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少男少女:马小林和斯斯儿

Share on Google+

老虎庙短篇小说(34)

原创 2017-11-09 老虎庙 知无知

《少男少女:马小林和斯斯儿》

1

北京城里卖羊肉串儿的行当见证了这些年的历史。
再早卖羊肉串儿是在当街拉出一摊儿,架上木炭,点火,使扇儿一鼓动,便要开张……羊肉是张家口来的,生意火的时候,牛街的回回大张旗鼓地吆了羊群从菜市口当街而过,警察见了顿然立定。去赶羊的话不是,羊未必听警察的。去教训赶羊的回回吧,又怕犯了民族政策,就一任羊与人民同行,在一条街上……后来出政策不许在城区烧烤,因为烟气污染了空气。道理是对的,却遇了政策与美食的冲突。烤肉的就和城管打起了麻雀战,敌进我退、敌疲我扰、敌困我打、敌退我追……直到申奥成功的那天起,街头烤羊肉串的才算是真正被取缔……

2

烤羊肉串的行当再次兴起是在去年。
做此营生的学会了乖巧,那是要依附了一家正规的餐馆去做,餐馆只要在邻街的窗口上打造一处设备——冰花铁皮的大烤箱,箱上置烟道,就把烤炉藏于那箱内,烟道拐个弯儿去了房顶。城管看着那拐弯儿烟道直发愣,只说那烟倒是有了去处,并不能闹得满街弥漫,不叫餐馆的做吧,人家又是正规的商家……烤羊肉的行当就看准了大好形势,风烟又起。一时间,增光路的维子们,河西走廊的回民小伙儿们就都去了全市各家的餐馆。烤羊肉,那是他们天生的手艺。
穆斯林后裔马小林就是河西来的。前些年跟叔叔闯京城就见证了烤肉在北京的兴衰,那时候他只是给叔叔串肉串儿。日久,也有代叔叔去烤的时候,是趁叔叔吸支烟的功夫。他就站到了烤箱前,正好眼睛与烤箱齐平。路人就见烟气升腾却奇怪不见人影?但只见炉子上已然有串儿们上下翻腾,自动烤串儿?就此已成街头一景。风传那不及烤箱等高的小孩儿烤得肉好,且货真价实,光顾的人就日渐增多……
现在的马小林长成标致的回民小伙子了。清瘦着脸庞,眉目长得周正,头上戴顶穆斯林小帽儿,臂弯儿上总挂着搌布去随时擦拭桌案,生意就看着做得干净,让人放心。
马小林的叔叔老了,在给马小林选择了这家牢靠的餐厅,并且打造好那带烟道的烤箱后就回河西了。现在马小林就一人独自地做。他应承叔叔只干五年,挣了钱就回河西,娶媳妇,造房子,还做种地的本分……马小林心底却想的是最好就在京城活下去。那要看自己干的是不是好,所以马小林就做得非常勤奋。

3

马小林的理想并非空穴来风。
马小林住京城东北的太阳庙,与其它两个回回小伙子合租一房,各自月付200元。马小林很仔细,他做过计算:每天吃饭花八元简易着对付,不吃烟,不喝酒,也没有其它嗜好。如此这般,月月定有结余,还行。但马小林喜欢看书,看又只看金庸的武侠,因为金庸写了许多他们家乡西去天山的故事,他就奇怪金庸怎么没去过那边,却也写出了那些马小林的熟悉。看金庸就好象看老家的事情……
马小林的日常开销里还有一份,那就是住太阳庙要交付保护费。收费的那些人并不干活,只是势大,地面上的人都认他们。警察都无能为力。叔叔来信说让他们点儿,别惹。这样马小林就有了一笔每月50元的“保护费”要缴。马小林不看电视,因为人家看电视的时候他在串肉。电视机的费用就省了。其实串肉的活儿有人代干,但还要给钱,马小林就自己干了,为的是省出些成本……
若是按了上面去算,一年下来的马小林会有三万的收入,干三年,到十八岁的时候,马小林就可以想着回家了。
马小林时刻不忘自己是穷地方来的,他今天活着是为有明天。他知道,若是为了今天的快活,那么也意味着不再会有明天。

