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启蒙的悲剧——“五·四”运动批判

Share on Google+

明年是“五·四”运动七十周年,可能形成全国性的“五·四”热。站在今天的角度看“五·四”,也许能看得更清楚些。现在,本文主要要想谈的是“五·四”的局限,或者说是“五·四”启蒙运动失败的原因。林毓生写过一本《中国现代意识的危机》,是谈“五·四”的局限性的。林氏认为“五·四”运动失败的原因有二,一是“思想意识救国论”;一是“全盘西化论”。对于第一点我同意,但对“全盘西化”论我持保留。我认为,“五·四”运动失败不在于“全盘西化”不适合中国当时的国情,而在于“五·四”运动在表面上是全盘西化,但在骨子里却是传统文化,是中国现实中传统的势力太强,以至于当时最激烈地反传统的知识分子在骨子里仍然是传统的。而造成这种传统根深蒂固的原因就是中国人对自身的文化、政体、经济,也就是对中国社会的整体结构的腐朽缺乏内在的自觉。与西方相比,中国近代的启蒙运动不是中国人内在的自觉要求,而是被外来压迫逼出来的;是被迫的。而西方的由文艺复兴开始的启蒙运动,则是一种没有外在逼迫的内在自觉,是西方人自觉地意识到基督教文化和专制主义的腐朽而主动地要求改革。(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61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