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英:一周新闻聚焦:提倡藏语教育被控“煽动分裂”,扎西文色案开庭

Share on Google+

据海外媒体报道,青海省玉树中级人民法院周四(1月4日)就扎西文色涉嫌“煽动分裂国家”一案审理了4个小时。扎西文色的辩护律师之一梁小军说,法庭宣布该案将另行择期宣判。

扎西文色被长期囚禁,已经遭到人权组织、西藏流亡团体和包括美国前驻华大使在内的外国政府的谴责。扎西文色的案件也再次让人们关注他所警告的问题,他警告说,由于中国政府限制藏语教育和使用的政策,藏族的语言和文化正在受到威胁,就连在中国西部高原海拔3700米的小镇玉树也存在这个问题。

设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发言人赤松多吉向采访媒体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文规定,‘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语言文字的自由’,扎西文色依法行使这一权利却被定罪为‘煽动分裂国家罪’,这不仅违背中方自己制定的法律,同时也违背国际法,中方应好好反省,因为扎西文色纯粹只是维护和推动西藏母语的使用权,并无任何分裂国家的意图,当局的所有指控都是对他栽赃陷害、蓄意抹黑,以达到政治迫害的目的。”

《纽约时报》报道称,由于扎西文色的案子引人注目,任何监禁判决都将导致国际社会对中国侵犯人权记录的进一步指责。人权观察、国际特赦组织、美国笔会以及北京的美国驻华大使馆都曾因该案公开批评过中国政府。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说:“扎西文色做的一切都是采用和平的方式主张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如果中国政府认为这就是’煽动分裂’,那么又还有什么不是呢?”

▲纽约时报1月2日报道:藏语教育倡导者扎西文色面临“煽动分裂罪”审判

中国官员计划在本周以“煽动分裂国家”的罪名,开庭审理提倡更广泛藏语教育的扎西文色(Tashi Wangchuk),据他的律师说,煽动分裂罪最高可判处15年有期徒刑。

扎西文色现年32岁,已在玉树附近被拘留了近两年。玉树位于中国西部地区的青藏高原。他是中国最有名的政治犯之一。2016年1月,警方将他从家中带走,在被带走的两个月前,他曾出现在《纽约时报》关于藏语教育的视频和报道中。扎西文色也发过关于藏语教育的博客帖子。

扎西文色的律师之一梁小军上周在网上发消息说,青海省玉树中级人民法院的官员已通知扎西文色周四出庭。国际人权组织和境外的西藏维权团体谴责了即将进行的审理。维权人士迈克尔。卡斯特(Michael Caster)在Twitter上称,该案是“一种嘲弄”。

中共官员通常在政治案审理前就已经决定了审判结果,被告几乎总是被判有罪,判处徒刑。

由于扎西文色的案子引人注目,任何监禁判决都将导致国际社会对中国侵犯人权记录的进一步指责。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美国笔会(PEN America)以及北京的美国驻华大使馆都曾因该案公开批评过中国政府。

2016年12月,时任美国驻华大使的马克斯。鲍卡斯(Max Baucus)发表了一份关于政治犯的长篇声明,指出扎西文色“因和平倡导藏语教育而身陷囹圄”。人权观察曾呼吁中国撤销对扎西文色的指控。

少数民族问题是中国最敏感的问题之一。梁小军在以前的采访中曾表示,扎西文色在《纽约时报》关于藏语的视频中接受采访,尤其让玉树警方愤怒。虽然,扎西文色对时报记者说,他不支持西藏独立,或者说不支持分裂,他只是想推动当地学校进行适当的藏语教育、推动政府部门使用藏语。当地学校将汉语教育放在首位。

扎西文色坚持实名接受采访,他说只有实名才对观众和读者有意义。在由乔纳。M.凯塞尔(Jonah M. Kessel)制作的时报视频中,扎西文色前往北京,试图对玉树政府官员提起讼,迫使他们增加藏语教学。视频还显示,扎西文色试图让中国的国家新闻机构报道他的旅行目的。

扎西文色的困境已成为对海外藏人有感召力的事件。去年7月,住在西藏和中国之外的西藏倡导者向扎西文色颁发了“丹增德勒仁波切(Tenzin Delek Rinpoche)勇气勋章”,这个奖的评选委员会也包括人权观察的代表和国际特赦组织英国分部的代表。评奖人在一份声明中说,把勋章发给扎西文色,是为了“表彰他为西藏人民争取藏人权益和正义的勇气和献身精神”。

扎西文色的案子出现过出人意料的转折。警方官员曾在2016年3月在一份文件中说,他们正在调查扎西文色煽动分裂的行为。公诉人在收到警方送来的材料后,将案子提交给法院,希望正式起诉扎西文色并对他进行审理;但那之后,检方却要求法院将案子退回,以便做进一步的调查。扎西文色的律师之一蔺其磊当时曾表示,这种做法“非常罕见”。

