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淼:《出租车司机》是讲述韩国小人物成长为英雄的里程碑

Share on Google+

出租车司机《出租车司机》仅仅上映一周,就成为韩国2017年第一部突破1000万人观看的电影,并且,迅速获得中国网友的广泛好评,豆瓣评分高达9.1,它成了一大现象,强烈触动了舆论。

《出租车司机》讲述的故事,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并不陌生,且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正是由于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它让人们重新认识了韩国的民主化过程,其实也充满了血和泪,充满了哀伤和死亡。而在此之前的韩国另一部同样由宋康昊主演的《辩护人》,虽然也是一部表现韩国民主化进程的电影,但对威权政治的残酷和残忍,还是相当克制的。而《出租车司机》则撕下了全斗焕独裁军政府最后一层伪装,对历史作出了彻底的清算,可以说,绝对无愧“2017年亚洲最伟大的电影作品”的美誉。

众所周知,全斗焕上台后,由于他镇压光州民主运动,所以在他执政期间,韩国各地民众经常爆发街头抗议运动。全斗焕想出了一个办法,推行“3S政策”(Sports、Sex、Screen),试图用娱乐转移公众注意力。虽然这一政策并没有给他的政治生涯带来转机,但“3S政策”某种程度上促进了韩国流行文化的发展,为90年代“韩流”的兴起打下了基础。

然而,即便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韩国电影依然能够完美的找到商业和艺术之间的平衡,既能在票房上取得成功,同时又紧紧的与韩国生活方方面面结合,促进国人去反思社会和人性。《釜山行》《隧道》《哭声》《小姐》等等类型片大放异彩,成为亚洲电影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所有这些,构成了韩国电影的“主旋律”。无论之前的《辩护人》也好,还是现在的《出租车司机》也罢,无一不体现了韩国电影人对独裁军政府的厌恶,对历史真相的探究与反思。这其实才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爱国主义。它让中国观众重新认识了“主旋律”,也为电影中的爱国主义正了名。在此之前,中国观众只能把《战狼2》当作爱国主义电影的传奇来看,然而,看完《出租车司机》,大家才知道,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理解,和韩国人相比,何止十万八千里?

必须要承认的一个事实是,世界上各国最成功的电影,几乎都是弘扬主旋律的。怪里怪气、宣扬非主流价值观的,只能是小众。以美国电影为例,大多数讲述了美国英雄的故事,这些美国英雄往往是超人战士,既打不死,也打不败。所以,长期以来,中国观众也一直在心底深处希望看到我们自己的银幕英雄。遗憾的是,不管是当初的《黄飞鸿》还是后来的《叶问》,拍的都是冷兵器时代的英雄,并且,那种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功夫,实在太虚幻,越来越不被观众认可。

反观近年来的韩国电影,大多以普通小人物为故事的主角,呈现了他们在大时代中,对历史进程所产生的推动和影响力。从中我们可以看出,这种推动和影响,是通过鲜血、死亡、暴力、恐惧的反复刺激才产生的,小人物成长为英雄,同样需要一个残酷的过程。这些年中国电影多是发牢骚、惺惺相惜或者小清新的,它们能在部分观众中产生共鸣,但无法为大众解渴。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塑造的人物太过于高大上,意识形态也太过于假大空。

中国的社会意识形态其实是丰富多彩的,对英雄的崇拜是其中之一。《战狼2》之所以收获60亿票房,中国观众对英雄的崇拜是关键因素。然而,如果仅仅只是把《战狼2》里的主人公视为当代中国的英雄,未免又太过悲哀。说到底,吴京塑造的,不过是一个幻觉罢了。事实上,在博大且多灾多难的中国,有许许多多小人物,也如《出租车司机》里的金四福那样,为中国的民主进步默默努力和奋斗。只不过在现阶段,没有办法把他们搬上银幕。

《出租车司机》在中国显然是无法公映的,然而,通过网络传播,它依然赢得了众多喝彩,这说明中国观众的智商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低,中国观众并非仅仅只喜欢看《小时代》和《战狼2》。中国社会也并非现实当中展示的那样消极、麻木甚至颓废。甚至,不少观众看到影片最后,韩国士兵放行金四福那一幕——能够当场指出,这就是著名的“一厘米主权”。显然,通过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还是有那么一大批人已经开始觉醒。

不可否认的是,中国社会进入现代化的时间不算太久,客观说还有些粗糙,对当代世界文明的理解也不太一致。但我们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民主、法治必然会成为每一个中国人内心深处认同的理念,那些企图继续宣扬个人崇拜、专制独裁理念的人,最终会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出租车司机》证明了韩国社会的正常。联想到最近朴槿惠的“闺蜜门”,我们可以发现,虽然民主不一定能够根除腐败,但是,却能够在最大程度上予以纠错。当然,《出租车司机》也反衬了中国社会的某些不正常。但没有关系,所有正常的国家,都是曾经有过这样或那样的不正常,中国当然不会例外。但我们相信,中国一定有比韩国更多的“金四福”,只要他们觉醒了,中国就一定会比其他所有国家都正常。

2017年10月3日于株洲家中

作者简介:
刘淼,70后,长沙人,出生于邵东,后迁居至株洲,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株洲市作家协会理事,湖南省“三百工程”文艺人才库入选作家,曾供职于某国企,后供职于某杂志,现居家自由写作。主要作品有小说《沈情的背叛》《香水有毒》《盆村事件》,散文《一个人的馒头山》《消失》《斯人寂寞》等。个人微信号:fangzhanbo2013

阅读次数:1,30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