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至今仍未被外界关注的习近平政治亲信王晨

Share on Google+

2017-10-09

王晨

王晨(Public Domain)

日前,数家华文媒体同时转载一篇推测十九大高层人事分析的文章《突现新面孔!习近平清华同学要入政治局》,文引述香港一家报纸的评论称:中共十九大即将召开,届时将更换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习近平的清华同窗兼盟友、中共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陈希,有望在十九大上进入中央政治局。此前,习当局对中组部高层人事进行大换血。陈希入局后或可能接任中组部部长,而现任部长赵乐际有望入常。

文章中还引述英国路透社的报道内容,说是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北京市委书记蔡奇、中共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中共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陈希可能入局。

十九大上肯定入局的习近平嫡系、旧部、同学、同乡当然不止如上几们,但相对于蔡奇,陈希的“面孔”早已经不“新”。

这位蔡奇是当年习近平主持福建省委党务工作期间安排下基地任职的省委机关干部之一,习近平离开福州市委到省委任专职省委副书记时后,蔡奇的职务是省委办公厅副主任,习近平安排他下放任三明市委副书记,依然是副厅局级。但一年后习近平即将他提拔为三明市市长。

接下来,蔡奇又成为习近平按照中组部的干部交流计划,亲自考察选定和推荐的福建省“输出干部”,于一九九九年五月平级调赴浙江省任中共衢州市委副书记、市长。

将蔡奇输出至浙江省的时候,习近平当然没有料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也会到浙江主政,他在中共十六大之后就任浙江省委书记的过程中,还曾对媒体公开表示过自己被中央安排到浙江工作是没有预料到的,他在十六大前自以为会被安排到陕西省任职。

而习近平到浙江工作后,按理应该对蔡奇抓紧提拔才是,但不知为什么直到习近平调离浙江的当年2月,也就是习近平出任上海市委书记的前一个月,才将蔡奇安排为杭州市委副书记兼副市长。这位职务依然是正厅级,直到习近平就任上海市委书记一个月后,蔡奇才成为享受副省级待遇的杭州市代市长、市长。

习近平被跳升政治局常委的十七大召开时,蔡奇因为连党代表都不是当然不可能会被安排为当届中央委员或中央候补委员的候选人。而此前五年他则是十六大的党代表。

习近平当选总书记的十八大上,时任浙江省委常委兼组织部长蔡奇只是普通党代表,局外人无从知道如今对蔡奇如此器重的习近平为什么连中央候补委员都没有恩赐给蔡奇,以至蔡奇成为中共执政史上唯一一个连个普通中央候补委员都不是的北京市委书记。

正因为蔡奇在十八大上未进中委,所以习近平上台后将他调任新组建的国务院安全委员会任办公室副主任,不久又宣布为正部长级的的办公室专职常务副主任时,外界也只以为不过是“因才施用”,无人料想到北京市委书记职务会幸运到蔡奇头上。

相对于蔡奇被提拔和重用得如此之晚,所以笔者才说十八大召开前习近平已经为他顺利当选中央委员煞费苦心的陈希的“面孔”早已经不“新”。

笔者早在四年半之前即已经为本专栏撰文《陈希与习近平既是同窗更是同党》,断言陈希在十九大时肯定会更上一层楼。

笔者在四年半前的这篇文章应该是外部世界里最早详细介绍习近平与陈希之间“不是兄弟,胜似兄弟”的铁杆关系的。文中说:外界已经有过报道说陈希不但因为是习近平当年的清华同窗,而且陈希掌管清华大学期间,习近平获得了博士学位。

中共官方公布的习近平和陈希二人的简历都注明得清清楚楚,习近平是1998-2002年在清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在职研究生班学习,获法学博士学位,而陈希则是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做了两年访问学者后于1993年开始担任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习近平在职读博开始的那一年,陈希被晋升半格,成为清华大学党委常务副书记,习近平完成在职读博的2002年,陈希被晋升清华大学党委书记,官至副部长级。

毫无疑问,到晋升至副部长级的清华大学党委书记为止,陈希的被提拔和被重用与习近平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习近平在清华所读的专业是所谓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该专业本来就是为那些在位期间仍需要“深造”的党政官员所设,所以即使没有当时的陈希担任清华党委副书记,清华也断无可能将本来就是自己学校送出去的,当时已经明显看得出在中共政坛上前途无量的习近平拒之门外。而外界有所不知的是,连接习近平和陈希之间兄弟和政治情谊的一个最重要情节是当年在清华大学担任学生党支部书记的习近平是陈希的入党介绍人之一。所以说,陈希与习近平之间即是同窗,更是同党。陈希一九七八年入党,一九七九年三月与习近平同时离开清华校门,被安排回到自己原籍福建省的一所大学任教。当年夏天,陈希即考取清华研究生,回京报道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拜访已经在军委办公厅穿上了四个兜儿的军装的习近平。当年共军的土军装没有军衔标志,上衣四个兜儿的是“干部服”,大头兵的上衣只有两个兜儿。

习近平出任总书记的同时安排自己当年下乡插队时的“北京哥们”王歧山和王晨一个出任政治局常委兼中纪委书记,另一个以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身份从“政府”的角度为习近平把关宣传、严控网络媒体之后,外界就都已经知道了王歧山当年曾在延安和习近平有着睡一张土炕,钻一个被窝的兄弟情谊。未见报道过的是当年也是和习近平一起从北京到延安地区插队的王晨因为早早被“提干”,所以习近平被“推荐”上大学之前,王晨已经是延安地委办公室的干部了。在习近平被“推荐”上大学的过程中,因为是王晨的具体运作,力争习近平是属于“可以教育好的子女”,才有了习近平日后和陈希在清华同窗的经历。

比习近平年轻两岁的王晨是现今中共政权内比习近平“入仕”更早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之一。一九六九年一月他和习近平、王歧山等一同哭天抺泪地惜别北京登上西去的列车之后,王晨只花了八个月时间即被当地“贫下中农”考察过关,加入中共,而习近平“入仕”的这第一步则整整花了五年。

当然“入仕”早,日后被提拔得也早,所以王晨官至正省部级的时间不但远早于蔡奇、陈希,也远早于陈敏尔、李鸿忠等,早在2001年即已经由中宣部副部长升任正省部级的人民日报总编辑,也是和习近平一样从十六大开始成为中央委员。

正因为与习近平有如上这番特殊关系,所以习近平在十八大上接班总书记之后的当年即主持的最重要人事安排——为国务院、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安排一大票副国级职务的“中央政治局建议人选”时,王晨被安排为人大副委员长兼秘书长。从王晨之后的被公开报道的活动内容看,他目前所担负的主要职责其一就是当年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担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期间的工作内容:立法。其二就是前面说过的从政府的角度监管互联网。

至于比习近平还年轻两岁,与李鸿忠和蔡奇同庚的王晨是否会在十九大之后以政治局委员符合再连任一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中共党内无人会否定这种可能性。现任政治局委员兼人大副委员长李建国到点下车是肯定的。王晨是否会沿着李建国在全国人大系统的晋升轨迹再爬升半步,留待下篇文章继续道来。

RFA

转载者注:据官方资料,王晨出生于1950年12月,因此作者计算错了王晨的年龄。

阅读次数:1,23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