一年后,法院看起来已经做好了开庭审理此案的准备。蔺其磊说,他已定于周二飞往玉树。

扎西文色曾在玉树中心区经营一家名为“结古”(藏语Gyegu)的商店,并通过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网在线平台,把玉树的土特产卖给中国各地的购物者。2014年,阿里巴巴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之前,曾在公司为投资者制作的路演视频中专门介绍过扎西文色。

许多藏人对中共的统治不满。2008年,中国安全部队镇压了一次大规模的西藏起义;自2009年以来,至少已有160名藏人自焚,他们这样做看来是对共产党表示抗议。

▲美国之音(VOA)1月3日报道:提倡更广泛藏语教育的扎西文色即将受审

扎西文色

藏族活动人士扎西文色

华盛顿 —据报道,提倡更广泛藏语教育的扎西文色(Tashi Wangchuk)的律师表示,中国官员准备在本周以“煽动分裂国家”的罪名,对扎西文色开庭审理,其煽动分裂罪名最高可判处15年有期徒刑。

扎西文色现年32岁,已在中国西部青海省玉树附近被拘押近两年。他是中国知名的政治犯之一。他于2016年1月被警方从家中带走。在被警方带走的两个月前,他曾出现在《纽约时报》有关藏语教育的视频和报道中。据他的律师介绍,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是他被控罪名的主要证据。

根据国际特赦组织所说,扎西文色曾经发表过关于藏语教育的博客文帖。他对很多藏人儿童不能流利地讲母语藏语以及西藏文化的“逐渐消亡”感到忧虑。

2015年5月,扎西文色前往北京,希望尝试能否起诉地方官员压制藏语教育。但是他辗转各处起诉无门,也没有中国媒体愿意报道他的活动。扎西文色最后找到《纽约时报》驻京记者,坚持以公开身份接受采访。他表示知道这些采访可能让自己身陷囹圄。

扎西文色对《纽时》记者说,他不是要支持西藏独立,只是想推动藏语的教育和使用。他还赞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过去几年里在国内提倡民主和法治。”

当年9月,《纽约时报》以中英文发表了扎西文色的故事,并配以一段9分钟的纪录短片。

扎西文色的律师梁小军上周在网上发布消息表示,青海省玉树中级法院的官员已通知扎西文色周四出庭。国际人权组织和境外的西藏维权团体谴责即将进行的审判。欧盟和德国去年3月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上对中国监禁包括扎西文色在内的活动人士表达了关切。

根据以往的情况,中国的政治案件通常在开审前就已经被决定了审判结果,被告几乎总是被判有罪并被判处徒刑。

扎西文色一案备受国际人权组织关注。国际特赦 (Amnesty International)、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美国笔会(PEN America)以及美国驻华大使馆都曾因该案公开对中国政府提出批评。

▲自由亚洲电台(RFA)1月3日报道:扎西文色案明日开庭 西藏团体抗议迫害

青海玉树县知名西藏母语保护者扎西文色将于星期四被中国政府开庭宣判,自由西藏学生运动于星期三在全球展开“请愿信征集签名”及“致电中共驻外使馆”等活动,抗议中国当局对扎西文色进行非法政治迫害,呼吁世界领导人紧急介入营救。

青海玉树县结古镇藏人扎西文色(Tashi Wangchuk 中文又译:扎西旺秀、扎西旺楚)为保护西藏语言文化而依法踏上了进京上访之路,并在2015年11月和12月前后两次在《纽约时报》关于藏语教育的视频报道中接受采访,披露西藏语言文化在玉树地区遭到破坏的事实真相,于2016年1月27号被警方从家中带走;同年3月24号,他被当局指控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而遭监禁在玉树境内,直到2016年9月才被获准与家人会面。从他被捕至今的近两年来受到国际人权团体的强烈关注,并多次进行声援,公开要求中国政府释放他。

扎西文色的律师之一梁小军上星期四(12月28日)发推文称:“青海省玉树中级法院通知:扎西文色煽动分裂国家一案,定于2018年1月4日上午9点30分在第二法庭开庭审理。”

自由西藏学生运动设在全球的分会于星期三(1月3日)在各自所在地展开“营救扎西文色请愿信征集签名”及“致电中共驻外使馆”等活动,抗议中国当局对扎西文色进行非法政治迫害,呼吁世界领导人关注此案并紧急介入营救。

当天在达兰萨拉,自由西藏学生运动成员于下午2点半聚集在大昭寺大门旁展开活动,当地僧俗藏人和来自各方的游客及支持者为营救扎西文色加入联署请愿和致电中共驻外使馆的活动,以示声援。

