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审美与人的自由》后记

Share on Google+

美学史象人类的一切思想史一样,是由一连串的误解造成的,这种误解在关于美的理论中尤为根深根固。我以为,思考美无疑是思考人本身,人无法最终地把握自身便决定了人也无法说清美。可怕的是,人性中有压倒一切的占有欲,这不仅表现在对物质的贪婪上,更表现在对精神的主宰上。它为宇宙和人生规定了种种本质,说到底,无非是为了占有它所规定的东西。而美,这种令神往的生命,谁不想据为己有呢?然而,美本身对这种占有具有同样难以消除的抗拒力,它总在以新的生命使那些关于美的本质的理论变成徒劳。或许,我的这本书也是无数徒劳之一。(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63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