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是谁让大厦倒下?

Share on Google+
低端人口

论者指出,那些认为「中国人民不会反抗」的论点,是忽略了日常生活中小规模丶极为草根性质的那些反抗。图为北京多个地区,包括大兴区及朝阳区在内,爆发大规模游行示威,抗议当局驱赶「低端人口」,侵犯人权。翻摄推特

在一般的中国评论中,表现出的对於中国未来走向民主化的悲观,是压倒性的情绪。这种情绪的建立,有一个重要的论据,那就是认为中国人民习惯了奴役的状态,根本不会站起来反抗专制制度。不仅是旁观者,就连中国人自己,提到中国的命运,也常常因此而灰心,所谓「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但事实上,这样的悲观判断根本就是错误的。这样的错误,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历史虚无主义,表现为忽略已经发生过的历史,无视在中国历史上,当然有饿死几千万人都没有反抗的「大饥荒」时期,但是也有西单民主墙,八九民运等大规模的反抗运动的事实。这样的判断其实是选择性的判断,做出这种判断的人,只会在历史中寻找对於自己有利的证据。

还有一个方面,就是只把大规模的政治反抗运动当作反抗,而忽略了日常抵抗的存在,忽略了那些几乎每天都在发生,小规模,甚至是个人性的,极为草根性质的那些反抗。

犯有这种错误的人,应当是看看曾经以《华尔街日报》驻京记者身份,长期观察中国发生的一切变化的张彦(Ian Johnson)的着作《野草:底层中国的缓慢革命》(八旗文化,2016)。通过记述三个底层中国故事──因为老房子被强拆而集体上诉,法轮功信徒的女儿为了给母亲伸冤都走上上访之路,维权律师起诉地方政府向农民徵收苛捐杂税。

作者想告诉外界的,就是中国的普通百姓在生活中表现的坚毅不拔,勇於反抗的一面。他在书中指出,在中国,「结构性的转变正在刺耳地进行当中,改变亦势在必行。改变的推动力主要来自我们鲜少耳闻的人物:决定控告政府的小镇律师,支持住家遭到政府强制拆除的人,进而挺身而出的律师,尝试揭露警察暴行的妇女。无论他们是否成功,都在中国布下了改变的种子,协助煽动一场缓慢的革命。」

或者,也可以看看最近在大块出版社出版的中国作家王力雄的政治预言小说《大典》。在这部以寓言的方式预测中国未来的小说中,作者的立场与张彦一样,同样认为底层的小人物的反抗,不仅是真是存在的,也是决定未来中国命运的重要变量。用作者的话说就是:其实,「只要有一个想自保的官僚,一个有野心的商人,一个边疆小警察加上一个政治白痴工程师」,就有可能使得原本看上去固若金汤的专制帝国瞬间土崩瓦解」。他的小说就虚拟了这样的状况将会怎样发生。

假如你对张彦的亲身观察和王力雄的长期思考仍旧不愿采信的话,也可以张开眼看看最近发生的事情:当北京市政府刚开始大规模暴力驱赶所谓「低端人口」的时候,也是有很多评论认为不会有人站出来反抗。但是没有多久,我们就在网路上看到了在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这一天,成百上千的所谓「低端人口」走上北京市宣武区街头,打出了「保护人权」的横幅;我们也看到了画家华涌到现场拍摄记录这一事件而遭到警方搜捕,结果上百名当地民众把他包围在中间不让警察把他抓走的感人画面;而除了他之外,还有北京清华大学的十几名社会学系的90後大学生也不顾危险,到现场进行田野调查;我们更看到上百名中国公共知识份子联名发表公开信,抗议当局的蛮横做法。难道,这些都不是反抗吗?

其实,那些认为中国人民不会反抗的论点,忽略了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那就是:反抗没有成功,并不代表就没有反抗。中国不是没有人反抗,只是反抗还没有成功,如此而已。

来源:苹果日报

阅读次数:601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