自由西藏学生运动驻印度分部项目负责人仁增曲珍在活动现场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今天的活动是由自由西藏学生运动驻全球分会在各自所在地举行,我们位于达兰萨拉的分部负责向中国驻新德里大使馆各部门致电请愿,所幸都有接听,在我们向他们严正提出‘扎西文色捍卫西藏语言文化何罪之有?这是中国政府的非法政治迫害’时,他们都说‘不知情,问上级’之后挂断电话。扎西文色明天将被判刑,我们作为活动人士都感到非常紧张,一旦当局对他的指控罪名成立,他最高将面临十五年刑期。因此,我们强烈抗议中国当局的非法行径,呼呼国际社会站在正义与人道的立场上,紧急营救扎西文色。”

自由西藏学生运动驻印度分部助理项目负责人丹增扎巴也向本台表示:“扎西文色在明天面临中共的非法宣判,在这紧急时刻,我们通过展开联署和致电请愿活动,告诉世人,中国当局对行使保护民族语言文化权的藏人罗织各种政治罪名进行非法宣判的行为应该受到国际谴责,这个判决对扎西文色是不公平、不公正的,我们现在紧急需要国际社会伸张正义,向中国政府施加更强而有效的压力,还扎西文色一个公道。”

据介绍,现年32岁的扎西文色是青海省玉树州玉树县结古镇人,被捕前以经商为生,同时一向致力于保护西藏语言文化事业。他于十多年前试图前往印度朝圣被中共警方拘捕,2012年在网上发文批评地方政府官员非法掠夺藏人土地而再度遭到拘捕,这是他第三次被捕。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月3日报道:扎西文色倡议在西藏普及藏文教育将被起诉“煽动分离”

纽约时报引述西藏籍的文化工作者扎西文色的律师说,中国当局近日将以“煽动分离主义”起诉他的当事人,一旦罪名成立,最高可被判入狱15年。扎西文色过去一直鼓吹在西藏推广更普及的藏文教育。

报道指,现年32岁的扎西文色在西藏高原的玉树镇被禁锢已经差不多两年,他也是中国最出名的政治犯。警方在2016年1月在他的家中把他带走,此前两个月,扎西文色接受纽约时报视频和文字访问,内容有关藏文的教育。扎西经常在社交网站发表与这个议题有关的文章。

纽时报道,扎西的律师梁小军日前在网上称,青海省玉树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准备在明天4日提控扎西,国际人权分子和藏人团体获悉消息后,都谴责有关审讯。专门从事少数民族人权工作的卡斯特(Michael Caster)在推特指出,该案是一场拙劣的歪曲(travesty)。

在中国的政治审判,结果一般都早已由共党的干部事先决定;被告几乎必然被判罪名成立以及坐牢。

报道指,由于扎西一案极度受到外界关注,将他判牢势必引起国际进一步谴责中国的人权记录。人权观察、国际特赦、美国笔会以及美国驻京大使馆都曾就此案而公开批评中国政府。

2016年12月,美国当时驻华大使博卡斯(Max Baucus)发布一项长篇的声明,指出扎西只是“因为他和平倡议藏文教育而被监禁”。人权观察呼吁中国撤销扎西的控罪。

在中国,少数族裔乃非常敏感的议题。报道引述梁小军早前的一次专访表示,玉树的警方对扎西接受纽约时报视频访问尤其光火,但在纽约的访问中,扎西特别提到他并不支持西藏独立或分离主义,他只不过倡议地方学校应该推行有效的藏文教育。目前西藏学校都以汉文教育为优先,方便藏人日后进入政府工作。

报道指出,扎西坚持访问过程应留下记录,又说只有这样对观众和读者才有意义。纽时的视频显示扎西到了北京,并试图状告玉树官员,希望用司法迫使他们普及藏文的教育。视频同时显示扎西企图争取中国的官媒报道他此行的任务和目的。

扎西的遭遇成为海外藏人声援的向心力。海外的藏人团体去年7月颁发“丹增德勒仁波切勇气勋章”给予扎西,这个奖的评审团包括人权观察和英国国际特赦组织的代表,以褒扬扎西在推广西藏人权和公义的勇气和诚意。

扎西之前曾在玉树开了一家商店,在线上的淘宝向全中国出售商品,淘宝的母公司阿里巴巴2014年准备上市工作,当时还特别挑选扎西成为公司上市前路演的视频的主角之一。

▲美国之音(VOA)1月4日报道:中国将以“煽分罪”惩罚藏文和教育倡导者

中国当局将以“煽动分裂国家”的罪名给提倡推广藏人语言和教育的藏人扎西文色定罪,刑期最高为15年。

据扎西文色的律师梁小军在网上发布的消息,青海省玉树中级人民法院星期四开庭审理了扎西文色被控煽动分裂国家罪一案,法庭在经过4个小时的辩论后,将择日宣判。32岁的藏人扎西文色宣称无罪,但是如果扎西文色被判罪名成立,将面临5到15年的监禁。

