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信:探访柏格理、龙云强渡金沙江日记(01)

Share on Google+

2018.01.11

探访柏格理、龙云强渡金沙江日记(01)1

2018年1月9日

早8时,从昭通环城西路汽车站坐上昭通-炎山的班车(每天早上8、9点各一班)。

1月7号陪同几位基督徒企业家去石门坎,9点飞机到昭通,一出飞机,阳光灿烂,大家感觉到了初春。祷告感恩。11点左右到石门坎,阳光早不知跑哪里去啦。天气又阴又冷。我们先去柏格理、高志华牧师坟前祷告,周围树枝上、草丛上都染了白霜。

 

sdr

sdr

12点去教堂礼拜(这里礼拜12点开始)。由于没吃午饭,几个朋友又冷又饿。有朋友告知,明天降温,更冷。第二天,我看到石门坎吴天慧姊妹在群里感慨说:“天太冷了,教会要是有暖气多好!”

当天我们回到昭通,并去凤凰山传教士墓地祷告。第二天果然降温了,朋友发来视频,石门坎下雪了。我计划好要去炎山,并寻访柏格理牧师当年下山路线,从锌厂沟过金沙江,到龙云故里。因为柏格理当年是用拼音记得地名,而且很可能是彝语,我的目的是找到这些地方现在的地名。为东旻翻译、即将出版的《柏格理传》做好考证的工作。

但是我开始畏难、胆怯,想着直接回成都,但计划已经公开,如此回去难免被天下英雄耻笑,于是决定打个折扣,到炎山,参访龙云故里和银厂沟,这次就不过金沙江,从锌厂沟直接返回昭通。我甚至买好10号晚从昭通回成都的车票。

汽车出昭通,沿着刚修好不久的昭通-大山包公路行进。路上遇到几处红绿灯,直到进入大山包收费站后高速开始。但是这收费站并不在大山包。车从鲁甸龙树出高速,左拐,开了半个小时左右才进入大山包。大山包的海拔在2000米以上,这里是黑顶鹤的过冬地,在昭通是有名的风景名胜。对大山包柏格理在《未知的中国》一书中有清楚的记载。

探访柏格理、龙云强渡金沙江日记(01)4

探访柏格理、龙云强渡金沙江日记(01)5

探访柏格理、龙云强渡金沙江日记(01)6

坐在我旁边一位20岁多一点的青年,名叫管华彪,告诉我他就是龙云家附近火地人。他是汉族,从小父母离异,母亲带妹妹远嫁重庆。他小学没毕业就出外打工。现在在苏州一家具厂做发货的工作。

他介绍说父亲几年前失明了,最近又把腿摔伤。他回来看望父亲。我问他父亲失明,为何不在昭通找个工作,方便照顾。他说昭通工资太低了,一千多两千到头,他在苏州4000-5000,还包吃包住。我问父亲一个人在家,生活做饭,谁照顾?他说父亲虽然眼盲,但做饭也习惯,姑姑家在另一个村,时常帮父亲赶场时买必需品。

年轻人很爱自己的家乡,车到大山包顶时给我看QQ空间中的图片,介绍说去年这里开全球翼降比赛,漫山都是帐篷。他专程赶回来看。小伙子的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这时我感觉脚尖冻的厉害,窗外树上、地面上雪白一片,除了公路,真是冰雪世界。我拿出手机拍照,手机立即自动关机,和上个月去四姑娘山同样的状况。我告诉他我的行程,他听说后鼓励我说:“你既然来了,就别走回头路。直接过江,从西昌回成都。”

我倍受鼓励,回答说:“好!”就是在他的鼓励下,我走完全程。这是我这次走访遇到的第一位“贵人”。

过大山包不久,车进入炎山境内。小管指着公路右边远处的羊肠小径说,那就是以前的路。说在在家时还经常走,因为近。我想那就是柏格理来炎山骑马走得路,历史一下子照进现实。

小管说去龙云老家松乐村不用到炎山乡,那样还要返回来走。让我和他一起下车,他帮我联系他的表哥,结果村里没有车。于是我决定还是去乡上,在那里雇车,找到松乐,再去锌厂沟。小管到家时,姑姑就在路边迎接他。临别前,我告诉他,小学没读完不要紧,龙云就只读了几年私塾,并承诺回成都后寄《柏格理传》给他。

早11:10,经过整整三个小时,我抵达昭通最西边、金沙江边的炎山乡。

待续……

2018年1月11日补记于西昌。

小管的故事和照片公开前,已微信征得他同意。

文章来源:作者简书公众号

阅读次数:641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