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秋后算帐》一书的特殊价值

Share on Google+

上海民运人士倪锦彬和蔡桂华因参加八九民运,“六四”后被捕入狱,分别判处两年劳动教养,后来又都在上海参加了组党活动,再次受到迫害,九八年逃到美国。去年,倪锦彬的妻子秦凌根据倪锦彬和蔡桂华二人的口述,写了一部纪实小说《秋后算帐——六四上海集中营纪实》,最近在纽约出版。《秋后算帐》一书共179页,分上下两集,上集叙述中共的收容所黑幕,揭露牢中狱卒对平民百姓的残酷迫害;下集记录了在苏北“动乱分子集中营”中,中共对异议人士的欲置之死地而后快的惨景。全书平铺直叙,朴实无华,别有一种感人的力量。

单凭想象,一般人很容易以为《秋后算帐》这本书平淡无奇。因为书中的两位主人公并非民运的领袖人物,判的刑期也不长,故事又是发生在文明程度较高的上海。然而也正因为如此,这本小书披露的事实才格外具有代表性。鉴于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在全球范围内引起的强烈关注,中共当局作贼心虚,因此很注意做表面文章。同样是参加民运,那些地位高、名气大的人受的惩罚常常要轻一些;有些名人虽然刑判得很重,但是在监狱里的待遇还不至于太恶劣。为的就是他们一旦出狱后向外界讲起自己在狱中的遭遇,可能使人产生错觉,误以为共产党的监狱还不那么黑暗残酷。这就需要象倪锦彬和蔡桂华这样的人出来现身说法了。应该说,在揭示当今中国监狱的黑暗和政治迫害的残酷等方面,倪锦彬和蔡桂华的见证具有更深刻更广泛的真实性。这就是《秋后算帐》一书的特殊价值。

《秋后算帐》写到民运人士在看守所和劳教农场受到的非人待遇,真名真姓,毫不夸张。例如,许国梁被打得头破血流,造成重度脑震荡;姚凯文被关禁闭,一周不许用蚊帐,被蚊子叮得浑身肿胀;张老师被打腰椎错位,终身残废;戴学忠被打得遍体鳞伤;陈伟逃跑不成,加长刑期之外被锁在户外柱子上两天三夜,奄奄一息;白宏图被迫自杀致死;范铁自杀不成,被加刑三年;如此等等。劳教队长直言不讳,这样教训政治犯:“从你进牢的那一天起,你已经失去了人的尊严,叫你干啥你就必须干啥,叫你吃屎你也必须吃!”“对你们政治犯必须过分,这是上级的指示。”不少人以为中国的监狱之所以黑暗残酷,主要是因为监狱的管理人员水平太低,然而,《秋后算帐》这本书清楚地告诉我们那是中共上级的直接授意。这笔帐必须算在中共最高当局头上。

《秋后算帐》里写道一段对话,意味深长。在被抓进公安局的第一次审问时,一个公安问倪锦彬为什么要参加民运,倪锦彬回答说他从小耳闻目睹共产党的种种罪恶,从小就不喜欢共产党。这位公安倒也说得明白:“你的思想根子就是有问题。你把过去的事情记得太牢,很多人在文革中都被迫害致死,而他们的家属照样拥护共产党。平反后照样得到各级部门的重用。”这位公安还告诫说:“你今后睁一眼闭一眼做人比较好。胳膊拧不过大腿。”看来,这位公安脑子很清楚。他知道,在今日中国,一个人只要有记性,不健忘,有直面人生的勇气和不畏强权的正义感,他就必然会走上反对中共专制和争取自由民主的道路。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欲购此书者,请寄支票至:

LING QIN地址:58-46 138 St Flushing,
NY 11355 USA

书价:8.00美元

邮费:美国国内——1.50美元
美国境外——2.00美元

六四之后,全中国有成千上万的民运人士被捕入狱,有关他们在牢狱中的生活状况,在海外已经有过很多报导。其中,那些在民运中担任过重要职务,在国内外享有较高知名度

《北京之春》2004年5月号
《胡平文库》读书·评论

阅读次数:1,012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