梁小军说,公诉人在法庭提交的证据主要是《纽约时报》2015年拍摄的一段9分钟的视频,讲述扎西文色寻求对当地官员剥夺藏人语言和文化教育的权利提起诉讼。他说:“检方的意识形态观念太重。他们的主要证据就是一个9分13秒长的视频。”

在这段纪录片中,店员扎西文色用普通话讲述了藏人感受到的“压抑和恐惧”,以及他对藏人文化被逐渐侵蚀的担忧。他说,从2009年以来,140多名藏人自焚身亡。他说,这些藏人以自焚抗议藏人文化的消失和北京当局的统治。他说,“我希望用中国的法律和手段来解决这个问题”。为此,扎西文色前往北京,希望中央电视台能够报道藏人语言和文化被侵蚀的问题,另外一个目的是希望中央一级的法院审理民告官的案件。

扎西文色在纪录片中说:“我现在做这个事情,如果法庭能接受这个官司的话,最好。如果不能接受的话,它表达了一点,那就是整个藏族的问题通过法律是无法实现的。如果走到一个尽头的话,比如说我被控制了,而且他们让我说一些我不想说的话,做一些我不想做的事情,我会选择自焚。”

扎西文色2016年1月被警方从家中带走。两个月前,《纽约时报》发布了这个纪录片以及相关的文章。

人权组织“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理查森说:“扎西文色所作的一切都是和平倡导宪法赋予的权利。如果中国当局认为那就是‘煽动分裂’,还有什么不是呢?”

中国当局通常把谋求西藏、新疆和内蒙古更大自主权或权利的主张视为彻头彻尾的分裂主义,而且因批评政府的少数民族政策而被定罪的活动人士通常被判重刑。2014年,前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伊力哈木。土赫提因为直言批评北京在新疆的政策,被当局以所谓煽动少数民族仇恨、鼓吹暴力、煽动恐惧的罪名判处无期徒刑。

▲德国之声(DW)1月4日报道:提倡藏语教育被控“煽动分裂” 扎西文色案开庭

青海省玉树中级人民法院周四开庭审理提倡更广泛藏语教育的藏人扎西文色涉嫌“煽动分裂国家”一案。据《纽约时报》报道,2016年1月,扎西文色被警方从家中带走,此前他曾接受过该报有关藏语教育报道的采访。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美联社报道,青海省玉树中级人民法院周四(1月4日)就扎西文色涉嫌“煽动分裂国家”一案审理了4个小时。扎西文色的辩护律师之一梁小军说,法庭宣布该案将另行择期宣判。

扎西文色在法庭上否认了对他的罪名指控。如果“煽动分裂国家”的罪名成立,他有可能需要面对很长时间的监狱生活。在中国,煽动分裂罪最高可判处15年有期徒刑。

梁小军律师向美联社介绍说,检方提交的证据主要是一段2015年11月28日公开在纽约时报中文网上长度为9分多钟的视频。这段视频报道的标题为“一名藏人的追求正义之路”。这段报道纪录了扎西文色试图起诉地方官员,希望迫使他们扩大藏语教育。

同年11月30日,纽约时报中文网页还发表了该报北京分社社长黄安伟(Edward Wong)采写的一篇报道《挽救藏语,中国藏民的艰辛反抗》。文章中引述青海玉树地区经营一家店面的藏人青年扎西文色(Tashi Wangchuk)自身的一些经历。文章说:“尽管在这个地处西藏高原的集镇上几乎所有人都是藏人,他(扎西文色)却找不到一个学习藏语的地方。官员还下令其他寺院和该地区的一所私立学校不得教俗家子弟藏语。公立学校之前就已经放弃了真正的汉藏双语教育,藏语即使会教,也只是和外语一样的一门课。”

文章中提到,当时,扎西文色正试图通过起诉,强迫当局提供更多藏语教育。他说:“我们民族的文化在不断地减少和消灭。”

2016年1月,扎西文色被警察从家中带走。

律师梁小军说,到目前为止扎西文色已经被拘押了两年,但是他的精神状态不错。

梁小军还说,在法庭上他获得足够的时间为扎西文色做出辩护。他强调,视频中扎西文色的观点不能与分裂行为等同。

梁小军对美联社表示:“检方的意识形态观念太重。他们的主要证据就是一个9分13秒长的视频。”《纽约时报》报道称,在由凯塞尔(Jonah M. Kessel)制作的时报视频中,扎西文色前往北京,试图对玉树政府官员提起诉讼,迫使他们增加藏语教学。视频还显示,扎西文色试图让中国的国家新闻机构中央电视台报道他的旅行目的。

扎西文色在视频中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里面明确规定,可以控告或者说是起诉任何一个官员。……如果法庭能接受这场官司的话最好。如果说不能接受的话,它表达了一点,那就是,整个藏族的问题通过法律是无法实现的。”

《纽约时报》报道称,由于扎西文色的案子引人注目,任何监禁判决都将导致国际社会对中国侵犯人权记录的进一步指责。人权观察、国际特赦组织、美国笔会以及北京的美国驻华大使馆都曾因该案公开批评过中国政府。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说:“扎西文色做的一切都是采用和平的方式主张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如果中国政府认为这就是’煽动分裂’,那么又还有什么不是呢?”

