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淼:一转眼,央视东莞扫黄已有四周年

Share on Google+
东莞

(图为莞式服务项目之一:帝王选妃)

2014年的2月9日,央视暗访东莞色情场所的节目一经播出,强烈震撼了中国社会,只是,这种震撼并非针对东莞,矛头的指向反而是央视本身。从微博到微信,从QQ群到各大网络论坛,对央视这次暗访的质疑达到罕见高潮。某网站的民意调查显示,反对央视暗访东莞色情场所的人,超过了60%比例,“东莞不哭”,“东莞加油”等只有在遭遇自然灾害时候,才会出现的口号,成为广大外地网友调侃东莞网友的问候语。

除此之外,网络大V、独立公知、专栏写手纷纷发言,表达了对央视暗访的愤怒之情。其中,知名博主五岳散人批评道:“做小姐的是这个社会的弱势群体,我哪怕要曝光此事,也只会找背后的原因,不会用猎奇的手法拍下她们跳艳舞的镜头哗众取宠。一个掌控着巨大媒体资源的机构,它的使命绝对不该是如此做新闻。在你们拍下她们的艳舞之时,难道不明白这是让自己的职业蒙羞、跳了一场精神上的脱衣舞么?”

中国的色情业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这里所说的复杂,并非仅仅指的是东莞,事实上,在中国任何一座城市,色情业都是一个或明或暗的存在,它的形成过程,肯定不会像开一家电影院或者一家饭店那样简单,其中商业利益和公权力的纠缠,黑道与白道之间猫捉老鼠的游戏,总是让局外人说不清,道不明。因此,仅就这一点而言,单纯的对色情业进行曝光,不过是老调重弹,并无任何新意。

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是,中国正在高速发展,改变中国贫穷落后的愿望,既是中国政府“中国梦”的追求,也是中国老百姓发自内心的期盼。但是,当物质生活发生较大改变后,中国老百姓对精神生活、娱乐生活的要求也就越来越多元化。其中,对性的态度也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拐弯。也就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男女跳交谊舞,被视为耍流氓,青年男女谈恋爱,公开场合不敢牵手。而到了本世纪,一夜情、换妻、SM、约炮,成为一部分人当中的流行词汇。不可否认,这些边缘的性生活方式,并非社会主流,但只要不妨碍他人利益,我们就应该给予一定的认可与尊重。同样道理,性交易也仅仅是中国某一部分人日常生活的需要,只不过,这种交易在当前中国的国情之下,不符合法律规定。

中国民间对美好生活的定义,常常用性生活质量好坏来衡量。随着中国城镇化脚步的加快,大量农民被卷入城市化运动当中,他们中大多数人远离故乡,远离妻女,终日劳动在城市各个生产行业第一线,如何解决他们的生理需要,越来越成为一个社会难题。很显然,如果允许他们参与性交易,也就违反了法律规定,但如果不允许,则很容易滋生其他的性犯罪。相比较而言,两者都是违法,但前者违法的社会影响肯定远远不如后者。或许,这也是许多地方政府默许色情行业在灰暗地带低调存在的原因之一。

因此,中国民间色情行业的繁荣,绝不简单是某些人口中所说“改革开放造成的”,也不是某些人所说“黑白两道勾结”造成,更不是地方政府的纵容造成的——当然,假如用“重庆模式”来治理城市,或许,还真的会有一干二净的效果。批判色情行业,其实像赞扬它一样,都是缺乏实际意义的表现。中国现在需要认真解决色情行业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而不是在一筹莫展的时候,对之进行一曝(光)了之,既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卸到小姐身上,也不能把所有的矛头都指向相关监管部门,说到底,小姐本身也是这个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相关部门也有着自己无可奈何的难处。

高速发展的中国,能否提供一份安全、美好的性生活,这对于中国3000万光棍族来说,是各种问题最尖锐的汇集点。中国老百姓对性生活的要求,越来越向日本乃至西方的标准靠近,这是一种进步。在物质上,中国东部和西部,内地和沿海的发展是不平衡的,但对性生活的要求,大家都一样。不仅仅国内人普遍一样,和日本人、西方发达国家的人相比,也没有什么区别。既然如此,中国有什么理由不向民众提供和西方社会同等的性生活方式呢?即便是实行禁娼令多年的香港,同样有合法的卖淫场所,也就是俗称的一楼一凤。

无论困难有多大,中国逐步实现性产业合法化的大势是不可抵挡的,这也是对中国发展模式的一种创新与捍卫。把堵变成疏,把腐朽化为神奇,把脏乱差变为干净卫生有序,这些才是中国政府未来所应该努力做的。

作为央视,现阶段并不是不可以曝光色情场所,但应该把主要的焦点放在那些用公款进行性消费的公职人员身上。在中央坚决反对腐败,防止党在长期执政条件下腐化变质的大背景之下,对那些敢于顶风违纪,敢于乘公车用公款出入色情场所的公务人员,进行大力度的曝光,广大中国民众一定举双手赞成和欢迎。从这一点来说,小姐跳艳舞不应该成为央视博取眼球的主攻方向。

中国的独立公知同时也必须清楚,追求中国性产业合法化,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毕竟,中国有着五千年的悠久历史,传统道德、习俗并不是那么容易被打破。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政治体制也决定了性产业在一定时间内,不会被轻易认可。但说到底,这些都只是客观因素,并非不可调和的矛盾,一切都可以谈,可以商榷。

所有中国人都渴望美好幸福的生活,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另一种“性福”。但“性福”不会从天上掉下来,它需要广大中国民众共同去争取,需要相关从业人员自我觉醒和抗争。民意最终将成为中国性产业合法化最有力幕后推手之一。

阅读次数:1,122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