4

到夏天,马小林的生活出了点意外,不经意间,他就恋上了餐馆老板的女儿斯斯儿。
斯斯儿是北京女孩儿,这本是天壤之差,俩人力量悬殊。因此马小林就只在心里苦着那些个见面斯斯儿的甜蜜。
“我没有说要恋爱……”他在心底给自己圆说。却总要和斯斯出前出后,在馆子里扎眼。
餐馆老板说:“有这个事情吗?”老板心里也在想,但不确定。可那是明摆着的,老板看到过几回女儿和马小林在街上遛弯儿,他只当是斯斯儿在帮马小林买烤肉的作料。现在闹到马小林的出摊总是晚半小时,收摊总是早半小时的时候,老板相信了事实。那真的是烤肉的和女儿斯斯儿在找热闹呢。接下来许多的愤怒和许多的干涉大抵是谁都能想得到的。说那些没劲,就只说老板并没有马上赶马小林走是因为老板万事总是依着女儿,现在就更严重了,老板若是道声不满,若是稍事干涉女儿和马小林的私事,女儿就威胁说要服药。没有病服什么药,老板明白,就不敢再说什么……
马小林却犯愁了,现在的收入大大不如先前。和斯斯出去,两人商量好不乱花钱,遇着冰淇淋蛋卷,斯斯却说要吃,又说不花小林的钱,她有她的钱,她就去向老板老爸张口。自从有了他俩的事情,老板就悄悄控制了女儿的开销。马小林明白这些,就不得不主动做到大方。吃几份冰淇淋倒也开销得起,斯斯是城里女孩子,吃那些本该是生活的组成,不可或缺。马小林算计过这项破费,顶多晚回去半年,钱还是可以挣回,就出手为斯斯去付那冰淇淋蛋卷的钱。若遇了电影,俩人就难以控制,电影票多少钱呢?一人六十元,俩人一百二……
马小林渐渐忘了自己的使命,他已经开始习惯了。他在想总还有明天吧,就发奋地卖串儿,去挣新的钱……

5

马小林想的那个明天其实没有到来。
秋天,是北京的金色节气。马小林们——那些在北京烤肉的西部大军正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忽然城管下了指令,一律不得使用木炭烤箱做羊肉串生意。还想做的话就得安装煤气烤箱。
煤气烤箱——一台需得2000元,按合同这是固定资产,应该由老板安装……马小林试图暗示老板,老板装没事人儿。
餐馆老板的机会终于来了。
马小林与老板交涉,“你若不安,我就干不了了,这对你是一大损失……”。
“损失?那就让损失来吧!”老板的答复令马小林意外。
不干才好——这是老板的想法。老板没有说出口,就等着马小林的“不干”成为事实。
你傻呀——不干爸爸正高兴呢!斯斯给马小林这样说。
我给你爸爸交了一年的费用呢,有合同,他不能终止合同——马小林说。
爸爸要说这是政府限制,是不可抗力呢?政府要这样,谁敢对抗——斯斯反驳。
那你不能去替我说说——马小林道。
这次大概不可以了!斯斯也很无奈。
俩人开始犯愁……

6

餐馆的烤肉生意终于被勒令停止。

7

冬天,马小林离开了北京。
冬天,斯斯也离开了北京。
马小林的离京没有对北京产生影响;斯斯的离京却惊动了全城。先是西三环的电线杆上贴满了“寻人启事”,接下来就八卦纷纷扬扬……再后来寻找少女的故事被人演绎成“妙龄少女失踪多日,至今不贵,下落不明……疑遭绑架!”……再再后来报纸上有了报道“少女为情私奔,苦煞天下父母心……私出卷走家财十万,是劫非劫,熟是熟非是非难断……女儿失踪,母亲终日以泪洗面,寻死觅活……警方立专案专办……妇联开会研讨少女出走?走失还是暴力劫持还是……失踪成为社会现象,研讨青少年安全自卫学术话题……”为此北京体育大学借势开办了少女防身自卫加强班。到年末东城区每年一次的少女选美也改了新的名目——年度坚强美少女选美大赛。
斯斯的爸爸关闭餐馆,从此专事寻女。也只有他对事情的发展略显安定。因为他知道那是爱情,就好象斯斯的妈妈当年和自己……虽然马小林是个烤肉的,又是民族不通,身价更不值一提。但至少不至于要担心他们的安全。只是他不便把此话对妻子去说,他只想私下里快些解决,免得事情更加复杂下去。

8

西去的火车上。
——我们是结婚吗?
——你说什么呀?
——俺叔是让我找媳妇,你是吗?
——你俗啊,谁想那么多了?
——那我们是做什么?我生意垮了,钱没有挣上,回去咋见人?
——我这里有几万,爸爸给的零花钱,行不?
——那你还是想和我过,是吧?
——过吗?我没有说啊?
——那我们这是算什么啊?
——你说?
——是你喜欢我啦?
——你说呢?
—— ……
一对孩子全说的是问号。他们的确什么也不知道。
斯斯儿依偎着马小林还嫌稚嫩的肩膀,火车开去了辽阔的沙漠深出……

老虎庙-打赏

打赏区

知无知-公众号-老虎庙小说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阅读次数:1,29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