▲自由亚洲电台(RFA)1月4日报道:扎西文色案开审 国际社会反应强烈

中国青海藏人扎西文色涉嫌“煽动分裂国家”一案于1月4号开审,社会各界及国际媒体予以强烈的关注。

北京异议人士胡佳发消息称,“藏人和维吾尔人被扣以‘分裂国家罪’和‘煽动分裂国家罪’,就如同我们被指控‘颠覆国家政权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是中共党法私刑的重罪”。

国际特赦组织评价这一判决,“极其荒诞、不公正”!

法新社在报道中指出,虽然该案目前没有宣判,但在中国,类似的案件,尤其是涉及所谓国家安全方面的敏感案件,几乎都是宣判有罪。

该报道还指出,中国的宪法虽然保护言论自由,但事实上并没有空间让人们去挑战政府的政策。而相关的人权组织已多次批评习近平政府在钳制言论自由方面不断升级。

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理查森就此案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说,“扎西文色做的一切都是采用和平的方式主张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如果中国政府认为这就是‘煽动分裂’,那么又还有什么不是呢”?

▲自由亚洲电台(RFA)1月4日报道:藏人扎西文色被控煽动分裂 曾披露不许学藏语

提倡在藏族民众中普及藏语教育的藏人扎西文色被控“煽动分裂国家”罪,案件星期四在青海省玉树州中级法院完成审讯, 择日宣判。扎西文色的代理律师表示,其当事人关注西藏传统文化与语言承传以及接受外国媒体采访,没有分裂国家意图,所以不会认罪。

藏人扎西文色被控“煽动分裂国家”的案件周四上午在青海省玉树州中级法院审理,审讯历时4个小时,法院下午宣布休庭,择日宣判。

扎西文色的代理律师之一梁小军向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表示,控辩双方主要围绕扎西文色接受“纽约时报”采访的内容陈述观点。他援引控方在庭上表示扎西文色在录像访问中提及藏人自焚,并质疑当局以消灭语言文化来消灭一个民族等言行,均构成犯罪行为。

梁小军:他们认为这个视频是抹黑中国的民族政策,煽动分裂国家,他们说视频抹黑污蔑,其中提到一句话:一个民族如果想消亡另一个民族,首先要消亡这个民族的语言和文化。

梁小军为扎西文色辩护时提出,扎西文色拥有言论自由, 公开发表的言论没有危害国家安全,也没有即时发生社会危险的可能性,所以不构成犯罪。

梁小军:我们认为他其实是基于对藏民族语言文化消亡的担忧,期望采取一些法律的行动,也希望媒体关注。其实他的本意是好的,他没有煽动分裂的主观意图,客观上也没有实施这样的行为。

他说扎西文色已被关押2年,如果法院判处他罪成,希望当事人的刑期不超过2年。

梁小军:因为已经关了2年,如果在中国现有的法律体系之下判决他无罪的可能性很小的话,我们希望能够“实报实销”,关2年判2年就完了。

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 “藏人行政中央”驻台湾代表达瓦才仁周四表示,扎西文色对外媒讲的内容不构成诬蔑,相反是基于现实。

达瓦才仁:在青海玉树或者西藏很多地方,中国政府的学校不允许你学藏文,或者藏文只是象征性的,所以很多西藏人或者寺院办补习班希望能让藏人的学生在放假或者放学后有机会学习藏语,结果中国政府连这都不允许,它蓄意想去消灭西藏的文化。他(扎西文色)是希望中国政府对他叙述的事实作出裁决。这也是中国政府的窘境:一方面想要表达民族平等,另一方面,他实际上推行民族压迫或民族灭绝的政策。

32岁的扎西文色2015年接受“纽约时报”录像访问时表示,藏区学童接受藏语教育的机会减少,生活各方面也受到限制,他认为对藏语发展带来毁灭性影响并质疑当局的目的是消除藏族文化。扎西文色因此到北京上访,期望透过法律手段解决问题。有关报道播出后1个多月,他被当局从家里带走。

