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磊:中国官员为什么如此愚蠢

Share on Google+

中国官员总自以为是人类最智慧、聪明和最具才干的精英群体和高人一等的高端人口,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自以为掌握有宇宙真理,垄断着整个国家甚至渗透国际,伟大、光荣、正确,领导着中国甚至全人类的文明发展。然而,事实却是完全相反,建政以来正是他们的极端愚蠢无知,给中国人民带来一个又一个灾难,夺去亿万人的生命;给周边国家和全世界不断造成恐慌和战争。由于互联网媒介对真相的曝光和大部分人的觉醒,人们看到了他们的愚蠢。

近几年在国际上强力推行的一路一带,高铁出国等,连不识字的文盲都知道是“大傻币”根本行不通的,而官方却自以为英明,万亿百姓的血汗被挥霍殆尽而无任何收益。最近发生在北京的“驱逐低端人口”,改变“北京天际线”、“煤改气”等让人匪夷所思的强制行动,把中国官员的一贯愚蠢透顶,屁股决定脑袋的行尸走肉,智商认知水平在常人一下的实际状况彻底暴露,让全世界人民都瞠目结舌。

政府官员的愚蠢政府机构机制的产生所决定的。并不只限于中国,全世界的政府都是如此。因为在人类的长河里,更多的时期是无政府状态,并不需要一个政府组织,尤其更不需要中国如此庞大的党、政双核的管理机构。人类完全可以靠社会契约、宗族宗法的管理、行业的自律、部落地域的自治、市场的自由交往交换等自然状态运行。摩西率领百万之众出埃及,并没有政府,而是靠摩西、祭祀长和十二支族长。

现代人类异化出的无比庞大难以重负的政府政党机构,是寄生在人类身上的噩梦和恶魔,它的绝大多数的决定和作为都是违背人类本性的。人类的起源,人类的繁衍,人类的初衷,并不是为了设立森严壁垒、弱肉强食的国家政府机构。人都是平等的,上帝反对人间设立凌驾于人之上的所谓国王帝王。圣经说有权有位的人不能拥有所隐藏的奥秘的智慧,不能拥有“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智慧”“这智慧,世上有权有位的人没有一个知道的,他们若知道,就不会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了。”所以官员和他们组成的政府并不具备超过普通人的智慧,政府机构既不能与人类社会与生俱来,更不能随人类社会走到终点,它只是人类社会一定阶段的产物。

政府的职能就是为众人服务,是众人的“仆人”。而“仆人”就是为每个众人洗脚、服务,应该是最低端的人口,所以在本质的定位上它听命于众人就可以了,更没有必要有先知般超人的智慧,不能无所不能反客为主,变为所谓的高端入口,这是篡位错位的罪大恶极的行为。而目前的结果却是由“仆人”变为吃人的主人,政府的存在已经失去合法性,而且成为愚蠢的罪犯。

由于官员和所组成的政府存在只是为众人“服务”的这一先天性功能,即使现在掌握最完备信息资源、人力智库、社会资源的无所不能的政府组织机构,也不具备更不需要高超的智慧,它只不过是一个行政的执行机构,它的出现和行动力总是和新生事物的出现有一定的滞后性,特别是科学技术高速发展的今天。政府在此面前起的总是干预和阻碍作用,它为了把人们,把社会牢牢控制在手中,会从思想行动等各方面进行强制管理约束,不会发现新事物,不会产生任何新智慧,它只能粗暴的扼杀和扑灭,它只会采用对维护它的权力有用的部分,所以它的任何决定和措施几乎都是愚蠢透顶,不会多么英明伟大。

政府官员的愚蠢还在于体制的思维与个人的思维是不一样的。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先生说“有时候体制比个人愚蠢,也就是说体制中人可能看起来个个都很精明,但整个体制有时候却表现得很愚蠢。”“个人思维取决于个人的智力和知识,而体制的思维则取决于体制的逻辑和氛围。”如果体制比个人愚蠢,由于中国体制内的逆淘汰,劣币驱逐良币,由于体制内官员的红二代红三代的权贵固化,由于官员的相互倾轧、急功近利、贪婪庸碌,封闭僵化,中国的一流人才并不在官僚系统,当然各级政府也随之恶政频频。而对于中国官员来说,权力缺乏制衡、监督,约束,惩罚,再聪明智慧的人进入中国的党政体制内,用不了几年就会判若两人,很快由聪明变愚蠢,由生机勃勃变成行尸走肉。掉入此染缸也就碌碌无为,庸俗孤陋,变得智力认知在常人一下。

