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始于悲剧,终于悲剧(1)

Share on Google+

一、生命必须承受的重负

尽管,世界上第一个民主制政体诞生于古希腊的雅典,但与现代的宪政民主体制,还是有本质的区别。前者以“多数决策”为核心,后者以“个人自由”为核心,甚至可以说,雅典政体是有民主而无自由。一是自由具有等级性,“自由民”和“奴隶”之间在权利上没有任何平等可言。二是多数决策的权力得不到制度性约束,容易演变为多数权力对少数异见的暴政。苏格拉底被以言论和思想的理由控罪并处死,就是无自由的多数暴政的典型案例,也成为古希腊民主的永恒耻辱。(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555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