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坚:中东新乱局第一炮——库尔德人独立公投解析

Share on Google+

“摘桃子”与“分蛋糕”

随着肆虐中东多年的“伊斯兰国”势力节节失利,中东的反恐战争进入新阶段。虽然谁也不敢打保票说“伊斯兰国”不会死灰复燃、卷土重来,但中东各方势力“同仇敌忾”对付“伊斯兰国”的荣景迅速消减。为了能摘得战后最多的“桃子”、分到最大块的“蛋糕”,中东各方势力之间正在急不可待地重新洗牌,合纵连横、分化分裂和对立的事件每天都在发生,由此导致的新的动乱和冲突及危害不可忽视。

西班牙《国家报》网站八月二日发表了德国前副总理兼外长菲舍尔撰写的文章《下一场中东战争》,称:随着伊拉克北部重镇摩苏尔被收复,“伊斯兰国”可能很快将成为历史。但是,“伊斯兰国”的失败和横跨叙利亚、伊拉克的“哈里发国”的消失,并不能给中东地区带来和平,也无法结束叙利亚的悲剧。最有可能出现的局面是,中东地区掀开一页流血和混乱的历史新篇章,新的危险不会小于奥斯曼帝国在一战结束时崩塌以来中东发生的历次重大冲突。限于篇幅,本文仅讨论库尔德人独立建国对中东政局的重大影响。

独立公投:一石激起千层浪

今年六月七日,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总统马苏德·巴尔紮尼宣布:将于今年九月二十五日就自治区独立问题举行公投,该自治区还将于十一月六日举行总统和议会选举。重要的是:巴尔紮尼所称的该公投的范围,也包括了库尔德人聚居的中东其它国家的地区。九月二十日有最新消息称:库尔德独立公投遭多方施压,能否实现仍存变数。

库尔德族总人口约三千万,是中东地区仅次于阿拉伯、突厥、波斯民族的第四大民族,也是西亚最古老的民族之一。库尔德族主要分布在四个国家:土耳其(一千四百万,是土耳其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伊朗(六百五十万──七百九十万)、伊拉克(四百万)、叙利亚(一百六十万,是叙利亚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库尔德族在历史上一直受到各国主流民族的欺凌,但饱经沧桑的库尔德人始终未能建立起属于本民族的国家。如今,库尔德人终于有了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去实现千年以来的建国梦想,但他们的对手十分强大,国际社会的同情和道义支持无法化为枪炮,大国的支持更不牢靠。可以预料,随着库尔德人独立建国运动成燎原之势,一场强度及规模比“伊斯兰国”颱风更猛烈的“库尔德建国”飓风,很快将登陆中东冲突的核心地区。

各国对库尔德人独立的态度

若公投结果表明伊拉克的库尔德人大多数赞成独立,必将引发伊朗、叙利亚、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人群起响应。新兴的“库尔德斯坦国”将从这四国挖走大片领土,不仅涉及到这四国最根本的国家利益,更将引发中东地缘政治版图的巨大变迁。面对共同的危机,这四国正捐弃前嫌,就联手遏制库尔德人独立建国达成共识,将千方百计地破坏和阻止库尔德人的独立公投。

库尔德人占土耳其近八千万人口的百分之十八。若库尔德人独立建国,对土耳其的灾难性影响比中国允许新疆或西藏独立还严重。拥有强大军力的土耳其绝不会允许库尔德人独立建国,而土耳其也一贯残酷镇压库尔德人。最新消息是:为力阻库尔德人独立,土耳其已在土伊(拉克)边境陈以重兵。

伊朗政府早在六月十日即声明:反对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在九月二十五日举行的公投。在人口数占伊朗总人口的比例、聚居地占伊朗领土的总面积上,伊朗境内的库尔德人与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人不遑多让。伊朗也拥有强大军力,伊朗境内未经战火锤炼的库尔德人更加难以获得独立。

伊拉克萨达姆政权也曾残酷镇压库尔德人。一九九一年海湾战争后,库尔德人借助美英在伊拉克北部设立的禁飞区,免遭伊拉克空军的频繁空袭;美国更给与库尔德人大量的军事及经济援助。伊拉克的库尔德人利用战乱和美国的援助,建立了地方自治政府,发行货币,拥有近十万武装人员。后萨达姆时代饱经战乱之苦的伊拉克历届中央政府根本奈何不了库尔德人,以致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已成为伊拉克事实上的“国中之国”。库尔德人也在伊拉克政治舞台上发挥了越来越大的作用,二○○五年四月,库尔德人贾拉勒?塔拉巴尼当选为伊拉克历史上第一位库尔德人总统,显然伊拉克中央政府很难阻止库尔德人的独立公投。

库尔德人在叙利亚的人口最少。在反政府武装和“伊斯兰国”的双重打击下,叙利亚的阿萨德政权自顾不暇,加上对叙利亚拥有绝对影响力的俄罗斯也倾向支持库尔德人独立,所以叙利亚境内库尔德人的独立受到的阻力在四国中最小。

境内多为贫瘠的山地、没有出海口的“库尔德斯坦国”将处于四个敌国的四面包围中。没有大国的支持和援助、没有得到大国拥有否决权的联合国的认可,库尔德人根本无法独立建国。美国和俄罗斯都是中东愈乱愈可以浑水摸鱼,趁机获取自己的利益。一九九一年海湾战争期间,美国曾承诺帮助库尔德人独立建国。美国的设想是:一个由美国一手扶植的“库尔德斯坦国”不仅将是美国手握的一张能一举影响中东四国的超级好牌,也将是美国在中东打下的另一个楔子。“库尔德斯坦国”将和以色列互为犄角、遥相呼应,进一步维护美国在中东的地位和利益。

二战后在前苏联的支持下,伊朗西部的库尔德部落曾在一九四五年十二月成立了“马哈巴德共和国”。今天,国力虚弱的俄罗斯很可能会步前苏联的后辙,利用支持库尔德独立建国的低成本,在中东再踏上另一只脚。

美“亚太再平衡”战略面临变数

然而,虽然美俄目前都不谋而合地支持库尔德人独立建国,但大国的支持从来不是板上钉钉、一成不变的,小国只是大国之间谋取国家利益、随时可以牺牲的棋子。当美俄在“库尔德斯坦国”开辟新战场、展开新角逐的同时,不排除“库尔德斯坦国”成为美俄之间私下交易的牺牲品。

其它国家目前公开支持库尔德人公投独立的只有以色列,因为库尔德人独立建国势将引发中东伊斯兰世界一大内讧,以色列自然乐于坐山观虎斗。沙特等逊尼派掌权的国家虽然还没有对库尔德人独立建国表态,但内心乐观其成。逊尼派国家希望库尔德人建国后在背后削弱什叶派国家的实力,这有利于逊尼派国家的发展,所以逊尼派国家会暗中为库尔德人独立建国推波助澜。在如此复杂的国际大背景下,随着库尔德人独立公投成为事实,中东局势很可能陷入新一轮更大的混乱,当然也有利于某些势力火中取栗。

除库尔德独立公投外,以巴新一轮冲突、美俄继续角逐中东、中东伊斯兰世界两大教主伊朗与沙特正言归于好、也门教派冲突等都将是影响中东未来局势发展的重大风向标。

对中国而言,随着美国的战略重点被迫又重新回到了中东,中国面对美国的战略压力随之减少。在强调战略收缩的特朗普时代,奥巴马时代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或面临变数。

争鸣2017.10

阅读次数:75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