法国古斯塔夫·勒庞在《乌合之众》中说“在群体心理中,个体的智力天资被削弱了,结果他们的个性也被削弱了,异质性被同质性所淹没,无意识的品质占了上风。”

“群体共同拥有平庸的品质,正是这一事实,解释了他们为什么从来都实现不了需要很高智力的行动。有一帮杰出之士,却是不同行业的专门人才所作出的影响整体利益的决定,不见得比一帮笨蛋所所采纳的决定更高明。如果共同做事,他们只能以每个普通个体与生俱来的平庸资质,去完成手头工作,在群体中积聚起来的只能是平庸而不是智慧,诸葛亮远比三个臭皮匠更有智慧。”

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全世界都摈弃的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僵化的意识形态教条,排除异己的所谓核心制,一个理论一个政党一个领袖,排斥全世界普世价值,也就排斥了全人类的智慧,他们就会失去自己的思考能力,把全世界先进的思想、民主政体视为洪水猛兽,官员失去灵性失去人性,何来智慧。由于官员红色代基因的严格排他性,任人唯亲的上级任命制,党、政庞大的管理系统和所谓五大班子的空前绝后的人浮于事,体制的封闭、信息的虚假浮夸,环节的繁复滞后,勾心斗角的缠斗,整个机构的运作失真失灵,官员们普遍懒政怠政,渎职失职,推诿拖拉,可以预见这样的官员所操纵的政府行为。

顺应历史潮流,官员政客就会星光熠熠,人才辈出;逆历史潮流,就会老虎苍蝇横飞,魑魅魍魉横行,一个个如酒囊饭袋,愚不可及。

中共一直宣传所谓一党专制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够办大事。岂不知,人类历史最大的灾难都是由罪人的狂妄,权力的滥用导致的。人对人只能是瞎子领瞎子,一同掉坑里。鲍彤先生深有感触地说“领导一切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是中共发明的。要它不得罪客观规律,难如登天。它领导一切,也领导无法无天。它集中力量办大事,也集中力量办蠢事。它也许体现了一些人的利益,可是未必具备成功的条件。它善于轻而易举地把梦中的好事办成眼前的蠢事。”

由于长期的强力洗脑,人们普遍认为中共的历次党代会和政治报告,每届政府的政府工作报告是多么伟光正,多么需要各级党政贯彻落实。岂不知它的出笼都是主要领导定下基调,称之为大会的指导思想,然后组织起草小组,利用几年的时间,搞所谓调研,搞多少遍的几易其稿,然后再向中央机关、各省市自治区、各民主党派征求意见,据媒体透露在这个范围内的人大概4000多。好像集中了全国的智慧。岂不知,他们敢突破草案范围提意见吗?他们除了唱赞歌,有敢议英明伟大的党中央的吗!几十年来的发展结果已经充分证明了吧。

对于一个人来说,愚蠢值得同情怜悯和救助。但是对于一个执政党、垄断一切的政府来说,愚蠢就是无知无畏无法无天,愚蠢就是灾难,愚蠢就是犯罪,愚蠢就是邪恶,愚蠢就是毁灭。

忽然想起2014年10月初,胡石根先生从北京来济南参加孙文广教授的80寿诞,有人满怀忧虑地问胡先生,现在的专制统治者太过强大,呼吁民主的声音太弱小了,中国还有民主的希望吗?胡先生乐观地回答“我们要用专业队打败国家队,你看美国国家篮球队总是打不过美国职业篮球队,所以我们终究能够战胜他们。”实际上胡先生看到了貌似强大的体制实际上是不堪一击愚蠢透顶的,人们的觉醒,民主的浪潮,会让这个貌似强大其实愚顽腐朽的庞然大物一夜倒塌,人民会不战而胜!

出处:北京之春
整理:2018年1月7日

阅读次数:687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