▲自由亚洲电台(RFA)1月4日报道:西藏流亡官方与团体谴责中共对扎西文色非法开庭

中国当局于星期四对推行西藏母语教学的青海玉树青年扎西文色进行四个小时庭审后,宣布择期宣判;西藏流亡内阁及人权组织谴责中共对其开庭实为非法和侵权。

32岁的青海玉树县结古镇藏人扎西文色为了在藏区各校推行西藏母语教学而进京上访并于2015年参与《纽约时报》制作的视频报道,披露藏区学校缺乏藏语教育的真实状况,而在2016年1月27号被警方带走,同年3月24号以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被正式批捕后关押在玉树境内长达近两年。他于星期四(1月4日)被青海省玉树州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庭审。

扎西文色的律师之一梁小军星期四在推特上发文指出:“9:30至13:30,历时4小时,扎西文色煽动分裂国家案庭审结束,法院宣布休庭,择期宣判。庭审用汉语进行,当庭播放了主要证据视频《一个藏人追求正义之路》,展示了围绕该证据的相关证据,控辩双方和扎西文色充分表达了各自的观点。扎西文色语言表达清晰、观点明确。”

根据梁小军律师在推特上传的官方文件截图显示,中国当局指控扎西文色以被采访者角色在纪录片《一个藏人追求正义之路》中颠倒黑白、污蔑攻击政府“消灭民族文化”,歪曲近年来藏曲发生的自焚事件的性质,恶意曲解、抨击国家对少数民族的政策,蓄意煽动民族仇恨、阴谋破坏民族团结、国家统一和藏区的社会政治稳定。当局声称,该纪录片上传后被境外各大网站及“敌对媒体”大量转载,恶意传播、扩大影响、丑化中国国家形象,造成严重后果。

玉树州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扎西文色罔顾藏区普遍实施的双语教学和经济发展与社会稳定的事实,攻击政府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污蔑政府“谋杀民族文化”、“消灭语言和文字”、“控制藏族民族文化的实际使用”,对藏族人“严密监控”和用“任何名义随便逮捕”、颠倒黑白公然宣称理解自焚作案的犯罪分子,别有用心地将自焚作案的原因归咎于政府,蓄意煽动民族仇恨,阴谋破坏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的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03条第2款,构成煽动分裂国家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煽动分裂国家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印度达兰萨拉的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星期四透过官网对扎西文色案表达关注,并敦促中国当局对扎西文色宣判时维护其宪法权利。

洛桑森格表示,扎西文色自发推动《宪法》为藏人和少数民族的双语教育所保障的权利,中国当局对他的审判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中方是否维持其对国际公认的法律和中国国内认可的法治所作的承诺。

藏人行政中央发言人、外交与新闻部秘书长达布?索南诺布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中共法庭今天(4日)对致力于推广使用西藏语言文化的扎西文色以政治罪名进行开庭审理,实为非法、不公正及侵犯人权的行为。藏人行政中央、国际声援西藏组织、关注西藏的世界多国政府与国会议员及人权组织方面针对此案给予了强烈关注,并曾多次向中国政府发出过呼吁。这次藏人行政中央方面再度严正呼吁中共中央政府彻查地方政府在审理扎西文色一案时是否违反中国法律和国际法有关规定,在此基础上,应对他依法无罪释放。”

设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发言人赤松多吉也向本台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文规定,‘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语言文字的自由’,扎西文色依法行使这一权利却被定罪为‘煽动分裂国家罪’,这不仅违背中方自己制定的法律,同时也违背国际法,中方应好好反省,因为扎西文色纯粹只是维护和推动西藏母语的使用权,并无任何分裂国家的意图,当局的所有指控都是对他栽赃陷害、蓄意抹黑,以达到政治迫害的目的。”

▲纽约时报1月5日报道:扎西文色受审,否认“煽动分裂”

扎西文色2

2015年,扎西文色在中国玉树的家里。同年他出现在《纽约时报》的报道和一部纪录短片中。他被控煽动分裂罪。

中国玉树——一位藏族商人想要保护自己的母语,并对《纽约时报》讲述了自己这种努力。周四,他在中国一个法庭上为自己辩护说,自己的个人行动不是煽动反对中国统治。

对32岁的商人扎西文色(Tashi Wangchuk)为期一天的审理是在他的家乡玉树进行的,玉树是位于中国西北部省份青海的一个藏族聚居区,警方在两年前将扎西文色拘留。

扎西文色曾出现在时报2015年做的一篇新闻报道和一个短纪录片中,之后,他被指控煽动分裂国家,该罪名可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他的辩护律师说,公诉方的证据主要来自视频,法院在审理过程中播放了那段视频。

审理只用了几个小时,主审法官在法庭上说,将在稍后公布判决,但没有给出具体日期。由中国共产党掌管的法院很少会判被告无罪,有政治争议的案件尤其如此。

律师说,扎西文色在庭审中用汉语为自己辩护,拒绝接受自己复兴西藏语言和文化的努力是犯罪行为的说法。扎西文色坚称,他不主张西藏独立,但要争取中国法律所承诺的少数民族的自治权和权益。

