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淼:袁立被剪成精神病,反衬的是整个娱乐圈的荒诞

Share on Google+

袁立1仔细算算,袁立应该差不多五年时间没有演戏了。作为中国著名的一线演员,五年没有出新作品,虽然也不稀奇,但到底还是罕见。究其原因,大概和袁立把工作重心转移到对尘肺病人的救助有关。对尘肺病人的救助,说到底,其实并非通常意义上的公益事业。因为这类救助,偏向某个特殊弱势群体,争取的是某个特殊群体的根本利益。这类工作,在国外,实际上属于政府救助的职责范围之内。也就是说,袁立从头到尾忙碌的是一项典型的人权事业。然而,在中国,从事人权事业是一个非常敏感的事情,稍有不慎,便可能冠以“被西方反华势力利用”的大高帽,进而被查封或者取缔。

袁立的尘肺救助事业用她自己的话来说,一直非常小心的维持着,但显然也遭遇了各种各样的外来压力。所以在某一天的微博上,她感慨,如果自己哪天被抓了进去,希望有小伙伴能给她送最喜欢吃的火锅。可以想象,袁立肩负的压力有多么的巨大。

现在,经浙江卫视《演员的诞生》节目组导演的再三诚意邀请,袁立自降身价,参加演技竞演综艺节目,本来也是一件好事——既丰富了节目形态,又能够为尘肺救助事业筹集更多资金(袁立的出场费是80万),但节目一经播出,袁立被剪辑成一个疯疯癫癫的精神病,多年来精心维护和树立的正面形象,一夜之间垮塌,不能让人感到极度愤怒。

必须承认,综艺节目和普通纪录片不一样,它需要通过特殊的剪辑手段,制造所谓的悬念,打造所谓的高潮,但是,必须建立在事实的真相基础之上。制造悬念也好,打造高潮也罢,可以不择手段,也可以花样百出,却不可以有“黑幕”,不可以失去公平。我们不是说袁立就不应该被淘汰,而是说,让袁立和评委章子怡、刘烨的同班同学同台竞演,怎么都是无法保证公平的,更何况,还通过技术手段,把袁立剪辑成疯疯癫癫的状态,让广大观众误认为她得了精神病。

事实上,一直以来,除了从事尘肺病人的救助工作,袁立同时也是这个社会的意见人士。说得更确切一点,她就是一个公共知识分子。袁立敢于成为整个和谐社会的对立面,敢于对不公平,不正义的事情发声,敢于对政府说“不”,甚至,敢于公开自己的信仰且四处宣传。所有这些,都说明袁立是一个有着非凡良知的明星。纵观整个娱乐圈,除了伊能静,柴静等极少数人,袁立的特立独行,犹如黑暗中一颗闪亮的明星,给人以一种温暖。

袁立的被剪成精神病,从另一个角度说明,公共知识分子在当代中国依然是不受欢迎的群体。对于普通观众而言,更多的是希望能看到袁立坦胸露乳的美艳剧照,对于政府而言,也更加希望袁立不要瞎折腾,不要动不动就对政府说“不”。对于舆论监管部门而言,袁立能够闭嘴、消声、好好演戏才算是做好一个演员的本分。

王小波坦言:“知识分子,最怕活在不理智的年代,不被重视的年代。”

到底是什么年代?答案显而易见,那就是伽利略低头认罪,承认地球不转的年代;是拉瓦锡上断头台的年代;是茨威格服毒自杀的年代;也是王国维自沉昆明湖、老舍跳进太平湖的年代。

如今,中国的大多数知识份子,已经沦为钱理群教授所说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智商极高,能力极强,非常渴望出头。虽然私底下比谁都愤世嫉俗。一旦到了现实生活,却无比积极地融入体制,为自己谋得最大的利益。袁立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表达了对当代社会的反抗,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她实际上已经成为整个中国娱乐圈的反光镜。

以网络为代表的新媒体最大程度地将信息公开化,为公共知识分子挺身而出和仗义执言提供了舞台。袁立也正是利用新媒体这个崭新的舞台来对社会公共事务进行批判的。虽然有的时候,她说的可能有一定的偏差,甚至带有一定偏见,但就《演员的诞生》这一事件而言,她大体没有做错什么。相反,倒是浙江卫视利用自身的舆论优势和资本优势,将之玩弄于鼓掌,丧失了自身的公信力,实在可悲又可叹。

回顾晚清以来,一代知识分子中的佼佼者有康有为、梁启超、严复、章太炎、王国维等人,他们既是中国最后的士大夫,也是中国最早的知识分子。他们在社会动荡、战乱频仍中实现了从传统士大夫到现代知识分子的转型:呼吁民主自由,猛烈抨击封建专制和传统道德,但又传承了古代士大夫对道德价值的重视与对道义道统的担当;在废除科举关闭仕进之门后,他们通过政治参与、社会团体与现代传媒等形式重建社会政治影响力;改变旧式的治学方式,打破僵化的知识结构,致力于建立专业化、科学化、分科化的现代学术体系、现代知识体系。

而“五四”一代的知识分子则充满激情与热情,他们大都留学欧美、日本,对西方文化有着更为完整直接的认识,有着更为清醒的民族反思、文化自觉,有着更为犀利的社会批判、文化批判,也有着更富有远见的人生规划、社会理想。他们不再渴望庙堂,而是直接站在广场,试图唤醒大众。

袁立显然是继承了“五四”一代知识分子传统的,只不过,她走得比前辈们更加曲折,更加艰辛。我们相信,不管什么样的抹黑和侮辱,都不会改变袁立美丽而高贵的公众形象。

2017年12月13日于株洲家中

作者简介:
刘淼,70后,长沙人,出生于邵东,后迁居至株洲,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株洲市作家协会理事,湖南省“三百工程”文艺人才库入选作家,曾供职于某国企,后供职于某杂志,现居家自由写作。主要作品有小说《沈情的背叛》《香水有毒》《盆村事件》,散文《一个人的馒头山》《消失》《斯人寂寞》等。个人微信号:fangzhanbo2013

阅读次数:516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