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芳:世界,请不要忘了刘霞

Share on Google+

刘霞2

刘霞(网络图片)

自2010年刘晓波博士在狱中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他的妻子刘霞的家便也成了监牢,此后,刘霞开始在家中服刑--没有人身自由,没有通信自由,不能和朋友相聚,无法按着自己的意愿说话,像一个被幽禁在黑暗里的精灵,除了在监控下到监狱里探望丈夫,不知道她的人生还有什么色彩。7年的时光对于自由的我们,也许只是弹指之间,而刘霞是如何度过的?没有人确切地知道。然而,命运竟然连这样的生活都不愿再给予她!

如今,刘晓波博士被迫害致死已经3个月,而刘霞--却仍不得自由!有谁能够明白一个失去了丈夫的妻子,不能够尽情地哀悼,不能够将丈夫的骨灰捧在怀里,甚至不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祭奠……的悲愤和绝望吗?凭什么?难道仅仅因为刘霞是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博士的妻子吗?如此荒谬无视法理的作为,是一个自诩“大国”、“强国”的统治集团所该做的吗?

刘霞,本是一位将爱视为生命的性情女子,她并不关心政治,更没有野心,她只愿意将对刘晓波的爱融化在她的诗和画里面,不管刘晓波在监牢里,还是在监牢外,哪怕刘晓波获得了一位政治家最大的荣耀——诺贝尔和平奖,对她而言,刘晓波仍旧只是那个她挚爱的“傻瓜”。这样的女子应该是脆弱的,于是,为了能够正常地去监狱里探视丈夫,为了能够让被构陷判重型的弟弟获得自由,刘霞这位柔弱的女子,面对无耻的政府,该承受了怎样的威逼?那些妥协的背后又是怎样的无奈和无助!

刘晓波曾在一首《致妻》的诗中这样写道:

“你一无所有
只能
和家里的灰尘一起等我
它们一层层
积满了所有角落
你不愿拉开窗帘
让阳光惊扰它们的安宁
把我也作为
你活下去的悲惨理由

你从一个得不到新衣裳的女孩
长成了往返于探监路上的妻子……
进入坟墓前
别忘了用骨灰给我写信
别忘了留下阴间的地址”

这样凄美的情书,注定了做为一名中国异见者妻子的命运!不仅仅是刘霞。

我与刘霞仅见过一面,那还是2009年春季受张祖桦先生嘱托,我和李海、刘荻、欧阳小戎、田永德等朋友一起帮助刘霞搬家,印象中的刘霞,光头,戴一副近视眼镜。当时刘晓波先生因为《零八宪章》被指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而处于监视居住期间,谁也无法准确地预判案件的走向,所以我们都并未提起刘晓波一案。只记得刘晓波的书很多很多,我们一边帮助整理书柜,一边不无羡慕地说“如果我能有这一本多好”、“等晓波回来一定向他借这本书”之类的话,随后,刘霞应我们的请求,带我们走上木质的楼梯,我们一起去参观她和刘晓波的卧室,阁楼上的这间卧室,没有窗子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刘霞说等晓波回来了,只在里面放一张床垫,也不需要灯光照明,说完这话,我听到了刘霞的笑声。当时的我们,谁也不会预料到刘晓波和刘霞的命运竟然如此,和刘霞一样,我们也同样盼望着晓波监视居住期满后快点回到他的新家,看看刘霞为他布置的新的书房和卧室。华灯初上时分我们一行与刘霞告别,这一次的会面,我并未与刘霞单独交谈,她给我的感觉只有两个字:简单!这份简单在成人的世界中,是绝少见的。离开刘霞的家的瞬间,不知怎么我的心突然被一种莫名的情绪占据,孤独?感伤?似乎都不是。

刘晓波博士因为良知和思想被判处11年有期徒刑,尤其是在他荣膺诺贝尔和平奖之后,他的妻子刘霞便也成为了中共的犯人,不可以自由地会见朋友,被剥夺了通信的权利!随后的日子,命运之手将刘霞变成一叶孤舟,置于波涛汹涌的大海,我们纵然想为她划桨然终不能。我们只能期盼着,刘晓波快点自由!快点自由!从11年开始倒数,就那样一天天一年年地倒数。记得有一次我见到刘晓波的代理律师尚宝军时,我说还有4年晓波就该回来了,时间过得真快。尚律师说,4年的时间对于在外面的人是不长,但是对于晓波,该是多长漫长啊。

是啊,该是多长漫长啊。终于,刘晓波还有两年多的时间就该走出监牢了,岂料,却传出了他罹患晚期肝癌的噩耗,在那一段泪雨滂沱的日子里,我们的心都碎裂成无数瓣,那么刘霞呢!面对残暴无情的执政者,我们除了收拾起悲愤和绝望的心站起来,还能做什么?不知道在刘晓波弥留之际与刘霞相拥的照片,那形销骨立的容颜伤痛了多少人的心魂,那照片再也无法让我们放下刘霞,再也无法漠视刘霞以后的人生。

在那个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的时刻,刘晓波先生告别了他为之奋斗一生的民主事业,用生命书写了一部中国异见者在黑暗中抗争的史诗。“头七”过后,他的遗孀刘霞没有获得自由,“七七”过后,刘霞依然没有获得自由,期间,网络上有疑似刘霞的片断视频出现,还有据称是亲属为刘霞报平安的信息,但是,外界并没有人亲自见到刘霞本人,亦没有人能够亲耳听到刘霞说“不要担心我”之类的话。网络上的话亲友的话我们都不相信,我们只想亲眼见到刘霞,亲耳听到她自由地说话。

眼下,为了中共十九大的召开,全国处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封锁网络言路,限制公民人身自由,抓捕异见人士,严控上访维权者。如此一来,不给刘霞自由更是又有了借口,“一切有待十九大之后再说,那时她可能就会自由了。”凭什么?且不论刘霞在中共十九大之后是否会获得自由,自始至终,当权者有什么法律依据要限制刘霞的人身自由?当权者的恶毒不仅在于让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尸骨无存以杜绝民间祭奠,更在于妄图将刘晓波的精神消弥于无形,抹掉刘晓波在中国民主进程中的感召力和影响力,让时间将刘晓波彻底遗忘,软禁刘霞的目的便在于此。

可以肯定,即使在中共十九大之后,刘霞也不可能获得真正的自由。刘霞的自由,还需要我们每一个人不懈地去争取,让所有关注刘霞的力量形成合力,让任意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违法行为不再具有必然性,拒绝配合公权力再假以所谓的敏感时期为借口的任何违法行为,首先以一种合乎法理的公民不合作的态度,从争取刘霞的自由做起。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18/2017

阅读次数:2,80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