“扎西文色辩称,他只是想用诉讼的手段迫使地方政府不再忽视藏语教育,他是在行使公民的批评权,”庭审结束后,扎西文色的两名辩护律师之一梁小军在法院外说。

“他说,他不是在试图分裂国家,”梁小军补充说。“而是在行使自己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权利,藏族人也是中国公民。”

虽然多次提出请求,但法院官员拒绝让一名时报记者出席庭审。此案的审理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美国、德国、英国、加拿大和欧盟的外交官也都试图出席庭审,但被拒绝。

“中国政府的这种做法发出了一个令人心寒的信息,意在压制批评政府的人,”《纽约时报》发言人丹妮尔。罗德斯。哈(Danielle Rhoades Ha)在电子邮件中说。

在庭审前,扎西文色的十几位亲属聚集在法院外。他们曾被告知法院允许他们中的15人出席庭审,但最终只有3人获准进入法庭。

“他们对他的主要指控是那段视频,”扎西文色的姐夫索南次仁(Sonam Tsering,音)在庭审结束后说,他指的是时报拍的关于扎西文色的纪录片。“他们说,最大的问题是对外国媒体发表这些言论,那是侮辱中国。”

扎西文色被长期囚禁,已经遭到人权组织、西藏流亡团体和包括美国前驻华大使在内的外国政府的谴责。扎西文色的案件也再次让人们关注他所警告的问题,他警告说,由于中国政府限制藏语教育和使用的政策,藏族的语言和文化正在受到威胁,就连在中国西部高原海拔3700米的小镇玉树也存在这个问题。

如今的西藏自治区是历史上的藏族腹地,青海省西部及其他邻近省份以藏族为主的地区构成了西藏自治区的边缘。批评人士警告说,中国政府通过把普通话作为教育、公务和媒体使用的主要语言或唯一语言,正在压制这些边缘地区的地方文化。

自从2008年藏族地区发生了针对中国政府的抗议和暴乱以来,北京一直在采取令人窒息的安全措施,对藏族的宗教和文化生活进行严格的限制。

这种压力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领导下进一步加大,习近平对少数民族的政策反映了一种信念,即可以通过鼓励少数民族融入中国社会、包括对他们进行普通话教育,让他们脱贫,使他们忠诚于北京。

但曾在一个佛教寺院里学习过三年的商人扎西文色,在一个哥哥的帮助下自学了藏文,他还加入到一群为捍卫民族语言和文化而奋斗的藏族教师、僧侣、歌手、艺术家和商人的行列中。

扎西文色的亲属在法庭外

周四的庭审结束后,扎西文色的亲属在法庭外。法官称将择期宣判。

“有相当多的保护和提倡藏语的活动,”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University of Melbourne)的人类学家杰拉尔德。罗奇(Gerald Roche)说,他研究中国藏区的文化和语言多样性。“很难真正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很多事情都发生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

扎西文色曾靠在网上销售藏族产品为生,包括冬虫夏草,这是一种生长在高原的草药,许多中国人认为其有药用价值。但他也为倡导保护自身的文化开始了他的个人行动。

“从政治方面来讲的话,一个民族需要消灭一个民族的话,首先需要消除它的语言和文字,”他在时报制作的一段九分钟的时报视频中说。“其实目的是为了消灭民族文化。”

在这段纪录片中,扎西文色前往北京,试图获得法院、律师和中国主要的电视台网中央电视台的支持,但未成功。

这段纪录片和相关报道发表两个月后,扎西文色失踪了。他的家人在他被拘留了近两个月后才了解到他的情况。

周四,法庭外除了扎西文色的亲属外,几乎没有支持者。当被问到是否知道这件事时,附近的一些居民、尤其是佛教僧侣说,他们听说过这个的案子。但大多数人表示没有听说过。

尽管如此,在玉树地区仍可看到有关藏族文化的紧张气氛,玉树的藏文名是结古(Gyegu)。

在审理扎西文色案的前一天,许多藏族人在这个小镇上四下忙碌,其中大多数讲着自己的语言:僧侣玩着智能手机,饱经风霜的牧人在拥挤的市场上讨价还价,年轻人不顾刺骨的严寒穿着运动服在街上闲逛。

一些居民说,他们担心年轻人阅读和书写藏文的能力在下降;还有人说,他们的孩子长大了需要学会藏语和普通话。

“我们需要学习汉语和藏语,两者都很重要,”服装贸易商次仁多吉(Tsering Dorje,音)说,他补充说,他的三个孩子都在学习这两种语言。“现在的问题是,主要的考试都是汉语的,藏语并不很重要,所以,许多家庭当然会把重点放在汉语上。”

