军事实力当口,连重话都不敢讲,都被打回原形。

中共面临的三种选择

黄海对决,实际上是中美对撼,朝韩日都是配角。面对虎视眈眈的美韩日和不听话的金正日,北京的选择将非常艰难。笔者尝试做一粗浅研判。

第一,下策:选择跟金胖子站在一起。祭起毛泽东的“战友加兄弟”的老旗子,演绎第二次“抗美援朝”。这既可减轻青年农民工和大学生失业率高攀的压力,又可让军工企业开足马力拉动消费,但是,很难在中国实施战争动员。今天的中国人已不是50多年前被蒙骗的老百姓,低廉的军人待遇和死伤抚恤,很难吸引消费时代的独生子女参军,荣誉和责任难以撑起他们的国民义务;中国的人海战术,也让他们惧怕成为没有价值的炮灰;以保家卫国名义出兵维护独裁者金正日,在国际和国内都不具备道义基础,也会让本就危机四伏的国内政治不堪一击。

第二,中策:保持中立,坐观美日韩灭掉朝鲜。一旦开战,三国联合灭掉朝鲜,只是时间长短问题,而不存在失败的可能。朝战将与“伊战”和“阿战”截然不同,朝鲜不存在宗教号召力,在国际上没有基于宗教信仰的铁杆朋友。还有一个充满变数的条件,那就是朝鲜民众长期遭受金家父子残暴统治,民众和军队将会欢迎解放而不是誓死抵抗,将与萨达姆政权瓦解崩溃极为相似。但是,出现这种理想局面,取决于美韩联军宣传战和心理战的渗透效果。笔者倾向认为,金家父子长期愚民统治很可能让朝鲜军民选择愚忠效命。

“天安舰事件”和“延坪岛炮击事件”,与往年的朝核危机和试射导弹不同在于:朝鲜半岛事实上已经演进为准战争态势,双方的耐心都在耗散,任何擦枪走火的微小动作,都可能引爆第二次韩战。假如中国不支持金正日战争物资和武器装备,同时关闭边境线;也不把东北作为朝鲜军政高层和军队的后方基地;也不派出军事顾问和乔装朝鲜军入朝。如此的结局有二:南北韩统一;美国在朝鲜长期驻军。如果南北韩统一,美日不在朝鲜驻军,那么对于朝中韩,那是最为理想的结局,但是美日不会让韩国独吞胜利果实,其中的变数太多。如果美日在朝鲜驻军,将直接威慑北京政府,那么金正日和北京都是输家。

第三,上策:中国与美日韩联合出兵,灭掉金正日。或者中国不直接出兵朝鲜,但向美军有限度开放领空和领海,甚至军用机场,提供间接援助。东北地区有限度短期接纳朝鲜的战争难民,可获国际赞誉。最佳方案当然是中国出兵,增加战胜朝鲜利益分配的筹码;此外,可让军队增添实战经验。这其中存在的最大未知因素是俄罗斯,最怕俄罗斯扮演搅局角色,并且俄罗斯继承了前苏联不按牌理出牌的传统。

金家王朝威胁世界安全

美国在朝鲜半岛获得的直接利益不多,首先是朝鲜核武直接威慑到战略盟友韩日安全;其次制衡日益强大的中国,操控亚洲格局。中国的专制面目,总是西方国家的心病,先前的意识形态“冷战”已经不是西方最关注的,中国作为一个事实上已经崛起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却掌控在一个不受约束的专制党手中,这才是眼前最令西方担忧不安的。

朝方已宣布永远退出中方主导的“六方会谈”,联合国宣布冻结其五家公司和五名核武专家的资产。前者是在间接威胁中国,后者无多少实际价值。《中朝友好互助条约》依然有效,规定一方进入战争状态,另方则需提供军事援助。中朝关系是到切割的时候了,即使中共只为自己考虑。我们更多考量中国的国家利益,而不是中共。

不可否认,朝鲜已经以强硬姿态进入世界核武国家队列之中。其最大的威慑对象首为韩国,次为中国。这是中国和俄罗斯传统社会主义阵营和地缘政治养虎为患、抱团取暖的结果,自作自受承受流氓的滋扰和威胁,难非例外。还有一种可能,各方再次走上谈判桌,朝鲜实行拖延策略,打打闹闹,一直到金正日死亡,从而抬高金正银身价,与未来执掌中国权力的“太子党”沆瀣一气。

定稿于2010年12月上旬

原载《动向》月刊12期

阅读次数:499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