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中国政治与中国当代知识份子》后记

Share on Google+

站在中西比较的和改造中国的层次上看,这本书或许还有一定的价值,因为中国的现实和文化在世界的范围内实在是太陈旧、太腐朽、太僵化、太衰老了,它需要一种强有力的异质文明所带来的具有威胁性的刺激和挑战,需要辽阔的、澎湃的汪洋大海来补托它的封闭与孤立、沉寂与渺小,需要用落伍的耻辱来激发它的自我改造的决心和斗志。作为一种相互比较的参照系,西方文化能够最鲜明地实现出中国文化的总体特征和种种弱点;作为一种批判性的武器,西方文化可以有效地批判中国文化的老朽;作为一种建设性的智慧,西方文化能够为中国输入新鲜血液和改造中国的现实。然而,站在人类命运和焦虑世界的未来的高度上看,站在个体生命的自我完成的层次上看,这本书或许一文不值。因为它所关注的问题过于浅和狭隘──只是站在中国人的立场、基于对中国的关注,而非站在人类的立场上对世界前途的关注,更不是站在个体生存的悲剧性的立场上,对每个生命的自我完成的关注。所以,这本书的价值仅仅是相对于无任何价值的文化废墟而言的,其低劣之处特别明显地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陕隘的民族主义立场和盲目的西方文化献媚。(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803
Pin It

关于 “刘晓波:《中国政治与中国当代知识份子》后记”的一条评论:

  1. 馬克思不是中國人,列寧不是中國人,馬列主義不是中華文化,以馬列主義爲政治基礎的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配不配自詡爲中國?以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爲中國,爲祖國,配不配是中國人?離開三民主義中的民族主義,失去文化根基,沒有信仰自由,大陸淪陷區早已不配稱為中國。
    錯了就是錯了,無論是誰,即便是獲得國際認可,榮穫“空椅子獎”的劉曉波先生同樣不能例外,如此中國大陸淪陷區才有自由民主,平等法治可言,淪陷區民眾才能站起做人,獲得幸福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