▲英国广播公司(BBC)1月5日报道:扎西文色受审:庭上说只是“批评地方政府”管理

提倡保护藏语的西藏青年扎西文色,被控煽动分裂罪。他被拘禁差不多两年后,周四(1月4日)在家乡玉树受审。

他的其中一位辩护律师蔺其磊说,检方呈上的证据主要是他2015年接受《纽约时报》访问时,做的一篇视频报道。

扎西文色在视频中指,中国官方给予西藏的经济援助过程中,破坏当地文化,也纪录他走访中国中央电视台和最高人民法院,希望透过法律程序解决问题。

蔺其磊向BBC中文透露,扎西文色自辩时“很平静”,指自己只是针对地方政府的一些管理方式提出批评,完全没有煽动分裂国家的意图。

审判为期一天,法官在庭上说将在稍后公布判决。如被判罪成,他可能面临最多15年的监禁。

蔺其磊接受BBC中文访问时说,检方在庭上播放了扎西文色在《纽约时报》九分多钟的访问,指扎西文色访问期间说的每一句话“都有问题”。

扎西文色在访问中说,一个民族要消灭另一个民族的话,“首先需要消灭它的语言和文字”。蔺其磊说,检方在庭上指这句话“污蔑中国政府”。

蔺其磊说,扎西文色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构成分裂国家的行为。蔺其磊透露扎西文色在法庭上,以一个藏族人的身份“对西藏文化和藏族的语言不能得到充份维护”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被问及庭审期间法庭的情况,蔺其磊认为,被告人和辩护人的诉讼权利都“得到了充份的表达”。

《纽约时报》在2015年11月发出扎西文色的访问,纪录了他为要求当局保护西藏文化,走访北京中央电视台办公室和最高人民法院的过程。

他多年致力在西藏学校推广藏文。他在视频中指,整个藏区的学校,从小学到初中、高中,多门课程中,只有一门课程是藏文的。他希望“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手段来解决这个问题”。

他说,地方政府有时候会举办一些传统的活动,如赛马节,向外界宣传藏族人的生活方式。

“它在表面上看起来是一种建设或者是帮助,其实目的是为了消灭民族文化。”

多个国际组织、维权人士和外国驻华机构都对审判表达关注,包括藏族作家唯色、国际特赦、美国笔会和美国驻中国大使馆。

其中,国际特赦组织发表声明,引述该组织东亚研究主任阮柔安(Roseann Rife)指,扎西文色只是表达自己的意见。他因这样做而可能面临监禁,是“可怕的”。

《纽约时报》发言人也指,中国当局的行径发出的讯息令人“不寒而栗”,目的是为了禁绝批评声音。

▲美国之音(VOA)1月6日报道:律师:扎西文色倡导藏人语言和文化无罪

倡导保护藏人文化的商人扎西文色的辩护律师梁小军在接受美国之音藏语组采访时说,青海省玉树中级人民法院1月4日上午9点半开庭审理藏人语言和文化倡导者扎西文色被控所谓“煽动分裂国家”罪一案。他说,控方在庭上播放了扎西文色接受纽约时报采访的9分13秒的纪录片,而且控方对扎西文色的指控也是围绕着这个采访视频展开的。

梁小军说,控方指控扎西文色在这段视频中诬蔑中国政府的民族政策,抹黑中国的国际形象,以及蓄意煽动分裂国家的意图和行为。

梁小军说,他和扎西文色都不认可当局的指控,并且进行了无罪辩护。他说,在法庭辩论中,辩护律师同控方就一些关键的问题进行了交锋。在是否蓄意诬蔑民族政策,抹黑中国国际形象,煽动分裂国家的指控上,梁小军在法庭上说,扎西文色首先是提起行政诉讼,找国内媒体,最后才再找国外媒体的,因此在路径上是有区别的。此外,他还表示,在言论自由的权利,以及言论自由权利的边界问题上,辩护律师同控方也是针锋相对。

梁小军表示,被告的法庭陈述,律师的辩护都很顺畅,法官保障了被告及其律师的权益,聆听了被告方的辩护,没有当庭作出任何裁决。他表示,希望法庭能对扎西文色做出无罪判决。

虽然当局说星期四的庭审是公开的,但只有扎西文色的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夫被获准进入法庭旁听,其他20多名亲友被拒之门外。

今年32岁的扎西文色虽然只上过小学,但对藏人语言和文化日益受到汉人的侵蚀,能否得到继承和发扬深感担忧。在国内媒体投诉无门的情况下,希望海外媒体能够关心藏人文化被侵蚀的问题。

扎西文色2016年1月27日被警方从家中带走。两个月前,《纽约时报》发布了这个纪录片以及采访扎西文色的报道。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9/2018

阅读次数:703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