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读明史笔记(之三)

Share on Google+

中国古代没有人的自主尊严,统治者没有,被统治者也没有。所谓“人”,在中国古代的哲学中,仅仅是区别于兽禽的称呼;在现实社会中,只有主子、臣子、妻妾、家奴……就是没有人。特别是对女人的歧视尤为残酷。对男人来说,女人仅仅是传宗接代、侍候男人和发泄肉欲的工具,就连关心民间疾苦的大诗人白居易,也不把女人当人看。当时,官宦和文人有眷养“雏妓”之风,十几岁买回家供男人享乐,二十岁刚出头就算老了,拉到市场上和骡马一起卖掉。白居易也是喜欢眷养雏妓的文人之一。(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855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